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小伞的蒲公英

我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撑着小伞走南闯北。如今降落在多伦多这快沃土,我愿把我在这里生活的甜酸苦辣讲给大家听。希望你们喜欢我的故事。
个人资料
黑眼睛的苏珊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北美农妇的幸福生活指数随着四月里第一茬新韭在冰雪刚刚融化后冒出鲜嫩的绿芽后便滋滋地增长。 割下第一茬新韭,用它包饺子,味道那个鲜美,仿佛把憋了一个冬天的鲜味全都释放出来了。我一边吃着饺子,一边摩拳擦掌地计划着如何倒腾我花园里的那一小片菜园子。“湖上春已早,田家日不闲”的农忙时节就在眼前。 种的菜如肉豆角、顶花带刺的黄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北美农妇的幸福生活主要在花园里,谁让俺是个花痴呢,俺天生具有那种“对着一丛野菊花就怦然心动的情怀”。上帝厚爱俺,让俺移民到多伦多,拥有了一个梦想中的花园,于是俺就不让花园闲着,用花儿果儿填满每一寸土地,让春、夏秋三季鲜花不断。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走到花园里去问候我的花儿,给她们一个微笑,她们给我一片灿烂。若是出门,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中国人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如果近邻是天使,那是你的福气;但是若近邻是魔鬼,你就陷入了地狱。对于我这个千里万里漂洋过海的异乡人来说,陌生国度里的近邻是天使还是魔鬼就显得尤其重要。 命运对我算是公平的。它不仅让我遇到了天使,也让我遇到了魔鬼。 先说说天使玛格丽特,她是典型的昂格鲁撒克逊人。褐色的头发优雅地卷曲着,湖水般湛蓝的眼睛饱含着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18-08-17 11:05:04)
我身边的白求恩人人都知道加拿大有一个叫做白求恩的医生,他为了中国的抗日战争,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救治了许多人,最后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位于多伦多北部250公里的白求恩故居现在成了热门旅游景点。是大多数到访多伦多的中国人的必游之地。我虽然不是基督徒,但是有时会去教会,喜欢那里宁静祥和的气氛;喜欢基督徒温暖的笑容;喜欢赞美诗那优美的旋律。在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远方未必有诗—在多伦多打拼的中国移民 高晓松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句时髦话激励了多少人奔赴远方。但是他没有说,怎样在远方找到诗。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诗人汪国真的诗句: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有多少人,只想到了远方的诗,却没有想到远方有风雨有泥泞。 2006年8月6日下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18-08-06 12:13:10)

有些人喜欢在一个地方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而有些人却喜欢去体验世界上不同的风景。为了梦中的橄榄树,三毛流浪到西班牙;为了诗和远方,高晓松的母亲在70岁的高龄还满世界跑。也许是我一出生就跟着在铁路单位工作的父亲不停地搬迁,所以骨子里也是喜欢体验新环境的。如果说旅游是体验新环境的一种方法,那么移居不同的地方则是把自己连根拔起,移种在完全陌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下南洋闯北美,我的诗与远方(7) 16.OCanada,令人惊艳的第一瞥 在多伦多清爽、舒适、明媚、迷人的仲夏日,我坐在繁华似锦的自家花园里,眼前花儿娇艳,彩蝶翩翩,鸟儿欢歌,微风拂面,周围的一切都是这样美好惬意,不由得回想起21年前的7月1日我登陆多伦多时的情景。 多伦多夜景(图片来自网络) 1997年7月1日傍晚7点多的时候,我登陆多伦多。当办完入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下南洋闯北美,我的诗与远方(6)13.在日本小松公司亚洲总部工作的日子里现在人们越来越重视企业文化。窥视企业文化的一个窗口就是看它的办公室,特别是老板的办公室。因为我曾在中国、新加坡、日本、加拿大的公司工作过,并且参观过美国Google公司,所以我可以谈谈自己的观感。我工作过的新加坡自动化应用中心是一间百十人的公司。公司老板和项目经理都有自己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下南洋闯北美,我的诗与远方(5)11.组屋区的人间烟火特别喜欢丹麦著名女作家凯伦-白烈森(笔名IsakDinesen)写的名著《走出非洲》。她以细腻优美的笔触描写了她在非洲肯尼亚经营咖啡种植园时经历的人和事。那些描写之所以如此生动、引入入胜,除了作者的文学素养,最重要的是她描写的都是她的亲身经历。这与蜻蜓点水似的游记是大不相同的。同名电影里由斯特里普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下南洋闯北美,我的诗与远方(4)8、GillmanHeights的中国专家们中国政府与新加坡政府协议派往新加坡工作的中国专家都住在GillmanHeights的高档公寓里。我家房子是位于六楼的三室两厅,还有一个佣人间。比起我在清华东南小区的房子好得太多了,也比大多数新加坡人住的政府组屋好太多。我去之前,已经有不少专家的配偶以dependentpass(依附签证)陪专家住在那里。这是新加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