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这一张照片应该是某本书中的插图,Marshall’shouseinNanjing,马歇尔的官邸。它的门牌是宁海路5号。文革我家给撵到一个杂院里去住,在它的对面,宁海路4号。我是小孩子,学龄前儿童,在我眼里这是一幢了不起的大房子。 它在地图上的位置:国际安全区委员会本部。地图出自《南京事件资料集》(青木书店)。南京城破前,安全区发起人向驻上海的日军递交了一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人说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作为一个码字爱好者我深感此言极是。 我写《孩子》的过程中存了一些照片,现在分分类贴出来,为自己留一份底,更为致谢跟读的朋友们。有不止一位的网友表示不熟悉我所写的地方,看样子我码了一堆字也没能使之足够的形象化,那就请看一看照片吧;还有一些网友是老乡,照片能够让我们一起回望那个藏在我们心中的地方。 所有的照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8-07-22 12:44:26)

今年猪君的生日正好落在父亲节前夕。我原计划便宜行事,来个欢庆父亲节暨生日之午餐,无奈这厮不是盏省油的灯,坚不肯过生日和父亲节合在一起庆祝,要求周六一餐、周日一餐。 选餐馆用不着我劳神,按惯例他挑一间法餐饭馆庆生,又挑了一家卖Tapas的,有取悦领导的意思。 周六过湖,车在浮桥上走。蓝天白云,天气很像我们去KeyWest那一次。一切都像:也是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图省事,先将回复北极白熊的一段留言转抄过来: 说说我这里的夏天吧,今年不知怎么回事,动物大出动。五月下旬先是有一只cougar主动袭击两个骑自行车的人,一死一伤。伤的那个人后来说,cougar从高处跳到骑在他前面的人的肩膀上,把那人的头咬在嘴里。出事地点离我20里。十几天过去,又一只cougar上午10点钟出现在我附近的高中校园里,距离我1.5英里。附近的中小学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去年秋天读梵高的信,比照着他的画制了一个《秋树集》。今年春天读本地历史,再制一个《春木集》。我见过的一些树,就像我见过的一些人,没有多少深刻的意思,只是曾经遇见。 林边的岩蔷薇,平静温顺。春和夏,在一个画框里了。它是现实的,却又是情感的。这一帧照片最能够表达我因何制作这个集子。我并非为了写什么,是我看到的风景,一种记忆,带着温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5-17 17:33:01)

Cepaeanemoralis--brown-lippedsnail清晨,后花园里的矮石墙上一只蜗牛探出斗笠一样的壳在匍枝枸子上缓慢地行走。我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写照。在草木间的宁静中活动栖息,躲在自己看似坚固其实脆弱的壳里。我有时候分析一下自己,知道那只有螺纹线的壳不过是碳酸钙。所有美丽的东西在审视的目光下都变得基本。它一点点地分泌,它的壳在晨昏间一天天扩展,直到自己满意为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8-05-14 16:25:15)

一篇流水帐喔--- 河水暖和了,带狗狗去游泳,练习狗爬式。正预备将球尽远地投掷去河心,有人划船经过,生命轻盈如燕子掠水。 瞥见狗公园的守则开宗明义:Publicopinionisbasedonyourbehaviors…深以为是。在这个族群杂居的社会中,公众议论中会有偏见歧视的因素,但也基于我们的言行举止。 公园之后去HomeDepot,猪要买一根木料钉盒子。忠诚的顾客,可以站在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去年秋天读梵高的信,比照着他的画制了一个《秋树集》。今年春天读本地历史,再制一个《春木集》。我见过的一些树,就像我见过的一些人,没有多少深刻的意思,只是曾经遇见。 邻居家有一条大狗,周身白卷毛,腹部有一个灰黑色的大圆斑,尾部有个小圆斑,同色。它简直是一只毛绒玩具。 她家门前的树,大概是JapaneseZelkova(Zelkovaserrata)。 匀称的火焰苞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5-07 17:06:21)

尚不懂得如何欣赏日式插花,妄论之。去年冬季里遇见一本插花的书,作潜心一阅。落雪无声,看《如花在野》。 作者田中昭光在奈良经营一间古美术店,插花五十载,初期是为了生意,后来成得其趣味。他自己作序《插花之际需要铭记于心的事》,讲到千利休的茶道第七则,如花在野。插花要插得如同在原野里绽放。这本书是他历时一年插四季之花的一个作品集。 我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4-27 22:01:27)

终是喜爱樱树,又积攒成一贴。。。 阳光在草地上投下灌木的影子,樱花瓣变得透明。树下大花杜鹃的花苞鼓起像毛笔头,很快就轮到它来书写岁月。 诗经里的“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到胡兰成的笔下转成岁月静好。这就是岁月静好的样子吧。 日本的樱树,在庙宇,在神社、在庭苑。北美的樱树,在松杉树前。 镜头里总有松杉树的身影,枝桠上长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