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7-06-25 13:14:19)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江育林】
高考,背水一战
一九七七年九月,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十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以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恢复高考的招生对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换句话说,是个人都可以报名。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6-24 14:56:03)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江育林】
学习,工作,再学习!
自制自动铣床的工作在紧张地进行。由于其核心部件——凸轮已经做好,其它部分仅仅是控制精度问题,所以进展比较顺利。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到夏天铣床就做好了。大家围坐在它周围,看着这个小巧玲珑的玩意,好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徐师傅说:“光看着干什么?拿来试试看啊!不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6-23 14:35:46)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江育林】
沙市之行—1977年春节
回到武汉后,离春节就只有几天了,到处是一片过节的热闹气氛。休息两天后回到厂里,人事股的安师傅就通知我,要调我到设备班当班长。这个班在二车间,在武汉重型机械厂旁边。春节后去二车间报到。
春节前的最后几天,我在厂里一点上班的心思也没有。本来也没什么事了。特别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6-22 17:55:29)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江育林】
去湖南手表厂培训
国庆前夕,厂里通知要在国庆后派几个人去湖南手表厂培训。由吴师傅带队,除了我以外还有四个人,都是机修班和设备班的人。主要是学习那里的一些自动化设备,看能否自己造出来。造手表不仅仅需要车钳刨铣那些通用机床加工,更需要很多专用的设备来加工。这些专用设备多是进口的,在当时很难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6-21 17:03:23)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江育林】
小妹来了
七月中旬,小姐姐带着刚满两岁的女儿毛毛从新疆回来探亲。家里马上就忙开了,爸爸特别激动,整天就围着她们转。大家都很高兴,我和小林特别高兴,每天下班回来,也能沾光吃点好吃的饭菜。嘿嘿。
小姐姐他们刚回来几天,一天下午我下班后买了个西瓜兴冲冲地提回来。刚进门,妈妈就高兴地叫了起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6-20 17:02:08)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江育林】
天安门事件
一九七六年刚开始,一月八日,周恩来总理就逝世了。对我们这一代人而言,这样高的领导人去世很少见,而且也没有领导人换届的意识,所以几乎都没有什么思想准备。大家除了震惊,就是茫然。那几天,人们在上班之余,就是听广播,听世界各国对周总理的评价和唁电。人们都在单位里做各种开追悼会的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6-19 17:58:41)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江育林】
标兵
年底了,厂里开始每年一度的先进工作者评选工作。一天傍晚,操书记把所有的班组长留下来开会,说是要评选优秀工人。我们这些从农村回来的人对此非常茫然,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一会,就在领导的讲话声中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被身旁车工班卢班长的大嗓门吵醒了。一听,原来他正在推荐我:“…&helli[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6-18 16:58:37)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江育林】
我的工人生活
我的工人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我一点一点地适应这种生活。文革时期的公交是很可怕的,那时的公共汽车很不规律,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七、八辆汽车会排着队一起开过来,然后半个小时看不到一辆车。每天清早,要挤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汽车上班。而且来了也未必能挤得上去,要看谁的力气大。下午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6-17 11:31:36)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江育林】
去五七干校劳动
四月十九日,我很早就到了手表元件厂。工厂在徐家棚,要乘十五路公共汽车再转十六路才能到达。这十五路是通往关山工业区的,而十六路是通往武钢的。两路都是武汉市里线路比较长,乘客特别多的公共汽车,我几乎要一个半小时才能赶到厂里。等我赶到工厂,很多新工人已经到了。到处乱哄哄的。我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6-11 14:03:08)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江育林】
第四部分:在泥泞中前行
(1975–1978)
夭折的初恋虽然带给我巨大的打击和无限的悲伤,但它带给我的财富也是无限的。那场梦使我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绝望,然而也正是它,把我推到了永不屈服的人生制高点。
刚回武汉的日子里
自从我们家于一九七二年初的大年三十被赶出来后,防疫站就在十七栋给了一个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