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警阿猪的博客

皇家警察故事,西方犯罪纪实
博文
(2017-08-12 23:22:11)

洁白的羽毛 电影《阿甘正传》里,有那么一根淡定而又飘忽的小羽毛。据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那可是一个很花钱的大制作。而关于这羽毛的寓意,导演从来不说,于是观众们就开始猜:它象征着自由,远方,翱翔,巧合,命运,梦想,,, 说起羽毛,我的联想,除了诸葛亮彰显智慧的扇子,土八路救急的鸡毛信,就是那首曾经令人耳目一新的歌——《洁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7 15:45:11)

18香港,对于库马里奇家人来说,无论是从克罗地亚赫瓦尔岛的苏楚拉伊老家,或者是从新西兰的奥克兰方面,直至今日,仍是一个鞭长莫及的地方。当年约瑟夫的悲惨遇害,北九龙死因调查法庭内外的斗争起伏,以及前后矛盾,严重存疑的所谓调查结论,家属们是看在眼里,怒在心中。就连家属身边以及身后的村民,族群,社区,都长时期处在震惊,不解,沉重之中。但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4-06 17:06:12)

17我下面要讲的,是同一个案子,但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主人公仍然是约瑟夫·库马里奇,但他并非死于糖尿病。在加尔各答耽误了大半天,一心赶着要往南飞的约瑟夫,已经飞到曼谷了,却要换飞机,继续飞去香港,这下把他搞懵了。从曼谷飞香港不是往南啊,而是往东北方向,这个他懂。这么反着飞,越飞,就离澳大利亚越远了。因此,约瑟夫坐不住了,在飞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4-05 21:30:11)

16我写约瑟夫·库马里奇这个案子,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酒精中毒,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以及三聚乙醛中毒,这三种情况之间的共性与个性,相似与区别。这是一个非常医学专业的讨论。我是个外行,所以,写到这里,我只有硬着头皮上,死马当作活马医。请注意,在警方法医官李福基的供证里,有这样一段:引起肺部浮肿的原因可能有三:1)嗜酒。2)某种疾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4-04 13:11:17)

151969年12月24日,圣诞节的前一天,香港北九龙裁判法院,约瑟夫·库马里奇死因调查庭的三名陪审员,经过了大约45分钟的后室商议后,于午间2点15分,重新回到法庭。首席陪审员向法官表示,陪审团已达成一致意见,裁定:21岁南斯拉夫籍青年约瑟夫·库马里奇,职业不祥,于1969年10月31日于香港伊丽莎白医院证实死亡。死亡原因为:糖尿病恶化,引起急性心脏衰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3 13:27:31)

14法庭聆讯进行到此,已接近尾声。而我们尚不知道,约瑟夫·库马里奇的死因究竟为何?可以肯定不是伊丽莎白医院的医生当初在电话里通知家属的——心肌梗塞。也不是随约瑟夫尸体一起送致新西兰死者家属的,由香港警方法医官出具的死亡原因——酒精中毒引起肺水肿。那么,这个由验尸官科菲尔德主持的死因调查庭,最后会向公众交出一份什么样的答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2 14:27:26)

13在约瑟夫·库马里奇死亡案死因调查庭审第5天,即12月18日,共有4名警方证人出庭作证。向法庭讲述了约瑟夫从被带回警局以后,直到临死之前的这几个小时里,所发生的情况。1)首先是九龙城警察署的一名谭姓女帮办(译音)出庭作证。她说:10月30日晚,她在警局报案室当值,要到晚上11点才可以下班。晚10点左右,约瑟夫被从医院带回警察署,并交由她来安排牢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1 19:27:55)

12约瑟夫·库马里奇,在短短两天之内,第二次,眼睁睁,耳生生地,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听着飞机轰隆隆地升高,远去。此刻,他的身体,却被数名警察按着,动弹不得。这之后,在被警察架着拖出启德机场的时候,上前围观的人群,看见这个身高一米九几的大汉,声嘶力竭地,发出了绝望呼喊:Helpme!Helpme!(如下图)没有人能救得了约瑟夫。因为他之将死,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31 14:23:49)

11凯文大律师被香港北九龙裁判法庭以屏蔽加恐吓的手段,赶回了新西兰,把安东尼和伊万惊呆了。一个死因调查听证,尤其是在家属对之前官方给出的死因,表示出了明显的质疑,的情况下,竟然不惜造成家属代表的缺席。这在法制健全的社会里,是一件超乎想象的事。安东尼赶紧和贝尔格莱德取得联系,找陆军学院的大伯帮忙,看能不能由南斯拉夫驻华使馆出面,差遣人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3-30 14:22:29)

10前面说了,在凯文大律师赶去香港出庭之前,法庭聆讯已经开始。一些证人已经完成了出庭作证。法庭上,家属方面的临时代表,是凯文大律师特别委托的大律师,雷梅迪奥,他的一位香港名律师朋友。可是,由于雷梅迪奥并不十分了解案件的全貌,所以在未与凯文大律师见面沟通之前,他并不能向这些证人做深入提问。况且,验尸官科菲尔德也答应过他,等家属律师来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