博文
(2019-01-23 20:54:28)
赵八斤进屋后,把猫小心翼翼放到自己的床上。但猫受不起这个礼遇,老是歪向一边。它明显不喜欢侧卧,一个劲儿踢腿想要挣扎起来,估计是压着了痛处。我对赵八斤说床太软,猫立不住,于是他把猫转移到了一块干净点的地面。猫一动不动地卧在那儿,浑身都在哆嗦,眼里充满泪水。都说“猫哭耗子”,可没几个人真正见到猫哭,我那天真是见着了。 赵八斤咂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23 04:42:57)
儿子七岁就来新加坡了,现在年龄翻了一倍,思想教育工作变得越来越艰难。首先就是身份认同问题——“我是中国人,我爱自己的祖国。”这个对小英雄雨来是天经地义的事,对我儿子则是一个需要推理论证的事。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就这件事进行过无数次辩论,大致情形如下: 儿子:“我为什么是中国人?我只在中国呆了七年,就永远是中国人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1-22 18:15:41)
某天,刘畅带了一只黑猫回宿舍。这是只母猫,可长得并不好看,眼睛鼻子和嘴都往中间凑,把一张脸挤得像只包子。要是猫的审美观跟人一个样,它会很难找到对象的。不过它却没有表现出任何自卑来,一脱手就在屋里上窜下跳,四脚跟安了弹簧似的,一点也不怕生。刘畅剥了一根鱼肉香肠递给它,它像只小老虎扑上来一口叼住,迅即拖到墙角埋头大嚼,嘴里还不住发出&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赵八斤长得很像猪,不过这话不能当着猪的面说,因为猪会很不高兴的。打麻将时赵八斤经常成为开涮的对象,每每有人建议他去演电影:“八斤,你还不如改名叫八戒得了,把鼻子弄得高点你就可以进《西游记》剧组,绝对让现在的八戒一号下岗。像你这样的特型演员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窝在马院实在太屈才了!”“八斤,你去演土匪得了,不用化妆就可以上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暑假结束后再回马院,房产科把我分到了三号楼420房间。和我同屋的叫李天勤,马院化工系毕业,留校做辅导员,管着88级三个班。马院比较有自知之明,规定刚留校的毕业生不能带课,只能当辅导员,抓政治思想工作。我们这些外来的和尚倒是可以上讲台。辅导员因为要接待学生,住宿标准是两人一间,而一般老师是三人一间。我运气不错,和李天勤分到一起,得以享受辅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1-19 18:49:39)
那年我二十岁。毕业分配很不顺利,陕西来了指令性指标,让我去西安市物资局报到。这让我感到很可笑,我这样一个连上街购物都懒得去的家伙怎么可能去当“官倒”?何况我压根儿就不想回西安工作,那城市就像一座大坟墓,充满了陈腐气息,当年我离开家就没打算再回去。我想在这儿随便找所高校当老师,过两年考回母校念研究生。可是进高校谈何容易!我成绩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19 01:02:46)
我是1988年由B大分到马院管理系的。那天我穿着一条短裤,衬衣下摆胡乱系在腰间。在教务处报到完毕后,马院派出一辆卡车,去B大拉行李。我到宿舍时,大眼李和王三太因为宿醉还在床上挺着,我把他们叫起来搬家。行李不多,两趟就完事。我跳上车,坐在一堆破烂中间。大眼李用脏手指伸到镜片后面揉眼睛,我想那一定是眼屎而不是眼泪。车开动了,他们在下面懒洋洋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17 22:13:18)
一向低调的任正非最近频频出镜,主动接受中外媒体采访,把华为塑造成一个尊重知识产权、保护消费者隐私的企业。他这样做表面上是为了让西方改变对华为的印象,其实内心深处还是为了救女儿。孟晚舟正在成为国际政治博弈的焦点,主要牌家围绕着她不断堆积筹码,最新押上去的已经是一个加拿大白人的脑袋。在这种情况下,孟晚舟的政治价值和情报价值上升到了生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珍宝岛事件后,苏联在中国北部边界陈兵百万,随时准备大举入侵,甚至考虑发动核战争,摧毁中国的核心城市。在这种情况下,时任国防部长的“副统帅”林彪下达了著名的“一号令”,将东部大量机关单位迁往大三线,乃至“进山进洞”。马院被搬到陕西,一呆就是八年,直到1979年才复校。但是陕西省政府不愿放走马院,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一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初期,江青跑到马院蹲点,把院领导班子来了个大清洗。新上台这帮人全是铁杆造反派,武斗搞得特别凶。马院当时的主要对头是邻近的财贸学院,双方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财贸学院为了取得决定性胜利,在七月一日那天向马神理工学院发动了猖狂进攻,叫嚣要砍下保皇派的狗头,向党的生日献礼。马院也不含糊,在二号楼的窗户上架设了几十个一人高的大弹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