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2018-09-23 09:36:53)

上周末是个不大不小的比赛,几千人。已经训练这么久了,算是模拟考试,开始稳,14英里后我就慢慢发飙了,不断超人,大约超了五六波(每波75人左右)。到了最后2英里冲刺,轻松完成。 因为天气炎热,靠近90度,很多人跑崩溃了。我因为坚持了最炎热的夏天的训练,做好了准备,目镜,帽子,防晒油,盐粒,清水,运动水,所以还好。不过,过程中身体每个部位都向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22 14:00:55)
咖,有两种读音。第一读kā,咖啡。第二读gā,咖喱。 ----咖啡,来自一种植物,叫咖啡豆,长在咖啡树上的。 ----咖喱,来自一种植物?叫咖喱豆,长在咖喱树上的?错啦。 咖喱不是一种植物。咖喱,来自泰米尔语,意思是“酱”。泰米尔语,是新加坡四中官方语言之一,在印度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广东话。印度最大的语言是印地语。 所以,当初我第一次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9-20 19:46:15)

没错,我学过两年俄语。后来发现毫无用处。 怎么想起来学俄语的。那是青春期对外语的爱好。什么英语华语马来语都是天天听的,泰米尔语虽然不懂但也是法定语言之一,没有神秘感。能够选到底,就是日语,法语,德语,俄语,西班牙语这些。 我选了德语。为什么?我喜欢音乐,说起音乐家,不管是德国的还是奥地利的,一抓一大把。也曾经想过法语,可是,法国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9-18 20:34:19)

上与浮云齐? 这是一句古诗。上一句是什么?对了,就是一个月前我写的:西北有高楼。说的是齐国大将军杞梁殖为国捐躯后,他的妻子孟姜女为他哭了十天,最后投水而伴君而去的故事。至于历史上是否真的有这样的烈女?我相信一定是有的。今天是九一八,我想起了这位:李敏慧。 这是一张知性秀慧的面容,一个坚毅的女子。在丈夫为国捐躯后不久随夫而去。并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2 19:54:09)

当每周跑量超过60迈,不跑步的也就没感觉了。就好象,你每年工资从9万涨到10万,会很开心。如果从90万涨到91万,或者900万涨到910万,你一点感觉也没有。反正,我同事都说,你跑得好多呀,我跑不了。可是,当初我每周开始跑20迈的时候,他们的口气和现在是一样的,而且当初更加夸张。现在反而是淡淡的一句“你好厉害”就干别的去了。 可是我还是要一步一步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9-11 19:20:35)

先听一首动听的歌。男女生对唱的,旋律深深地打动了我。 theregionsstorm
butibeatmyhearton
sayshowbonnieismylovethandyings
tidingsrun
majorssetoffgone
toseehowbonnieismylovethandying
hopesheriseshisinarmlikehe'ssometherebeing
andsheknowstopleasemeinthebonniewindsafierce
ohthebonniewindsafierce
thebonniewindsafierce
teardropsfun
ipealingcheckerboa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个北京人问一个浙江姑娘:你们那儿螃蟹怎么说? 浙:哈。 京:我是问,螃蟹你们怎么说? 浙:哈! 京:虾,虾你们怎么说的? 浙:呵。 京:你倒是说说,虾在你们那儿怎么说的? 浙:呵! 京;哎,那你们鸭子怎么说呢? 浙:啊。 京:连鸭也不会说吗? 浙:啊! 京:那鱼呢? 浙:嗯。 北京人摇摇头:挺水灵一丫头片子,可惜是个哑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你以为讨1000个老公很幸福吗?想象着一千个老公,光着身子,冲进你的卧室,你会不会吓得。。。当场晕倒,不省人事?太可怕啦。 就是一个一个进来也极其恐怖啊。那些劳军的W安妇也没这么惨。你还以为好玩呢。 如果理想的话,我认为讨四个老公,或许是个不错的数字。 一个主外,高学历,高职位,高薪,CXO,可以养一个大豪斯,一大家人吃穿不愁; 一个主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宝宝不睡,我也坐不下来。现在,就赶紧写几句观后感吧。一开始不知道你们在说啥,原来《疯狂亚洲富豪》是个电影,而且在新加坡拍的。就去看了下。名字好俗气,看了觉得比我预期的好些。那些俗套的情节我已经知道了,所以是看其他内容的。 大部分细节还是很新加坡的,一开始那个Alamak,那些食物,那些人物的表情,那些街景,似乎一下子让我回到了家乡。也有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08-14 07:25:31)
大家说哭,我想起了一首著名的东汉古诗。谁能哭得过这位呢?·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这个“杞梁妻”何许人也?就是杞梁的妻子啊。那时她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