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小伞的蒲公英

我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撑着小伞走南闯北。如今降落在多伦多这快沃土,我愿把我在这里生活的甜酸苦辣讲给大家听。希望你们喜欢我的故事。
个人资料
博文
最近不少人在谈爱国的话题。这的确是一个让人困惑的问题。 我出国27年了。先新加坡后加拿大,在多伦多住了快21年了。住的越久,越是喜欢多伦多。对于爱祖国的概念越来越模糊。 仔细想想,我的爱国与政治关系不大。我爱的是那片土地、那里的文化、那里的明山秀水。但是,当我回到生活了20多年的北京却迷失在水泥森林中时,当我在故宫的人山人海里踮起脚尖也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张纯如,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纯如--是纯洁如玉,纯美如花吗?你的确有一张纯美如花的面容,但你更有一个纯洁如玉的灵魂。很难想象这花儿一样柔美的身躯,如水晶一样纯净的灵魂却要去承担揭示人世间最残暴最丑陋的罪行的重任。你让多少男儿汗颜,让多少中国历史学家羞愧!张纯如于1997年出版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是第一本用英语写成的有关南京大屠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最近发生在神州首善之地的两件事让我心绪难平。一是天寒地冻下大规模驱逐低端人口;二是红黄蓝幼儿园令人发指的虐童事件。 人本来就不应该被分为三六九等,一定要分的话,也要问问人凭什么被分成高端低端,在我看来,真正的高端不是有钱有势有权的人,而是勤劳善良淳朴的人。在我老公家生活近40年的顾妈便是这么一位别人眼里的低端我眼里的高端人口。 我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7-07-13 13:43:17)

在2017年5月的东欧六国游中,波兰是最后一站。我之所以选择第一个写她,实在是因为她极大地颠覆了我对她的偏见。那些从书本上、电影里以及各种媒介中得到的印象使我觉得波兰应该是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家。位于欧洲大陆心脏地区的波兰,西与德国接壤,南邻捷克和斯洛伐克,东靠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东北部与立陶宛及俄罗斯接壤,北面濒临波罗的海。波兰特殊的地理位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3-29 16:55:57)
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有几个基督徒的朋友,我们每月有一次聚会。每次聚会时,Mary,一位80多岁却像花儿一样鲜活的加拿大朋友就会摇着一个小玻璃瓶,向我们收集coin.她收集coin已经好几十年了。她用收集到的coin为非洲的贫穷乡村打井,已经打了好多口井了。在昨天的聚会上,她向我们讲述了她六岁时得到爸爸给的第一笔零花钱的故事。她说,爸爸给了她6分钱,让她把这些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提起水乡,也许你会想到江南,那水巷小桥、沿弯弯河道而建的粉墙黛瓦的民居铺陈出的是一阕婉约宋词;那小船儿摇摇,摇碎的是中国人心中一抹浓淡相间的乡愁。也许你会想到威尼斯,那波光中倒映的是精美的石头建筑的辉煌,那贡多拉上的歌手颂唱的是那不勒斯民歌的悠扬。而你可能想像不到,在以彪悍粗旷著称的德州,居然也有这么一个温柔婉约的水乡,她的名字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住在咱多村(多伦多)自然要忍受一年小一半的冬天。坛子里的姐姐妹妹们都开始晒花园里的紫藤玫瑰了,俺们多村还是一片冰天雪地的景象。没法子,咱自己个儿营造一片室内春光。今年冬天我这家养的花儿甚是给力,外面的雪花越大,家里的鲜花就越娇艳,跟雪花叫板不是,让咱文学城的朋友们也鼓励鼓励。蝴蝶兰比较难养,但是掌握了她的习性,即少浇水,放在朝阳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高晓松说得好:“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我虽然早就过了”为了寻找那片海不顾一切“的年龄,但是对于诗和远方的田野还是充满了憧憬。于是在今年一月,从多伦多飞到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然后租了一辆车,飞驰在远方的田野里。许是看多了西部牛仔片,又听多了德州牛仔彪悍的故事,想象中的德州应该是粗旷苍凉,天苍苍野茫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年一月上旬去游玩了美国德克萨斯州。德州第一站自然是达拉斯。虽说达拉斯是美国第九大城市,但是它像北美大部分城市一样,一大片house包围着一小撮高楼,高楼中或许会有几座哥特式的红石头古建筑。这种城市模式与多伦多几无差别(除了比多伦多小之外),就连观光车也很类似。但是,达拉斯却是一座举世闻名的城市,一个充满神秘感的城市。主要原因是美国第三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天去教堂听了一个义工讲的帮助穆斯林难民的故事。去年加拿大接收了25000名难民。这些难民情况如何?在加拿大生活怎样?这些都是我关心的问题。今天,一位名叫Jane的基督徒详细讲述了几家难民的境况。 Jane是一位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以前是ESL(Englishforsecondlanguage)的老师。她说的第一个难民家庭来自苏丹,母亲24岁,有3个孩子,最大的已经到了上高中的年龄,吃惊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