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在其中

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个人资料
满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按说当时小徒工应该分配到车间里干活,可是因为会写一笔仿宋体字,我直接被分配到了远离车间的办公大楼里的设计科。设计科里有很多大学下放的教授,讲师。他们一边教我画图,描图,一边教我高等数学微积分,设计。我乐乐呵呵的干得挺起劲儿。有时也顾不上思念远在外地的家人了。 那是70年左右,有一天我正在和一张大图纸较劲,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厂门口有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人们总是叹息,再也找不回儿时美食的口味,正如“珍珠翡翠白玉汤”或者“栗子面的窝窝头”故事讲的一样。 现如今中外人民纵非锦衣玉食,却也丰衣足食。唯当年衣简食陋之时,留在记忆中的悠远绵长的故乡美食美味,是最难忘的。 故乡的滋味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思念之情。故乡的滋味如同多年酿造的白酒。岁月的流逝,不仅没有冲淡其味,反而使其味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路名是城市文化的记忆。当那些历史、故事都被遗忘,再也找不到了,路名还在,还提醒着我们。”上海地名学会常务理事薛理勇说。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记者寻访了京城3条著名的抗日名将路,追忆他们抗战的历史。北京城的路名成千上万,但是,以现代人物姓名命名的街道却只有3条:东城区的张自忠路,西城区的佟麟阁路、赵登禹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02 11:47:45)
京城旧居头发胡同,出西口为佟麟阁路。此路原为明沟,元代称河槽,入民国易名大明濠,后将石板覆盖其上而成南北通衢,仍留南北沟沿之名。抗战肇始,十九路军佟麟阁将军捐躯城南。四六年,国民政府命名此路为“佟麟阁路”,以旌表其迹。
文革起,红卫兵欲掘香山南涧沟之佟将军墓,未果。其时佟将军妻小亦被吊销城市户口,赶回佟家原籍河北高阳边家坞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约70年时工厂食堂里有三种菜。1毛2分钱的是甲菜。8分钱的是乙菜。5,6分钱的是丙菜。甲菜是肉菜。类似现在的溜肉片,油乎乎的,猪肉很多。乙菜是有一点点猪肉,大部分是青菜。丙菜是大锅清水菜,纯素,清汤寡水,只飘着星星点点浮油,有点咸味。 甲菜我们其实偶尔吃吃还是吃得起的。但是当时工厂里的老师傅们拉家带口,每月34元左右的工资。他们上有老下有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2-26 18:52:08)
阿姨去世后,我总想着带女儿回国给阿姨上一次坟。想着带女儿跪在阿姨坟前对她说:“阿姨我后悔,你给我家做了一辈子饭,我却从来没有给你做过一个菜。我真的后悔呀!”   阿姨的名字叫冯茶英。可是爸爸、妈妈叫她蔡嫂,我们孩子叫她蔡阿姨,我的女儿忙忙则叫她蔡阿婆。“蔡”是她第二个丈夫的姓。其实她跟了那个男人没几年,他就去世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70年代初期,北京的家空空荡荡,只剩下我一个人。家里人不是去上山下乡,就是去57干校了。我被分配到北京的工厂工作,平时都是在工厂食堂吃饭。星期日食堂关门。一个人做饭即无趣,吃起来也无聊。就经常去晋阳饭店或者鸿宾楼去找饭辄。 晋阳饭庄,位于虎坊桥。院子是清朝乾隆年间大学士、《四库全书》总编纂官纪晓岚的故居,它是由古老的庭院式建筑改建而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见过比这还霸气的拜年词吗?! “工作顺治,生活康熙,体魄雍正,事业乾隆,万事嘉庆,前途道光,财富咸丰,内外同治,千秋光绪,万众宣统,大清全体皇帝祝大家新春快乐!”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中国近代史上,陈立夫是一位不可忽略的人物。他28岁出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以后历任组织部长、教育部部长、立法院副部长等一系列高职,可谓权倾一时。他与长兄陈果夫进入国民党权力中枢,掌握人事和组织,成为民国时期最有名的一对兄弟,素有“蒋家天下陈家党”的说法。
  几乎每个月,林颖曾都要从台北飞来北京。在北京的临时住所里,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方志敏这个伟大的名字,对于新中国几代人都不陌生,他在国民党狱中所写的《清贫》、《可爱的中国》曾被选入中小学课本,让无数懵懂少年为之热血沸腾。中国的互动百科上这么介方志敏这个伟大的名字: 方志敏(1899年8月21日—1935年8月6日),生于江西弋阳县漆工镇湖塘村。他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杰出的农民运动领袖,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江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