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7-06-17 09:24:00)

小时候住在长江边上,每年冬天家家户户要腌菜。各家都腌两种菜,一种大长梗的青菜,专门为腌菜种的,名字就叫腌菜;另一种是雪里蕻,都是青绿色的蔬菜。北方好像不腌绿菜,譬如北京,著名的冬天储存大白菜。大白菜在我们那里通常叫黄芽菜,偶尔称之大白菜,会给它加上个定语,北京大白菜。 后来我发现洋人持同样的思路,大白菜的拉丁学名为Brassicapekinensis,认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前言~~ 我家添丁,有了一只狗狗。 《有关狗狗的随笔》将是一些随意的、零星的、有头无尾的,只言片语! 狗狗的玉照
我第一次为狗狗拍照,抓不住要点,要点到处乱跑。 我带它去池塘走路,那里的水退了。池塘边的小路又变成一个完整的环。现在是六月,草已经长的很高,结出草穗来。白雏菊正盛开,苜蓿也在开花。 狗狗站在高过它头顶的草丛中,它身上的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艾希曼(OttoAdolfEichmann)是纳粹德国在国内及占领区内解决犹太问题的执行者之一。他并非纳粹的最高层,而是跟随调令在数个欧陆国家负责将犹太人运去集中营。1960年他被以色列人从南美绑架回耶路撒冷,以反犹太罪、反人类罪等15项罪名被起诉,1962年被处以绞刑。
德国流亡美国的学者HannahArendtEichmann全程现场观察了耶路撒冷审判,撰写《平凡的邪恶》(InJerusalem,AReport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哥哥说同桌是个笨笨。
母亲说,不许这么说妹妹的朋友。
我没有说话,我希望他聪明一些,我体验到了一点失落。
父亲先后从单位借回来两本讲制造原子弹的书,一本是讲原子科学家的《比一千个太阳还亮》,另一本是讲组织运作的《现在可以说了》。曼哈顿计划、胖子和瘦子(两颗原子弹)、还有奥本海默,男孩们为之疯狂。我虽然是个女孩子,我也跟着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5-31 16:46:54)

住在干道边的人家
小镇的大街,过了商业区的一段便开始住家,街边的房子都不大,有新有旧。

这一家在交通灯下面,门廊的白栏杆夹在两棵树之间,廊前立着一只老式的信箱,不上锁的,保留着老式的信任。
当年这里只是一条僻静的镇中小街,偶尔过一辆马拉车的那种路,便在路边住下来。以后小街变得热闹,车水马龙,安装上交通灯。可是舍不得搬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三)
1993年,齐邦媛回去大陆,她形容此行是“为诀别而重逢”。怀着还乡的心情齐老师来到南京,按事先的计划,一个人去找以前宁海路的家。
“先找到三条巷宁海路,除了街名什么都不认识了。山西路小学挤在两栋旧楼房中间,几乎没有可以称为操场的地方。”她母亲在宁海路上度过一生中最心满意足的一年,也是齐家最安好的一年。寻旧之旅的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一)
《巨流河》,齐邦媛先生不经意的几个字,让我看到了初建成的学校操场。 “战争血淋淋的大刀切断了我病弱的童年,我刚刚在碎石新铺的小学操场唱完当时已情景不符的毕业骊歌,‘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童年便遽然结束了。”
小学生齐邦媛因为从傅后岗搬家至宁海路,由鼓楼小学转入山西路小学,插班念了一年左右,在1937年毕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5-23 20:48:27)

铁道边的樱花
十几年前去京都看樱花,漏掉了蹴上铁道旁的樱花,一直心心在念。樱花开在废弃的旧铁道旁,短暂的绽放陪伴着明治年间的枕木和铁轨,一种婉约怀旧的气息弥散在空气中。 我想我会喜欢那样的气氛,所以我惦记着春天到山下小镇上来,它也有种在铁道边的樱花树。
蹴上铁道旁的樱花是吉野樱,小镇铁道旁的樱树是晚樱的种类。
大概是普贤像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7-05-16 16:15:51)

已经是五月,池塘小道仍旧泡在水里面。。。
有一天早晨起雾了,我觉得应该去探望一下池塘。
有人要我站在同一个地点拍照,现在画面变得如此简约。
还是那道铁围栏,外侧的木栏杆已经完全淹没在水底下。雨季还没有结束,但是快了。

这一张是为自己拍的。我把镜头拉近了些许,避开那一道围栏,去掉人为的痕迹。雷同地拍这一张,原因是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砖砌的乒乓球台,水泥的台面。男生在书包里放一只球拍,下课铃一响就拿出来,去操场边的球台打十分钟。女生跳橡皮筋,很少打乒乓。女生也抢不着球台,总被男生霸着。偶尔有女生打球,男生讥笑说那是在炒蚕豆,便不好意思继续下去,匆匆收手,也就把球台让了出来。 一九七一年有个乒乓外交,造成乒乓球运动的流行,校内外都能见着人打乒乓。毛头小孩用粉笔在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