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在美国战区谋生的店主们 (《在美国卖绿茶》之十) 蔡铮 芝加哥八十七街有个中国人开的健康食品店,店主是精明强干的卡莉。她开那店是她哥买了好几间房子,包括那健康食品店店主租的那间,那店老板不想干了,干脆把店顺手甩给他哥。那个店跟所有黑人区的小店一样有个安全门,顾客进店得先按门铃,店员对顾客目测安检通过才开门让进,店内四角都有监控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父亲的恩人 蔡铮 父亲一生有很多恩人,他常向我们念叨。想起父亲,就时时想起他的恩人。 父亲的第一个恩人大概是我姑爷,父亲的姐夫。姑爷二十来岁即在汉口开一家制帽厂,农忙时常回家来帮忙。那年父亲九岁,伯父失踪,祖父病死,奶奶的双眼几乎哭瞎。奶奶领着父亲守在家里。姑父来看他们,必拎一挂肉,丢下肉就走。他家距我们家五六里。他赶走不为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2 20:18:28)
我的高中 蔡铮 高中同学忽然从网上发来我们高中毕业的合影。我找了半天才找到自己。二十五年过去,很多同学都叫不出名字,盯着照片看了许久,许多事和人便又回想起来。 我就读的红安觅儿高中是个乡镇高中。觅儿高中我读了两回。我毕业那年全校四个班两百多人只考取两个,文理各一。自我毕业后觅儿高中就变为初中,觅儿高中就此消失了。我的那些同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6-04 13:30:37)
那个时刻 蔡铮 (《一个解放军的1989》选节) (重贴前言:有人想把“一九八九”“六四”这几个字从汉语词汇中抹去,或把那段历史按自己的意思粉饰起来。他们做得非常成功,以至我们关于1989的切身经历于下一代完全成了FICTIONAL。那些事实超出了孩子们被我们英明政府造就的狭隘的想象力。希望有更多的人来记录他们六四的切身经历,以开拓下一代被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6-03 14:06:28)
六四同监死刑犯王连举
(原题:《寻找六四狱友王连举》)
蔡铮
89年6月6号到6月17号,我在北京西城分局拘留所24号呆着。出来后同号子里我唯一见过的是郭小林,他是著名诗人郭小川的长子。九四年我到北京工作时,小林在《作家》杂志当编辑。我问他当时怎么那么超然,他说他压根就知道他没事。我却一直以为他临危不惧,对他佩服得不得了。原来他真的不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一个解放军的1989》出版后记 蔡铮 2009年4月我把《一个解放军的1989》电子稿给明镜出版社,几天后他们就来信说愿出版“大著”,寄来出版合同,我随手签了。这本书原用英文写就八九年,本想译出来丢到网上了事;有人出版,当然高兴。叫审阅老高提意见,老高说那被抓后的许多想法删去似乎好些。我说我当时就那么想的。他们便一字未更(连错字也未动)就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二.号子
蔡铮
(选自回忆录《一个解放军的1989》)
车停了,歌声也中止了。我身上的人开始挪动。他们踩着我。身上压的挪开后,我被拖得站了起来。好一会我站不住,过了一会我感到四肢还是我的,我有点惊喜。我还能活动,我还活着!胸骨也没被压断!
我们被推打着,拖着向前,一片混乱。哭叫声,吼骂声混成一片。我们正被赶到他们昨夜挖好的坑旁。他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29 11:27:53)
想结婚的雀儿喜 蔡铮 雅克自然食品店里有个胖姑娘雀儿喜,她老蹲地上摆东西或擦货架;她蹲那儿一大堆。她常穿条肥大的灰白绒裤褂,裤褂上有些污痕。每次见到她我就忍不住想:怎不换件干净衣服?她有时也收钱,但不负责向顾客推介商品。推介商品的是麦克,杰瑞或老板迈克。 有回我问雀儿喜喝绿茶吗,她说喝;我问喝过我的绿茶没有,她笑得露出嘴角的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27 13:28:42)
十四.那片纸 蔡铮 (选自回忆录《一个解放军的1989》) 下个周末,父亲头七。我又回家。雨下个不停。看到父亲坟边积满水,我们兄弟都很不安。父亲泡在水里。他一定感到冷。坐在屋里,望着不绝如练的雨水,我们身如雨淋。大哥终于说:“让老人睡在水里,我们哪睡得安稳?”于是我们弟兄三穿上雨衣,拿起锄头铁锹出了门。 我们要在父亲坟前开一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父亲就这样被我们活活弄死,埋掉
蔡铮
(摘自《一个解放军的1989》)
秋季学期结束后,我、清平、还有他同校的国栋一起去省府参加研究生考试。第一场考试出来,我发现我忘了按要求装填一份手稿。那失误让我焦虑得夜里无法入睡。第二天我感觉极差,简直不想再考下去了。最后一场考试考完,我精疲力竭,头晕眼花,像要死了。
考完最后一门我们坐车回县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