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他去理发,回来看见我在后院收拾工具,骂人,说我应该去前院弄树叶。 我说我开始做的活就喜欢全部收拾干净,所以刚才一个人把后院边角和fence下面全部都清理弄完了,累了。 他开始骂人,说我专干些没用的事情!后院本来做不做都是一样的,主要是前院要弄! 我说你觉得要弄就去弄啊,非要我去干嘛?前面那些叶子不是我上午吹到一起的吗? 他说这事他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大早领导就在喊,今天天气好,去把外面树叶收了!我说:好啊!一看时间才8点,继续睡个回笼觉 他吃了麦片。又喊我:收树叶去啊! 我说好,马上就来。两人去到院子里收树叶。然后我拿大耙子扒叶子,领导揣着小手在旁边看 我说你到前院去弄吧?他问:怎么弄? 我说:去车库把那块篮色大布拿出来,吹树叶的机器拿出来,先吹成几个大堆。 他说:一个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现在院子小了,但还是想烧。习惯用草木灰盖在第二年会自己出来的那些菜菜上面做肥料。 昨天提心吊胆地烧了一小堆。烧完后用其它树叶把焦了的地面盖上。院子小就怕火大温度高飘起来惹出火灾,又怕被邻居不小心看见了 不象原来两英亩,后院堆一大堆树叶枯枝,石头砌个简单的火塘。还烧过一个旧鸡舍,大火,哈哈!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Notaxition,norepresentation!” 领导说:所以你不是总统,拿福利的会起来造反! 我说:那改成过去三年内没交过税的无投票权行不? 他说:一样要造反。 我说:哦,那就算了吧,幸好我不是总统,否则已经被烦死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早起在家里走一圈,突然看见这朵花儿:)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本来一直觉得教会是个相对还算好的环境,毕竟人都有点信仰,有点底线的。这两年年感觉变了。 去年,教会一个工作人员,平常关系还挺好的姐妹。骗我做传销:刚开始是找我玩,去她家包粽子,聚会时候偶尔说两句。我上当了,以为是做电子商务,交了入会费,然后每月交月费,收到一堆没用的东西。还push我去向别人推销。奈何自己实在没法拉下脸去推销,只好自己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把世上事都看明白了。而且功成名就,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怎么说了 所以回到男人最本质的样子:找个年轻,有缘份,好看不麻烦的女人做伴。 巴菲特也是,找了经常去喝咖啡的店里的女招待结婚。 杨振宁和翁帆,张艺谋和那个叫啥的,忘记名字了。都是这样。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奇怪的是长大后都记得,而且懂了。各种流行的不流行的小说,文言文,诗词歌赋,别人再说起或者看到评论时,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成年后我几乎没再读过大厚本的中文小说,因为喜欢上外国小说了,从15到20岁这几年,读了大量翻译的俄罗斯,英国,美国名著。 结婚以后就什么都不读了,对人生和世界的理解转向柴米油盐。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9 14:54:33)
这一夜我罕见地失眠,夜里三点多又点起蜡烛去巡视桃林。小黑狗阿福摇着尾巴欢喜地迎上来,像往常一样热切地舔我的左手算是打招呼。桃林里平安无事,他们大约是感应到了什么吧,大伙儿都很识趣乖巧。 巡视回来的路上,看见刺莓丛顶部有一团发亮的雾气,再仔细看时,雾气里站着一个极少见美丽的灵物,小小的,有一对发亮的翅膀。 我定睛注视着它,它也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为一边写一边修改,第4和第5内容顺序改动了 ######### 我点亮蜡烛,独自走上阁楼,静静打开工具箱。先拿起一个小玻璃瓶,里面有大半瓶极细的粉末。生分魂魄与肉体,可以用这种透明,无色无味的粉剂。只需要豌豆那么大一点儿,用蜡纸托住,轻轻吹进他的鼻孔。这些粉末会随呼吸进入肺部,这时他全身血管和神经网络就会瞬间燃烧起来!所以粉末有个很生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