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多伦多橄榄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程国功并不是个冷漠的人,也不是个崇高的人。事以至此,他仍心存一念,要最后为小瞬说点公道话。 “我已经说出去的事,不好改了吧?要不少加点,意思意思就得了,别伤了个好职员的心嘛!”程国功吐着烟圈,做出几分油滑劲儿,以此来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堪。 老厂长眯起了眼睛,目光却变的更加犀利,他上下打量着程国功好一阵,这个当初自己点名召进厂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程国功来不及跟任何人打招呼,就匆匆赶去了原厂。在厂长办公室门口,差点撞到了拿着一垛报纸的小郝。程国功尴尬地对她笑了下,小郝抬头看见是他,霎时红了脸,转身要离开,程国功觉得自己毕竟利用过她的感情,不想闹得太僵,所以拉了一下她的手,希望她能原谅自己,小郝却狠命抽出手来,径自走出去,程国功隔着窗子,看见她就那么跑开,手似乎还去抹了一下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椰菜花,有很多个品种,我回国的时候,看到国内有一种椰菜花,和这里的品种不一样,长得没有那么饱满细密,可是老人们都说这种菜味道特别好,比我们这里吃的椰菜花更适合炒菜。 在国内的时侯,亲友们就做过这种椰菜花,简单的炒炒肉丝儿,味道确实特别,甜甜的,很容易熟,炒好了,菜梗还是翡翠一样碧绿,这使得整道菜的颜值大增。 我一直知道椰菜花是蔬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7)
程国功悄悄跟着小瞬下了车,在离她不到十米的后面看着她的倩影,不愿就这样离去。脑子里反反复复想着那一句:“小瞬,我爱你,做我的女朋友吧!”,也许是因为想得太专心了,他头一抬,前方三步远,居然站着面对着自己小瞬,程国功惊得热血上涌,紧张得都能感觉到自己颈子上大动脉的跳动。他应该表白吗?程国功痛恨自己在这种时候的犹豫不决,嘴唇却不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吃鱼头,曾经是母亲的专利,有多少人撰写的煽情小文,都是母亲把鱼肉给了孩子吃,自己只是吃了鱼头。 小的时候,我的母亲也是这样,真的!买一条普通的青鱼回来,父亲喜欢吃熏鱼,所以中间的那部分,他就切成块,先腌渍起来,然后炸了,做成他读研时,在上海吃的那种口味的熏鱼,而鱼头和鱼尾就拿来做豆腐汤。 父亲有个小小的缺憾,他不会吃出鱼刺,所以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6)
所有的故事,都有一个发生的理由。这个理由,是不期而至的。 重新回到座位上,小瞬不再惧怕秋嫂的冷言冷语和怒目斜视,她祈祷着,秋嫂不要再突然找她麻烦,问她一些她实在不能解释的事情。尤其是到了快要下班的时间来安排她做什么不是她份内的事情,只要她拒绝了,就马上面临争执,不拒绝,又实在忍受不了她的烦扰。经理刚刚回来,她希望不要再出事儿了。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2018-02-11 10:06:22)

每年冬天,离过年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正好是学校开始放假那几日。我们最后去学校拿了成绩报告单和寒假作业,就开开心心地回家准备过年了。 那时候的冬天,过年以前的日子是最忙碌,也是最开心的日子。我喜欢把寒假作业赶在大年三十以前全部做好,这样从年三十起,就可以全心全意地享受过年的快乐了。 那时候,小院子里的人家都晾着当年腌的咸货,香肠,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人活着,有索取,也有付出。人不愿意挥霍金钱,就要挥霍心底的那份真挚情感。钱是看得见摸得找的,情却只是心里的一种感觉,但是谁能说,她不是真实的驻扎在人们的心里呢。假如你同时在乎这两样东西,那在失去她们的时候,人会感觉到同样的悲哀。所以,即使是爱钱如命的程国功,在利益和情感面前,仍然选择了后者。因为对于他来讲,钱可以通过其他渠道获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18-02-07 05:39:59)
办公室里弥漫着肯德基勾人馋虫的香味,那金黄的炸鸡,把每个人的脸庞都照亮了。在大家欢愉的笑声和咀嚼声中,程国功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颇有几分鹤立鸡群的优越感。这样平静了两天,他接到大丰的电话,说是关于那两块地的事情有了着落了,叫程国功晚上务必赶回来,他在上次那家饭店里等他。程国功觉得大丰似乎话中有话,但大丰不肯在电话里多说什么,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把事情跟发小大丰商量好了,程国功放心地回到了公司里。又到月初了,程国功每个月初要赶去原厂报帐,因为有了小瞬做秘书,原始单据被整理得井井有条,并且还帮他记了帐,只要程国功愿意,学经济管理的小瞬,可以马上实现财务电算化。这让程国功欣慰到了极点,却让秋嫂和夏叔担心到了极点。 程国功这些年来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让自己这一块实现财务独立化,这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