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6-04 22:47:04)
在首都华盛顿实习时主治医生多一半是黑人,但在Fresno及Bakersfield工作时却一个黑人同事也没有。在洛杉矶工作的三家医院里,其中的两家医院有一位女医生是黑人。平时能感觉到她的拘紧与敏感,责任心也差。她是个神经科大夫。今年年初时她还是离开了这两家医院,做的不舒服。 第三家是个大医院,医生主要是犹太人,其中有四位黑人。一位是个麻醉科大嘴巴医生,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5-31 22:15:26)
一直为做饭的油犯愁。 老是嘀咕国内食用油里不知加了些什么东西,美国的食用油恐怕也好不到那里去,闻起来都没有油的香味。说是橄榄油不适合咱中国人的烹炸,玉米油与大豆油又有基因改良的忧虑。 最喜欢的是花生油。记得小时候一个人推着独轮車、载着全家人全年从生产队分配来的花生去文登县城位于峰西村的榨油厂去换油,那时每人每年分给十八斤带壳的花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5-28 23:05:24)
国军被人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肚子是圆鼓鼓的,满肚子的水。那是俺妈后来跟我说的。那天我远远地站在水庫北山的山坡上,赤着脚、光着屁股、伸着头想从远处水库边的人堆里看个究竟。离开水庫时怕挨打跑的急,衣服与鞋子都不知道扔到那里去了。那是一九七五年六月下旬的一个中午,我与几个小朋友一起在街上玩耍,国军神秘兮兮地跑来说公社当天会发放返销粮,晚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5-25 21:45:31)
上午去医院看病人,回到家时都十一点多了,老远就看到老爸在前院的墙头上张望着。年轻时的浓眉大眼已经变成了细细的一条缝,看到他没戴假牙的嘴巴夸张地干瘪着,心酸悲情让眼泪一下就糊住了眼睛。老先生唠叨着抱怨这么晚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太太一大清早就带着两个女儿去钢琴老师家学琴去了。 我妈2002年初去世的时候,我爸就哭着说我妈不在了他会连自己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24 18:04:53)
九二年刚来美国的第二天就被一个朋友带去位于洛杉矶中国城Spring街上的一个越南粉店里吃越南牛肉粉。 越南牛肉粉与中国的打卤面很相似,但面条是米粉做的,菜是几片牛肉、一块牛筋、及些许绿豆芽。牛肉是生的,切成薄薄的片,牛筋是煮熟了的。先将米粉用热水抄熟,放入磁碗中,上覆牛肉与牛筋,再浇上热汤。送到客人桌子上之后,客人根据自己的喜好加上豆芽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5-19 17:19:41)
在美国接触的墨西哥人基本上都是医院的清洁工与后勤工作人员、工地上的建筑工人及社区的园艺工人等,有做大夫律师的,但极少見。墨西哥人在南美人中自认是高等,对其他南美人还有歧视。为了将后院扩大一些,我找人把后院的一个小山丘搬走并重新建了一个挡土墙。那个小山丘是而我家后院的一部份,但将它搬走需要市政府的同意。开始时,我没经市政府的同意就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16 22:02:17)
近来看了几部美国农村生活的电影,电影里农村人粗鲁、满口脏话,生活简陋、脏乱而没有规侓。本以为那是电影的夸张,但接触到一些白人建筑工人及房客之后才知道底层白人的生活确实是很艰辛的。Kevin是个工头,他有自己的卡车、推土机及各种建筑工地上需要的工具。他有四个比较固定的工人,根据工作的大小他会带两个或四个工人来。他的工人都是四、五十岁的白人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15 07:16:25)
安东尼是个出生于五十年代末的意大利美国人,他爸爸在他与妹妹很小的时候有一天就突然消失了。六十年代的美国很特别,性开放、毒品横行、家庭观念淡薄,这就苦了那些赶潮流的有孩子失足女青年了。实际上她们对自己的孩子也不是那么关心。 安东尼从小没人管,一直在洛杉矶跟姥姥过,是个野孩子。十几岁时跟着开修车行的邻居老头学修车,二十几岁参军在夏威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5-13 19:41:36)
Cynthia是一个房客。她本是个富家女,父亲曾是旧金山大法官(attorneygeneral),家族在德州有几个农场(ranch)。两个哥哥,一位在德州做律师,另一位是夏威夷一位很有成就的地产商。家里两个女的都吸毒,妹妹很年轻时就吸毒过量,死了。 Cynthia四十来岁,她从事的行业是色情业的一种,那是一种很特殊的、相信大多中国人都没听说过的职业。在美国有些人喜欢男扮女装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5-12 15:15:56)
Fred很小的时候随妈妈与姐姐移民来美国,是1979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从伊朗逃出来的。她母亲来美后就嫁给了亚特兰大的一个黑人并给他生了个黑弟弟,他与姐姐留在了洛杉矶。Fred高中毕业后没上大学就到处打零工糊口,什么活儿都干过。 我在craigslist上登广告找房客时认识了Fred。Fred搬家的那天我太太也在。Fred将所有家俬用个卡車拉来的时候我太太不让卸车,说他一看就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