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只能说印象了,他们对薄公堂的地方。母亲说过一次,印象在颐和路口圆形广场中心那个孤岛似的小楼里。她与原告在一间很小的办公室里见面,法院的人坐在办公桌后。那个时候没有制服,也没有法官的称谓,案子的经办者被她说成“法院的人”,我都没问她是男是女。 四层的塔型小楼就像是自己长出来的一只春笋,它的设计者和最初的拥有者至今仍是一个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2-09 08:34:30)
(二十七) 除夕的午后,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感觉这个冬天不再欠缺。 开始雪下得并不大,观之,乃杜甫的“无声细下飞碎雪”。第二天早晨,户外雪积近一英尺,气温降至17F,悄悄然变成了一个雪国。 厨娘受雪景触发,决定晚餐做鱼。杜甫的诗可不是咏雪的,他写的是吃鱼。“无声细下飞碎雪,有骨已剁觜春葱”,他在夸厨子的刀工。 Safeway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抄了半天,才抄到最关键,或者说最关心的:沏的茶什么味道。 抹茶 五月采茶,加工后茶叶封装于名为茶壶的瓶中,让茶叶十足熟成的甘味休眠半年。十一月拆封,用石臼捣磨成茶粉。 十一月上旬开炉,进行“新茶品饮茶事”。开炉这一天开始喝本年的新茶,是最正式的茶事,所以开炉被称为茶人的正月。 网上学日本的茶叶分类, 有覆盖的茶:玉露(采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那是个冬天。 我已经说不出具体在哪一年,掰指头算是1976年以后的第几个冬天。有一件相关的历史事件能够说明大概的时间,全国已经开展平反冤假错案和落实政策。现在当事人对寻访团的记者说他全家在1979年才回到城里,那么应该是八十年代的早期,他们安顿下来以后。 在那个冬天的下午,天阴欲雪。冬雪雪冬小大寒,六个节气,多半是大雪和冬至间的一段日子。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2-03 14:42:05)
如果收音机里成天在播放《白毛女》,那就是要过年了。 平日里,收音机里有几个样板戏轮流替换着,一会儿杨子荣打虎上山,一会儿李奶奶痛说革命家史。除夕的那一天只有喜儿出场,欢欢喜喜地唱“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年来到。。。”母亲说,芭蕾舞里唱歌,真是大胆革新。播完一段文艺节目后播一段新闻,播音员字正腔圆地说,“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2-01 16:13:11)
就要过年了,嘉兴的百年老店五芳斋用周璇的歌拍出一个三分钟的复古广告片:妈妈的妈妈的妈妈的年味,始自1921年。 一个长镜头拉出民国上海弄堂的单色画轴。一位衣着时髦旗袍的家庭主妇,臂挽一个做做样子的菜篮子,足蹬酒杯高跟鞋,在弄堂里婀娜穿行。她遇见穿长衫的鲁迅、看到还没外出流浪的三毛、和《马路天使》里的小红坐一张桌子吃团圆饭、还有个打电话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从听雨到雨听 女儿出生前取中文名字,“听雨”是一个候选。公公在电话里大声说,听雨?听的什么雨!惊叹号甩过大洋,掷地有声。 我是晚辈,只有保持沉默。公公是博士生导师。 过了几年,公公特地告诉我,现在国内的公共厕所雅名听雨轩。幸亏没叫听雨吧?他对我说。男厕所叫听雨轩,女厕所叫观瀑亭,哈哈。 作为晚辈,我还是只有沉默。也不再去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9-01-25 16:37:02)
橘腹的知更鸟一敛翅飞离了枝头,震得一枚残存的翅果摇晃着,终于飘落下来。街上有十岁小男孩在拍篮球,发出嘭、嘭、嘭的声响。击球声不疾不徐,来日方长。 进文学城逛街,看见《百岁杨苡,温暖人心》。见到她一个月前的照片,站在译林出版社赠送的寿辰锦旗前面,神情依稀可辨,模样,如果走在马路上,我想我认不出啦。 三十年没见了。我滑动鼠标,来回地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谈起这幢房子,张XX的脸上一片茫然:‘这里的确是巴西大使馆的馆舍,面积有950多平方米。南京刚解放时,我从私人手中将其买下。’” 我也是一脸茫然,引号里的句子令我大感意外,房子是他买下的,而不是他的父亲。 “面积有950多平方米”,我换算了一下,1.44亩,应该是指整个院子的面积。 童年生活过五年的空间现在有了精准的概念。我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从二十岁开始,每周六下午,森下都会步行十分钟去武田老师家。“走进一间朝向庭园的寂静房间,坐在榻榻米上,开始煮水、沏茶、然后品尝。”这样一周一次的茶道课,进行了25年,直到老师退休,她自己成为茶道教师。武田1932年出生,是那个年代难得一见的职业妇女,年过三十仍继续上班,结婚生子以后才成为家庭主妇;森下也是职业妇女,也三十几岁才结婚,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