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图省事,先将回复北极白熊的一段留言转抄过来: 说说我这里的夏天吧,今年不知怎么回事,动物大出动。五月下旬先是有一只cougar主动袭击两个骑自行车的人,一死一伤。伤的那个人后来说,cougar从高处跳到骑在他前面的人的肩膀上,把那人的头咬在嘴里。出事地点离我20里。十几天过去,又一只cougar上午10点钟出现在我附近的高中校园里,距离我1.5英里。附近的中小学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七二年政府提前落实政策,允许我们搬回原处,准备迎接我母亲的大哥回国观光。那个在无意之中给我的童年带来不幸的人决定住在家中,除了一张床,布置客房的红木茶几和椅子都是向朋友借的。顾虑到我们已经被抄光了,墙徒四壁实在说不过去,博物院象征性地退还了几幅字画。红卫兵小将抄走的东西从博物院退回来,母亲意识到六六年的破四旧不是一把火烧掉的那么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8-07-01 10:31:28)
阶级一词我入学前就会,小孩子们都知道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劳动人民是无产阶级,资本家是资产阶级。我知道我家的保姆竺阿姨是贫下中农,身为房主的楼下张家是资本家,他们正好代表两个不同的阶级。杂院里数竺阿姨的出身最好,她带着劳苦大众翻身做主人的热情领导八户居民,包括她的雇主。那一个院子里的人家不是历史有污点就是家庭有问题,再不就是现行的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母亲把我们兄妹领到工学院的大操场上,在那里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教会了哥哥骑自行车。不知道她都想了些什么,不在附近的学院教骑车,大老远地去工学院。她看似随意而为,其实有她深一层的念头,只是做,不说出来。 她带我们去中山陵,避开灵谷寺,去无梁殿和藏经楼。和我们聊中山陵的时候,她喜欢说无梁殿的构造,避着不谈灵谷寺。我很小就听母亲说,杨廷宝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我家的院墙前后院不同。前院是砖墙,包括正面和左右两侧。临街的墙有云水纹样的水泥提花,刷成白色,清波荡漾的意思。后院用竹篱笆隔墙,取一份田园风光。种牵牛花,种金银花,藤蔓在竹篱上缠绕,邻居的身影绰约可见,鸡犬相闻。那是民国时期这一带的潮流,很多人家都是用竹篱笆隔开后院的,觉得那个样子风雅。那个时候的人,不管是做官还是做学问,都想学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首都计划》规定新住宅区内之道路,路宽十八公尺,须“铺草植树,以增景致”。“各路之规划,虽大体使各路段成长方形,而亦间以半径颇长之弧线,使具美观。”“城西北部之住宅区域,岗陵起伏,更循原有山谷,划分优美而饶有变化之路线。”我在心里默了一默,这个就是西康路和江苏路都非一条直道的缘由吧。岗陵,应该指的是西康路那里。 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去年秋天读梵高的信,比照着他的画制了一个《秋树集》。今年春天读本地历史,再制一个《春木集》。我见过的一些树,就像我见过的一些人,没有多少深刻的意思,只是曾经遇见。 林边的岩蔷薇,平静温顺。春和夏,在一个画框里了。它是现实的,却又是情感的。这一帧照片最能够表达我因何制作这个集子。我并非为了写什么,是我看到的风景,一种记忆,带着温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大山西路 虽说山西路是一条商业街,但是店都聚在路的两端,两个广场的周围。论繁华和气派比不了鼓楼和新街口,更别提上海了。 一样是梧桐树浓荫成盖的马路,从小山西路这一头往大山西路走,越走店越少,在路的中段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大屋顶式的房宇巍峨,从前是中英庚款董事会,朱家骅和杭立武上班的地方。四九年以后这里成为区委所在地,书记是我小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四卫头 下雨天撑着油布伞去四卫头小巷,眼睛得紧盯着地面不断寻找落足点。雨水将鹅卵石间隙处的泥土泡软,路变得泥泞。菜场职工用自来水管冲洗地面,污水带着菜叶腐烂的难闻气味从菜场敞开的侧门里流淌出来,使状况更加糟糕。 竺阿姨认识的人家住在巷子中段,堂屋朝着马路,高门槛泥土地面。进门就是一张方桌,漆都快掉没了,桌边放的是长条凳。我在晴天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8-05-17 17:33:01)

Cepaeanemoralis--brown-lippedsnail清晨,后花园里的矮石墙上一只蜗牛探出斗笠一样的壳在匍枝枸子上缓慢地行走。我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写照。在草木间的宁静中活动栖息,躲在自己看似坚固其实脆弱的壳里。我有时候分析一下自己,知道那只有螺纹线的壳不过是碳酸钙。所有美丽的东西在审视的目光下都变得基本。它一点点地分泌,它的壳在晨昏间一天天扩展,直到自己满意为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