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生命是一种奥妙.化疗进行了两个疗程后,黑边眼镜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但是医生说,如果要防止复发和保证更好的生活质量,必须要做骨髓移植.这就要看他有没有这个造化了.黑边眼镜的父亲年老多病,不可能移植给他了,母亲和姐姐与他不是一种血型,也不可能.如果等待别人的捐赠,一是时间上没有把握,二是非常容易出现异体反应.万般无奈,黑边眼镜的父亲想到了自己的亲弟弟.他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小桔不知还能怎样骗他:”你父母…他们看你生病了,一着急也病了,在医院打点滴,但是没有大碍的.” “什么,你们都怎么了,真是一团糟,对了,丹丹他们一家没事吧?” 一直躲在门外的丹丹与童伯走了进来. “你们都在这儿?”黑边眼镜看了一眼丹丹,发现她瘦了许多,然后埋下了头.”爸,不,童伯,丹丹还好吧?!” “孩子,大家都还好…”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今年回国的时候,我整理那些儿时的旧东西时,看到了苏小明,张咪等一些老歌星的旧磁带。看着那些已经有些发黄的磁带封面,我真的很想找个录音机,再回味一下她们的歌声。 苏小明当年的一首《军港之夜》,张咪的那首《蓝蓝的夜》,都是我童年和少女时代非常爱听和爱唱的歌曲。 可惜的是她们红极一时后,都在歌坛销声匿迹了,苏小明,张咪都因为嫁了老外而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仁,你流血,仁,你怎么了,仁..."丹丹慌了神,拿了一大把纸巾去擦,可是血仍然我行我素地冲出来. "丹丹,我累了,我该走了..."黑边眼镜站起身,可是他的后背好象被人抽去了所有的力量,再也不能支撑他的身体,他只觉得腿下一软,头顶上华丽的吸顶灯带着他眼前的一切旋转着,旋转着,直到黑暗来临. 茶屋里焦急等待的小桔守着一杯透明的绿茶,从下午等到黄昏,又从黄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我在上高中的时候,有时中午带饭在学校吃。我们班有位从四川来的川妹子,因为她的座位离我有点远,放学回家的路又不在一起,所以我和她并不太熟悉,只有中午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才彼此有些交往。 她吃中午饭的时候,经常带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装了一瓶腌好的小尖椒,绿色的那种。她吃饭的时候,经常一口一个的吃着,神情十分享受。有时候,她会让与她同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黑边眼镜不敢再对丹丹动粗,他答应过童伯,要还给他一个健康的女儿,她不能让丹丹选择死亡.再说他是丹丹法律上的丈夫,这是他应尽的责任.他被丹丹一步步地推到了他们的婚床边,颓然倒在了床上.做为男人他本能的有了生理反映,他痛恨,他憎恶自己的生理反应,他将目光移向窗外,外面正是夕阳最红最美的时候,可惜黑暗马上就会无情地将它吞没.茶屋里的小桔一定等急了,她一定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7-10-14 06:51:12)
周末与父母通电话,他们告诉我天气转凉了,现在胃口很好。我听了问他们有没有买些他们爱吃的牛肉啊,三文鱼之类的,父亲就说,喜欢吃是喜欢吃,不过这些东西都太贵了。 我的父母就是太节约了。我劝他们,这些东西再贵,跟你们现在的收入比,也是微不足道的。我叫他们不要太节约了,喜欢吃什么,用什么,不要考虑钱了。钱挣来就是用的嘛。父亲说,他们是节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黑边眼镜一步步踏上木悬梯,新房的门大开着,里边的婚床还和那晚一样,铺得整整齐齐. 丹丹面对着黑边眼镜有些激动的说:“还记得这张十圆钱吗,那是大二那年,我们几个去九寨沟的暑假,我把钱包弄丢了,大家都奔过来安慰我,捐钱给我,我越哭越凶,你最后一个过来,扔给我十圆钱”骂”到,这么大人了,钱包都管不好,还哭,哭能把你的钱哭回来,我陪你一起哭,我也舍不得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黑边眼镜带着深深地忏悔说“这是我的错,我太贪婪,太自私,我根本不了解我自己爱小桔有多深,那晚我把我要结婚的消息告诉小桔,小桔绝望的眼泪让我的心象刀扎一样痛.婚礼那晚,我挽着丹丹的胳膊踏上红地毯的一瞬,小桔转身离去的样子,让我几乎无法再把戏演下去.那一刻,真是身心俱焚.爸,你让我再回到丹丹身边,我就只能演一辈子的戏了.长痛不如短痛,我现在离开她,她只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7-10-04 13:36:09)
中秋节,一定是要和父母通电话的,他们呆在故乡,也是每逢佳节倍思亲。 我电话一打过去,一向不太上网,也不上手机的老爸就说了,美国出事儿了吧,拉斯维加斯那个赌城出抢案了,死了五十九个人,还有五百多人受伤啊,你们那里没有事儿吧?! 老爸对这件事,比我知道得还具体呢。消息来源,就是他天天看的《扬子晚报》。现在,纸媒的读者都是老年人了,但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