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7-15 10:45:33)

内疚 迟书雁 夜深了,我蹲在后院的一簇鲜花旁跟我的小琥珀说话。她还像以前一样非常淘气,藏在谁都看不到的地方。可我知道,她就埋在花丛底下。她睡在那里,张着小嘴,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是我们的误判导致了她的突然死亡。她生病了,我们给她喂药,没想到药片卡在她的嗓子里,她痛苦地挣扎了一下,突然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不到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4-22 19:17:38)

养鸡(十二)除草鸡 廖康 前几年加州大旱,不让随便用水,守法人家的草坪都干死了。这一年来雨水充沛,花呀草呀都长起来了。可是野草在鲁迅笔下写得好看,在现实中却令人郁闷。绝大多数都长得参差不齐,有的虽然也是伏地草,但不是四季常青,过了季节就黄了,浇水也没用。野草的生命力极强,别看它歪七扭八的趴在那里,可是没死,一到季节又高高低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11-06 22:52:38)
盼盼和伴伴(四) 廖康 盼盼和伴伴这俩名字发音太近似了,我们常常难免说错。盼盼总是在前门出现,于是,我们自然而然地就叫它“前门猫”了。它的毛色越来越光润,个儿也大些了,尾巴根部的伤早好了。也不那么怕人了,但我每次给它拿吃的换水时,它还是要往后退两步。如果是我太太,它还会嘶一声。不知道它那小脑袋瓜里想的是什么?也不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肯尼迪遇刺:谁能一手遮天? 廖康 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天气阴沉,中午12:30,美国第三十五届总统肯尼迪在乘车经过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迪利广场西北側的榆树街时遭枪击,中了两枪,半小时后身亡。坐在肯尼迪前面的德州州长康诺利(JohnConnally)也受到重伤,但活了下来。受嫌刺客奥斯瓦尔德(LeeHarveyOswald)在逃跑时打死了警官梯皮特(J.D.Tippit),但终于被以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8-23 08:50:16)

评介《霸王龙的女儿》 廖康 迟书雁的英文小说《霸王龙的女儿》不同于大多数迪斯尼有关动物的故事;这本书不是人通过动物来讲述人的故事、思想和感情,而是让鸟通过人的语言来讲述动物的感情、思想和故事。这个小说主要是讲一只名叫“小红脸”的母鸡的故事:她希望她的姐姐们别再啄她,她渴望爱情和自由,她想要适应新的环境,她需要存活和安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8-21 20:22:08)

盼盼和伴伴(三) 廖康 盼盼从来不到我们后院去,它不知道伴伴已经捷足登先得了宠,已经把后院当成她的家了。也许盼盼根本不在乎,它仍然不卑不亢,吃归吃,但就是不跟我们接近。我们还是照样一天两顿喂它,看它能不受诱惑,坚持独立自主多长时间。 与盼盼相反,伴伴太粘人了。我们只要一去后院,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我到前院浇水,她也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8-07 07:52:41)
盼盼和伴伴(二) 廖康 两个月了,盼盼几乎每天早晚都来就餐。伴伴有时来,有时不来,毫无规律。有几次,两只猫同时来。它们从不争抢食物,后来的等先到者享用完才吃。乾隆要是看见了,没准儿会夸它们“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但有一天,我隔窗看到盼盼与一只臭鼬对峙。臭鼬虽小,却小心翼翼地接近食盆了。盼盼后退了一步,但没有跑开,似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7-27 23:39:53)
转变:评小说《苍山》 廖康 约翰·格雷申(JohnGrisham)是专写与法律案件相关的美国畅销书作家。他的四十本书有十一本小说改编成电影,其中《杀戮时刻》(ATimetoKill,1988)《糖衣陷阱》(TheFirm,1991)《塘鹅暗杀令》(ThePelicanBrief,1992)《造雨人》(TheRainmaker,1995)和《失控的陪审团》(TheRunawayJury,1996)非常成功。在当代西方文学界,畅销小说往往与严肃文学有一道泾渭分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撤退三瞥:评电影《敦刻尔克》 廖康 以《盗梦空间》《星际旅行》和《黑暗骑士》而驰名影坛的导演诺伦(ChristopherNolan)新近执导的大片《敦刻尔克》(Dunkirk)与以往的战争片完全不同,也与他以前导演的电影完全不同。这部影片没有传统的故事主线,甚至可以说没有主角。也没有讲英法联军撤退的前因后果,没有告诉你德军为什么突然停止围剿。你若不仔细听,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06-15 11:16:25)

盼盼和伴伴(一) 廖康 一只野猫最近时常出没于我家前院。它是浅黄色的,相当瘦,毛发无光,很凌乱。一见到我们,它就跑开,好像做错了什么事,生怕我们打它。一天下午,太太拿出一盘三文鱼皮,它从藏身处小心翼翼地走出来,吃了个不亦乐乎。但它不像家猫那样乖乖地从盆子里吃,而是把鱼皮叼出来,在地上拖来拖去地吃。一边吃,一边抬头观望,看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