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6-16 16:50:49)

杏子乍熟时,杏色的玫瑰也开了。 玫瑰之名,WollertonOldHall。教人想起英国乡间的那些古旧大宅子,这个Hall那个Hall的。《长日将尽》里的管家在DarlingtonHall服务一生,勃朗特笔下的简爱小姐在ThornfieldHall当家庭教师。 Wollerton是英国Shropshire郡的一个小村子,村里有一个十六世纪的私人“OldHall”。它显然不是出名的大宅,连名字都没有,实际上它只是一幢乡村式木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6-14 17:57:30)
五十年代母亲大学毕业分配去东北,出乎外公意料之外。他原本对母亲有一些希冀,但是年轻人不再能够按自主意志选择职业,他只有把隐隐的失望埋在心里。 三年后,外公向政府提出,身边无子女,盼允许小女儿回宁。政府倒是立刻满足了他的要求。 母亲告别北国,回到江南。 一些年以后夏妈倚老卖老地教训我,你妈做姑娘的时候我就在这儿啦。言下之意那时候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6-13 15:21:02)
回望外婆的一生,她似乎喜欢雇用年轻的保姆。抗战时期在四川,她雇了一个当地的年轻姑娘。战后那个姑娘随还都的人潮来到南京,八十年代通过廖静文的关系当上了江苏省文史馆馆员,尽管大字不识几个。 这段逆袭之程有巴金《家》中觉慧和鸣凤式的情感铺路,结局悲欣交集。外婆曾经以默不出声表示了何必当初,但是时隔数年后她便健忘了,又雇一个同样年轻的姑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6-11 15:50:44)
夏妈住在亭子间里。 一张单人床靠墙,木头床架,床上一铺棉被,一只枕头。两只搪瓷盆摞在一起放在床底下,一只用作洗脸,盆底印牡丹蝴蝶,一只用来洗脚,素白。毛巾拧干展平,搭在盆沿。 一张没有抽屉的小桌子紧挨着床,床头柜的高度,一把矮木椅。她坐在那把椅子上洗脚。如果做针线,她就坐床沿,碎布和剪刀摆在床上,图顺手。 桌子在窗下,桌上立一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9-06-10 19:21:22)
鲁四太太看祥林嫂模样周正、手脚壮大,像一个安分耐劳的人,便不顾鲁四老爷皱眉留下她试工。祥林嫂做事不惜力简直抵得过一个男子,所以第三天就定局,每月工钱五百文。 倘若夏妈也像祥林嫂一样见工试工,鲁四太太断不会留她。她人干瘦,手脚细如柴禾,不出三天外婆就觉察出她眼睛有毛病。她老是眯缝着一双眼,地扫不干净,桌子擦不干净,衣服洗不干净。外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6-08 07:49:32)
端午虽然是夏令的节,可过节时天气一点都不热,历来如此。从前南京有句老话,吃了端午粽,才把棉衣送。意思说到了端午节才结束乍暖还寒的日子。 端午的风俗讲究祛邪、避秽。据说旧时代过端午,城南的大家小户都在中堂挂起钟馗像。在我童年的新时代,不论城南北,家家户户的中堂一年四季挂毛主席像。毛主席既保阖家平安,也可镇鬼祛邪。 儿时过端午,包粽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6-06 15:13:05)
她从包袱里拿出一小张纸给外婆,上面是她小叔子为她写的名字和地址。蒋其贞,安徽省无为县礼拜寺70号。 外婆去派出所为她报上户口,和我的外公外婆同一个户口本。从时间上看,国务院在1955年6月正式颁布《关于建立经常的户口登记制度的指示》,规定个人迁出县级行政区时必须向县政府领取迁移证。显然她没有受到这个《指示》的限制。仅仅在建立城市户口管理制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6-02 08:25:46)
有什么可说的呢,只能说,一转眼已经三十年了。 那个时候我还年轻,我已经到了海外,我抱膝坐在电视机前,看广场上的旗帜、帐篷、和我一样年轻的人们。我第一次以一个身在此山外的视角看我出生长大的国家,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第一次注意记者,看他们在现场语速急促的发出报道,看他们找当事者来镜头前陈述、请专家评论事态。到处都是他们活跃的身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5-31 17:09:16)
许多年以前,樱时,我去京都。先生应邀去讲课,所以我们不住京都,住在邀请方安排的“学研都市”。 那是一个奇特的经历。每天早晨我先从旅馆门前坐公车至学园町,再从那里独自搭乘火车去京都。车上都是穿西装打领带或者穿学生制服的乘客,他们赶着去上班、上学,我赶着去寺院和神社。每天早晨我都从车窗里看见京都的地标五重塔,在心里和它道一声早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9-05-28 15:17:39)
宋太太筹划请朋友下午来家打牌,早上就开始忙起。她先差老于妈上菜场买一只鲜活的三黄母鸡回来宰了,放砂锅里添水炖汤,自己又去一趟小苏州秤几样点心,小桃酥、枣泥饼,糕团店买马蹄糕、松子三色糕,尽拣那些老式的买。回家来,她支派老于妈齐杯碟、摆桌椅,拖干净地板,取出装麻将的木匣放在桌中央。 宋太太显然属于那类受到命运宽待的妇人,一生尽在家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