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闲人

几方田亩,耕耘不辍,乐在其中
个人资料
乐闲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坦露从望湖宾馆自助餐厅出来,李延祚和覃雪茹站在路边招呼出租车。电话响了,是赵翼燕打来的,说是在望湖楼上的咖啡厅等他。他和覃雪茹告辞,转身折回望湖楼宾馆。进了咖啡厅,他看见赵翼燕正在一个角落向他招手,就走了过去,见她眼睛里充满忧郁而关切的目光。赵翼燕见面就说:“这么快就到了,而且红光满面。让我猜猜:有艳遇吧?”李延祚没回答,却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洛神 光阴荏苒,不知不觉中一个星期又过去了。新产品投放市场后,情况意外地好,成为一枝独秀的花儿。但李延祚却没有掉以轻心,眼睛紧紧地盯着国外涂料市场动态。他知道市场瞬息万变,无数个企业都在挖掘潜力,无数的人都在挤压智慧,以求取得令人瞩目的业绩。 尽管婚期临近,但他却没有为此操心。钮运鸿夫妇看女儿似掌上明珠,包办和操持了一切有关婚礼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孝子从知味观回到宿舍,李延祚询问了详细情况。随着薛红岩的叙述,大竿子父母的不幸遭遇使李延祚愤怒不已、揪心不已。大竿子名叫施根源,南方一小城人。一米八五的个子,六十四公斤的体重,犹如竖立的一根旗竿,有人讥笑他这特殊的身材,可能是贪长个子而营养又跟不上造成的。他的父母都在工厂工作,当时,夫妻二人的工资加起来不到三百块钱,而大竿子在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黎鹭完成了新产品的研制,和钮美莲一道安顿了钮天成,李延祚得以松散几天。计划和钮美莲一道去乌镇游玩,却因钮美莲被编辑部临时抽调到台州采访而耽搁下来。这日下午,李延祚从健身房出来,已是四点多种。由于体能消耗大,出汗较多,身上黏黏藉藉的,得回宿舍洗澡。他低头只管走路,却被迎面而来的一个人一把抓住,李延祚抬头一看,原来是钮美莲的同事黎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监管晚餐结束,李延祚挑开了话题。“上午听了你许多关于色情的高谈阔论,在我心中引起许多猜想。现在想问问你,你是在炫耀自己的能耐与光荣业绩,还是关心你妹妹,不让她遭受覃雪茹正在遭受的罪,告诫我不要走你的路?”钮天成脸色一怔,他没想到李延祚会在钮美莲面前谈起此事,他认为这是男人之间的话题,不宜在女人面前述说,“我们还是换个地方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报恩 钮运鸿接到李延祚的电话,抑制不住喜悦,慌忙起床,他把女儿也喊起来,要钮美莲陪他去化工厂。 钮美莲见到李延祚的刹那,惊愕于他的消瘦和邋遢:颧骨突兀,双颊洼陷,胡子拉碴。要不是两只眼睛流放异彩,肯定会把他当成是一个食不果腹的流浪汉。钮美莲顾不得父亲在场,扑上前去抚摸他的脸膛,心疼地说:“怎能劳累成这样,心疼死我了。”钮运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本性一日,化工批发商打了个电话给李延祚,说市场上新近出现一个叫光彩的涂料新品种,可以用物美价廉来形容,因此销售很抢手,希望他加紧研究对策,在竞争者销售网还没形成的时候,尽快地推出能与之抗衡的产品,否则,天源的产品会被挤出市场。得知这一消息后,李延祚马上向钮运鸿汇报情况,并让批发商提供一桶新近上市的光彩新产品。钮运鸿接到汇报后,立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父母之心这日下午,李延祚在玉泉校区大阶梯教室讲了一堂大课。下课出教室,立即被一群学生簇拥着,他边走边说,同时掏出手机打开,上课时把手机关了是他的习惯,要求学生做到的事,他一定首先做到。回答了几个学生的提问后,手机响了,是钮美莲打来的。钮美莲说马上来接他去看房子,让他在宿舍等候。二人见面,欢愉之后,钮美莲说:“困死了,要躺一会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比翼双飞从东坡大世界出来,已是午夜时分。通明的街灯掩盖不了深夜的寂寥,反而凸显了街道的空旷与冷清,连路灯本身也显得无奈和孤单,撒在地上的都是忧伤和落寞。大众甲壳虫上了湖滨大道,钮美莲说我们去兜兜风好吗?李延祚说都快一点了,你明天不想上班了?钮美莲说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回去也睡不着,不如沿溪湖转转,把身上的酒气烟气和在歌舞厅沾上的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梦初醒华灯初上时分,李延祚如约来到仁和路知味观总店。按照钮美莲的电话告知,他进门直奔二楼,看到连钮美莲在内三女二男一共五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钮美莲把他介绍给她的同事,然后又一一介绍她的同事:张筱娟,黎鹭,晏初阳,廖之心,还有慕容夏菡在底层买票。李延祚一一和他们握手,在和黎鹭握手时,他觉得黎鹭的中指在他的手心抠了一下,而张筱娟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