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11-21 11:35:57)
这十一月温哥华的天,总像漏了一样,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许多人抱怨这儿冬天阴雨绵绵,见不到太阳,每当此时,我想到的却是如果这云这雨能飞到我万里之外的故乡该有多好!那里十年九旱,缺的就是水。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水对于我们农民的重要性。春耕秋种时,曾跟着妈妈一起挑水播种,忧心那种子能不能发芽,那苗能不能成活,长大。至今还记得每次久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4-04-21 10:12:45)
三表哥是姑姑的小儿子,姑姑总共有三个儿子,我跟姑姑不亲,连带着跟表哥们也很生分。小时候正月里走亲戚便是少有见到他们的机会了。大表哥为人成熟稳重,眉目之间有股掩藏不住的书卷气,在舅舅家做客,都被当作大人看待。大表哥天资聪颖,高中毕业后顺利考上大学,后又被分配到烟台工作,娶妻生子,一切按部就班,水到渠成,是姑姑姑父的骄傲。二表哥长得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8-06-22 16:45:11)
爸爸去世转眼已经快四个月了,可是每次想起电话里母亲哭着说的那句“你爸爸他走了”我都又一次体会到那种五雷轰顶的可怕感觉,嗓子都会再一次哽咽,这个“走”字让我感到那么的绝望与回天无力。是的,这次走了,不知到了哪里,却是再也不会回来了,留下了因此夜夜失眠的妈妈。而我从此没有了爸爸。
我的爸爸是个穷工人,是那种家属还在农村的穷工人。过去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