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一年级的时候,第一次受同班的女同学相邀,去她家一起做作业。我家住在一个阁楼里,同学邀我去她家住的院子玩。 她没说她家住哪里,我也没问,我们只事先约了个碰头的地点。 那一天下午学校不上课,我从宁海中学背后的小巷里走出来,走去宁海路圆形小广场。我绕着广场走半个圈,从四五条在广场交叉汇聚的街道中挑了牯岭路,沿着它走一段,转弯走普陀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他从书包里拿出来厚厚的一本书给我,边角卷起,前面几十页已经没了。我看看书脊,《青春之歌》。 现在变成他替我放哨,我在课堂上看林道静。 我等同看了一个‘洁本’,一开始就是余永泽寒假探家后回北平,发现林道静变得欢乐了。她结识了卢嘉川,在读社会科学的书,余永泽用愠怒的小眼睛看着这一切。这样的开始让我自然避开了他们没结婚而同居的问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7-03-17 18:11:37)

所有的雪化水,所有的冰消融,池塘涨满了水。 我站在矮坡上朝下看,铁丝网呈现完美的镜像,几乎分辨不出孰真孰幻。水光潋滟,云影徘徊。 这是因为环池塘的路被水淹了。 铁围栏外的木头栏杆已大部没在水下,几个木桩的顶部挣扎着在水面露出头来。 十几年前,我刚搬来的时候,只有一道木栏杆。缘着栏杆的步行道每年都要被水淹。最初筑路的工程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附近已经没有人家还在种花草。一些人家就让院子碎石野草的荒芜着,有的院子改成种蔬菜。 一些住了好几家人的院子,每一家种自己开垦的一小块地,种葱蒜、种几棵辣椒。偶尔地头上也种一两株花。种风仙花,花可以给小女孩染指甲玩。一个齐整的院落,分而治之各显神通,能种出五花八门的蔬菜。种蚕豆、毛豆、菊花脑,一种菊科的野菜。各家面积有限的种一小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我家离学校不远,有个院子。往草场门方向去的一队同学天天从我家门前路过,我通常排在队伍的尾巴上,第一个离队。记忆里存储着一个画面,我们那一队的同学,男生女生,全都上我家来玩官兵捉强盗,在前院后院疯跑一气。 从后院靠西墙的一侧去前院要穿过厨房,我记得他从厨房里跌跌撞撞地跑出来,跟在女生后面。先跑出来的是其他几个男生,从厨房后门进去,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03-12 11:51:26)

月初的雪化作宁静的水,照见坡上那几家人的房顶。树林稀疏的时候那些人家的屋顶便藏不住了。 住在林子深处是需要一点决心的,信箱远远立在路口,垃圾桶也要拖上一大截子路送到路口来,要有决心扫秋天的落叶,堆积成山的叶子,要及时处理掉,不然苔藓会飞快生出来。要甘心没有可说话的邻居,倘若大风刮断了电线,有可能是最末一位被修复的,电力公司当然应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昨夜大雪,在睡梦里纷落。清晨,听见后院啪嗒一声,窗户里望出去,后院的一根柏树枝折断了。 几乎全城的人都窝在家里。学校关门了,公司的员工们也待家里,上班或者不上班。被厚雪覆盖的村路上没有车辙印。 我决定去池塘辛苦一趟,为了我的影集。出门前先烘热一只蟹壳黄烧饼,泡一杯茶。去年我得到的圣诞礼物是一盒烧饼,从家乡来。最后一只了,在一个雪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7-03-06 16:30:56)

气温开始回升,结冰的水面渐渐解冻。 似乎由于植物的呼吸,灌木丛周边的冰先融化,形成一个圆圈,有着明显的边缘。 不久,那一道发白的边缘消失了,水和冰的界限变的模糊。冰层变薄的同时发生了无数细碎的断裂,冰面变得如同一大块磨花玻璃,易碎的,能看见倒影的地方便是冰已经融成了清澈的水。 远处望过去,又有点像一件洗旧了的白汗衫,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7-02-27 16:22:15)
我的那张一年级操行自我评定表格里有一项,排队。我填的是,好。我盯着它瞧了好几秒钟,才记起来是怎么一回事。 排队在此有特殊的含义,指的是放学排队回家。 分部那八个独立的小房子,两两之间空出一小块水泥地,如同夹着一小条死胡同,空地的面积足够站下一个班级的学生。放学的铃声响了,我们去胡同里站队,身后是旧监狱的高墙。 一个班级按回家的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7-02-25 13:59:56)
现在我和他同桌了,桌子上的三八线完全失去了意义。他压根没启用过那条线,应该也看见了的,有一条线,可他从没对我嚷过,这边是我的地盘!我们之间不存在逾越过界的问题,也没有其他的争执。 这下老师该满意了,牵走了淘气的领头羊,我安静认真地听每一堂课。前任远离了与他“互相影响”的人,不专心的程度下降许多。日后老师评论我俩:两个人互相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