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烟

本只想写写自家的故事,没想到土匪竟然不允许!如今决定先致力剿匪,待自由民主之花在大陆盛开时,再来完成自家的故事好了。
博文
习惯早睡,且现已退休,再不用上什么夜班,因此,7月13日晚间十点前满世界都知道的一件大事,自己到第二天即14日凌晨才看到:一点多醒来,打开手机,从微信中得知刘晓波走了——当时手机微信里几乎都在转发刘晓波去世的噩耗。真是晓波一死动天下。14日早上,中国大陆微信群中各种形式悼念的帖子不计其数,...甚至有不少作者连夜在键盘上敲出悼念文章,发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17 12:12:21)
在我已过半百的人生道路上,一九八九年六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转折时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七七级),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我的读书生涯一帆风顺,毕业后留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在讲台上,我是一名颇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同时,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识份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过引起轰动的文章与著作,经常受邀去各地演讲,还应欧美国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撰寫08憲章竟然被判刑11年,能做出如此判決的政府絕對是邪惡至極的非人類組成的牛氓政府。《零八憲章》由張祖樺、劉曉波等人起草,提出民主治國,保護人權等主張,前後共逾萬人聯署。《零八憲章》於2008年12月10日發表,劉曉波於兩日前(12月8日)深夜在北京被捕,自此失去自由至今。)一、前言今年是中國立憲百年,《世界人權宣言》公佈60週年,「民主牆」誕生30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15 07:17:47)

劉曉波沒有敵人,他只有對手;他試圖以善意的人性之美感化他的對手,令世人沒能想到的是:
「他的对手不是德克勒克,所以他不是曼德拉,他比曼德拉更艰难;他的对手不是英殖政府,所以他不是甘地,他比甘地更不幸;他的对手甚至不是希特勒,所以他不是奥西茨基,他比奥西茨基更困苦;他被迫面对的,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无耻的犯罪集团,該集團用令人作呕的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15 07:12:35)

劉曉波认为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长期专制传统的共产极权大国,没有广泛而扎实的民主思想启蒙,没有踏踏实实的公民权利运动,幻想一夜之间实现民主是不可能的。因此,他鼓励年轻人妥善解决生活与民主事业的关系,尽可能使生活正常化,从不同角度长期推进中国的民主自由进程。~~~这样一个理性温和的民主倡导者,难以想见竟不能容于当权,余下的人,该如何是好?!&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83年我在北师大中文系读研究生,刘晓波早我一年,都住在学2楼。他是大才子,名士风流,率性天然,不拘小节,每天胡子拉差,穿着拖鞋大裤衩,去食堂打饭,到锅炉房提开水。夏天光着大膀子在水房冲凉。说话口吃但嗓门特大。校园里流传着他的各种故事。其中一个说,他坐公共汽车,看见路上一个女郎,他追过去,郑重其事对她说,对不起打扰你。你太美了。特立独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06 18:25:34)

《世界报》写道:要不是中国博客众多,我们很可能根本就不会获悉刘晓波患病的消息。中国对待人的生命的苛刻和冷血每次都总是让人触目心惊。在这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里,一个不随波逐流、敢于抬头的人的生命一文不值。中国的粗暴令人难以承受,但政府知道如何把自己的野蛮无情和大部分人的粗鲁无礼连成一片。而刘晓波则每天都得经受粗暴无情。患病的刘晓波所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6-30 13:17:35)
包子自信地吃了6个,脑子到越来越不自信了,彷徨、纠结、焦虑,左右为难,四面楚歌。土匪世袭一甲子有余,又是打老虎又是打苍蝇,又是派巡视组,又是主席组长头衔倍增,如今已登基二年余,包子面对的竟是一个更加混乱不堪,危机四伏的末世。包子任下罪名越来越离奇地多,抓捕人越来越随心所欲,包子梦中风水问题日益麻烦,看来这呆头呆脑的党国博士,已经完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6-29 18:01:38)
90年代初,在一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资助的党国教委主办的现代教育理论讲习班上,我有幸认识了70年代曾经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发达国家教育顾问的美国终身教授DWIGHTW.ALLEN先生,从老先生那里了解了世界上最年轻的宗教-----巴哈伊教(BAHA'IFAITH)。那时我在昆明的云南省教育学院任教,因为老先生认定我天生就是个BAHA'I,在他的介绍下,我有缘结识了世界各地到昆明游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6-27 12:18:09)

记得,在当年思想解放大潮初起之时,刘晓波先生以一篇檄文《儒家文化的困境一一与李泽厚先生商榷》,如巨石掷入死潭,在文化界击起千层浪!他当时还是黄药眠的在读研究生(按正规学历刘晓波很难考取研究生,但黄大师慧眼识珠,破格录取了他)。紧接着,南京大学政治经济学系一位青年教师(名字忘了)署名“马丁”,发表一篇批判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中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