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万卷书 行万里路

与同好朋友分享旅行的酸甜苦辣
博文
(2018-04-22 20:37:48)

冰岛四:南部一.赫本(Hofn)冰岛南部的一大半覆盖着方圆达八千一百平方公里的Vatnajokull冰壳。那是南北两极以外最大的冰层,其最厚处近千米,平均厚度在四百至六百米之间。从夹在Vatnajokull与大西洋之间、东西距离为二百公里的狭窄的通道上,不时能看到从冰原上下泻的冰川。毋庸赘言,在Vatnajokull冰壳下隐藏着众多的活火山。位于那通道东端一个半岛上的渔镇赫本是冰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4-20 22:16:29)

冰岛三:东部一.希德斯菲约德(Seydisfjordur)一号公路上的艾吉尔斯塔迪尔(Egilsstadir)是冰岛东部最主要的交通枢纽,也是我们在冰岛的第五个过夜点。从那里往东二十七公里,我们去了希德斯菲约德。根据《孤星》的意见,如果在锯齿状东部峡湾的若干小镇中只能去一个,那就非其莫属。可惜那天细雨蒙蒙、云遮雾罩。希德斯菲约德的六百六十五个居民(2014年)原本多以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4-18 20:25:09)

冰岛二:北部一.阿克雷里(Akureyri)Google上显示,从冰岛西南部南端的博尔加内斯到北部正中的阿克雷里的距离为三百十点九公里,驾驶时间应为三小时四十一分钟,然而我们却花了六个半小时。除了必不可少的休息看景拍照以外,我们发现,要达到九十公里的时速好像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那里许多地段的路况,跟我们所习惯的高速公路太不一样。以不到一万九千的人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16 22:23:13)

冰岛一:西南部与西部一.关于冰岛的若干信息1.冰岛没有土著。它最早的居民是第九—十世纪北上谋生的挪威人和凯尔特(Celt)人(主体乃今天的苏格兰人和爱尔兰人),其中不乏冒险家、各类坏料以及不安分守己之辈。而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民主议会Althingi就是由这些人在公元930年建立的。在独立自主了三个世纪以后,冰岛先后附属于挪威和丹麦。冰岛在1944年彻底独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巴黎篇外之三:爱情之都的实体象征人称巴黎为爱情之都。可惜我在巴黎只待了短短的一周,实在无从体会那儿独特的浪漫和风情。当然见过多次在大庭广众间的接吻,不过那种场景在西方司空见惯,而且绝对不比我在秘鲁利马、墨西哥城、智利圣地亚哥等地见到的更加如火如荼。巴黎街景利马公园墨西哥城小巷圣地亚哥人行桥坐落在蒙马特(Montmartre)高地半腰上的小广场Squ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巴黎篇外之二:枫丹白露宫与凡尔赛宫 一枫丹白露宫 据说Fontainebleau被徐志摩译作“芳丹薄露”,而首创“枫丹白露”的是朱自清。徐译从汉语角度看似乎比较工整,朱译则发音大概更接近法语。我不知道为什么“枫丹白露”最终胜出,我只知道两种译法都非常地《红楼梦》。 最早把Champs-Elysees译作“香榭丽舍”的也是徐志摩。五四前后走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巴黎篇外之一:拉雪兹神父公墓和蒙马特公墓 在十八世纪末,巴黎人发现他们面临着一个大问题:死无葬身之地。城里的那些教区墓地已经尸满为患,墓地周围街道的卫生和空气越来越不堪忍受。 于是,巴黎人将那些墓地大大地清理了一番,他们把挖出的总共六百多万具骷髅储存到了地下,即今天的绵延长达两公里的巴黎地下墓场(CatacombsofParis)。同时,他们在市郊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今日弹洞昔日血–前南三国旧战场徘徊 南斯拉夫的历史可以粗略地分成两个阶段:1918年12月-1945年春的南斯拉夫王国(1941年4月-1945年春期间被纳粹德国占领)和1945年春-1992年4月的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南联邦。曾用名省略)。 顾名思义,南斯拉夫就是欧洲南部的斯拉夫人之国(Yugo即“南方”)。那是斯拉夫民族主义者世代追求的目标。他们一方面急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11 02:52:29)

北爱尔兰故事 游客到北爱尔兰,大凡是冲着巨人之路(TheGiant'sCauseway)而去的。 虽然在世界上构成巨人之路那样的五角或六角的花岗岩立柱多得是,但没有一处的规模能跟巨人之路比拟。 因此巨人之路是天下的独一无二。 巨人之路的确令人赞叹,不过,在我看来,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和德里(Derry)的那些独特的人文景观似乎更令人深思。 从1969年至1998[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加泰罗尼亚独立与巴塞罗那2017年12月21日,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被迫举行了议会选举。尽管其主要领导人不是自行流放于国外,就是身陷囹圄,独派的候选人还是赢得了多数席位。面对如此民意,以总理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Rajoy)为首的中央政府何去何从,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追求最终能否实现,不仅对西班牙性命攸关,而且势必严重影响欧盟乃至全球的政治格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