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安然

Instagram: Michiganvivian
Facebook公众页:女孩安然
微信公众号:女孩安然
博文
(2017-01-10 19:00:48)
还是和平时一样,他开了一整天的会。每间隔几个小时会来一条短短的消息。他快下班的时候,她刚开始开车,所以只回了他一句,好。她用自己的心思去猜他,或许他会像她一样胡乱猜疑,就像他如果没有及时回复,她会以为他不爱了。于是,她加了一句,在开车。红灯的时候,她拿起手机看,他的未接语音。她打过去,又挂断,怕打搅了他的会议,如果他想她,一定会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九九九年的时候在HBO上看了这部叫《危险关系》的片子。一遍便为之着迷。(章子仪后来演过的中文版本,但娇柔造作,完全没有了原版的味道,这种西方的格调拿到东方去演,总觉得不伦不类)男主角是出名的感情骗子,却在游戏中出乎意料之外地爱上了一个女人。为了金钱的诱惑和旧情人的怂恿和威逼下,他让这个女人爱上了自己又不停地伤害她,并且告诉她,他不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年前,第一次听到了吉田拓郎和中岛美雪的《给我一个永远的谎言》。这首歌的故事比音乐本身更吸引我。年轻时的一对恋人,分手后她一直未婚,他经历过好几次婚姻。49岁的他江郎才尽,向她邀歌,要求一首像遗书一样的歌。她给他寄去了这首《给我一个永远的谎言》。在他60岁的演唱会上,54岁的她穿着白衬衫和曾经的恋人合唱这首歌。台下喧嚣,她有些不合时宜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个时代的人,都很惶恐。对事业惶恐,对健康惶恐,对爱情惶恐……缺失了那种淡定自若的态度,嘴里所说的一切随缘,也只不过是说说而已。更多的是强求。 不久前,一个亲密的人写道,真实地面对自己,才能做到真实地面对别人。我回,我可以真实地面对自己却做不到真实地面对别人。他回,现在不代表未来。我喜欢他对待事情的态度,欣赏他说话做事的风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带着他的旅行枕坐了四个多小时的高铁回到首尔,他一直没有和我说话。晚上,敲开了他的门,把枕头递给他,他接过枕头,看了看。说,进来。我叹了口气,走进了他的房间。半支烟架在烟缸上,我坐在桌边的椅子上,他的房间陈列和我的房间相反,电视机开着,放着韩国的广告。他走过来把烟掐灭,问我,要不要喝咖啡,或者茶。我说不用了,坐一会就走了,不过,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的算盘已经打好,那天晚上,皓哲应该就是我的。到了宾馆,我的酒意已经消去一半。心里埋怨着韩国的酒,后劲不够,一边还得继续装醉,那样皓哲才可以把我送回房间。于是,他带着我,走进了电梯。站稳后,我正准备转身继续表演,突然发现,整个电梯就我一个人。皓哲把我扔进电梯后,就走了。这个男人,当场就把我气疯了。回到房间,拿起电话就拨他的房间,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去之前,CFO给我们开了一次会。那个面试时温文尔雅的韩国男人。他问我喝酒没问题吧?我看看皓哲。他又是傲慢地嘲笑似地一笑,对CFO说了几句韩语,两个人哈哈笑了起来。顿时,我觉得有必要学习韩语,否则总是被他们嘲笑都不知道。那天起,我开始了长达两年的韩语学习。皓哲对我说,他要先去釜山,所以会比我早三天启程。他们两个对于一个根本没有去过韩国的女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个星期三皓哲都会来底特律的工厂,几百人的办公室很大,敞开式的。虽然会计部只有我一个人,却是有六个隔断,六张巨大的办公桌。我的办公桌紧靠着窗,窗台上种着各种花草。皓哲挑了我前面的一张桌子。每个周三,他都会背着双肩包,像学生一样来到办公室,到了桌边,轻轻地把包放在桌上,面无表情地看看我也不说早安。每个早晨八点都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我抱着顶尖的成绩,踩着高跟鞋,罩着校长给我的光环去面试第一家公司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非常傲慢的韩国男人。前台让我在门口的位置上等待,因为前面还有一个女孩在面试。十分钟后,穿着黑西服的美国女孩子走了出来,我们互相打量了一下。当时的我,有着现在回望都会脸红的自信。前台带我走进了那个角落里的会议室,坐下等待。那天的西装其实很不正式,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6-03 19:30:55)

渐渐发现自己的记忆力不如以前,记忆里的事情也逐渐地出现偏差。比如无意识地忘记了一些原本该记住的事情,比如刚走过的那条街却怎么也记不起店门口站着的女孩是长发还是短发,比如他在我面前侃侃而谈,而我记得住的只是他的手。这些看似无意义的事件,却是我拼凑起记忆的关键。所以,我现在的记忆,都是选择性的,主动的或是被动的忘却,都把完整的记忆切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