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母亲从信封中取出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几乎哽咽了,她微仰起下巴,却垂着眼帘。过了一会儿她侧脸对着我们带了一丝哭腔说,我早就死心了,万万没有想到你们也有上大学的这一天。 哥哥离开中学去报到的时候春季新学期刚刚开始,换了班主任。新班主任对母亲说,退你杂费,学费不退。买喜糖给班上同学吃。他已经给你省下来好多学费了。 母亲有一个同事,她的婆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七七年的高考江苏没有公布考试分数,既没有通告录取分数线也没有知会考生具体的成绩。哥哥接到通知去体检,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考得如何。四十年以后,我才明白是为什么。 高考对普通民众而言简单意味着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一道分数线,公平竞争。但是官方的斟酌却远比人们想象的复杂。教育部颁发的意见书中明确规定,“招生的主要对象是选拔具有两年以上实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七七年宣布恢复高考,哥哥刚刚升入高中一年级,就读不到两个月。他想参加,母亲断然回绝:大学不是你考的。 从小我们就听母亲讲考大学,不是你考过班上的几十个人就可以了,而是要考过同一年毕业的成千上万的人。她一再地回忆自己高考的情形,第一天早上紧张得连口水都干掉了,外婆买了她最喜欢的蟹壳黄烧饼,她无法咽下去。食物在食道内下行需要唾液的润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7-22 12:44:26)

今年猪君的生日正好落在父亲节前夕。我原计划便宜行事,来个欢庆父亲节暨生日之午餐,无奈这厮不是盏省油的灯,坚不肯过生日和父亲节合在一起庆祝,要求周六一餐、周日一餐。 选餐馆用不着我劳神,按惯例他挑一间法餐饭馆庆生,又挑了一家卖Tapas的,有取悦领导的意思。 周六过湖,车在浮桥上走。蓝天白云,天气很像我们去KeyWest那一次。一切都像:也是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图省事,先将回复北极白熊的一段留言转抄过来: 说说我这里的夏天吧,今年不知怎么回事,动物大出动。五月下旬先是有一只cougar主动袭击两个骑自行车的人,一死一伤。伤的那个人后来说,cougar从高处跳到骑在他前面的人的肩膀上,把那人的头咬在嘴里。出事地点离我20里。十几天过去,又一只cougar上午10点钟出现在我附近的高中校园里,距离我1.5英里。附近的中小学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七二年政府提前落实政策,允许我们搬回原处,准备迎接我母亲的大哥回国观光。那个在无意之中给我的童年带来不幸的人决定住在家中,除了一张床,布置客房的红木茶几和椅子都是向朋友借的。顾虑到我们已经被抄光了,墙徒四壁实在说不过去,博物院象征性地退还了几幅字画。红卫兵小将抄走的东西从博物院退回来,母亲意识到六六年的破四旧不是一把火烧掉的那么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8-07-01 10:31:28)
阶级一词我入学前就会,小孩子们都知道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劳动人民是无产阶级,资本家是资产阶级。我知道我家的保姆竺阿姨是贫下中农,身为房主的楼下张家是资本家,他们正好代表两个不同的阶级。杂院里数竺阿姨的出身最好,她带着劳苦大众翻身做主人的热情领导八户居民,包括她的雇主。那一个院子里的人家不是历史有污点就是家庭有问题,再不就是现行的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母亲把我们兄妹领到工学院的大操场上,在那里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教会了哥哥骑自行车。不知道她都想了些什么,不在附近的学院教骑车,大老远地去工学院。她看似随意而为,其实有她深一层的念头,只是做,不说出来。 她带我们去中山陵,避开灵谷寺,去无梁殿和藏经楼。和我们聊中山陵的时候,她喜欢说无梁殿的构造,避着不谈灵谷寺。我很小就听母亲说,杨廷宝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我家的院墙前后院不同。前院是砖墙,包括正面和左右两侧。临街的墙有云水纹样的水泥提花,刷成白色,清波荡漾的意思。后院用竹篱笆隔墙,取一份田园风光。种牵牛花,种金银花,藤蔓在竹篱上缠绕,邻居的身影绰约可见,鸡犬相闻。那是民国时期这一带的潮流,很多人家都是用竹篱笆隔开后院的,觉得那个样子风雅。那个时候的人,不管是做官还是做学问,都想学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首都计划》规定新住宅区内之道路,路宽十八公尺,须“铺草植树,以增景致”。“各路之规划,虽大体使各路段成长方形,而亦间以半径颇长之弧线,使具美观。”“城西北部之住宅区域,岗陵起伏,更循原有山谷,划分优美而饶有变化之路线。”我在心里默了一默,这个就是西康路和江苏路都非一条直道的缘由吧。岗陵,应该指的是西康路那里。 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