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一方客

收获了一种恬静的生活, 像一条波澜不惊的小河, 流过春夏 流过秋冬
个人资料
杨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移动计算的年代:Intel悬崖的形成与破解

(2012-11-22 00:12:39) 下一个
英特尔CEO欧德宁
  白面书生,讲话斯文,一上舞台就脸红的 Intel CEO Paul Otellini

11月19日,Intel CEO Paul Otellini突然宣布,将在明年五月的股东大会上交班,届时辞去公司管理职务和董事职位。业内愕然。市场反应剧烈。股价应声急跌,从半年里最好的29元跌到最低的19元,市值从1050亿骤下千亿关,跌至970亿,如同可怕的US Cliff,形成了Intel历史上罕见的Intel悬崖。

资本市场对他如此敏感,应该说是意料中的:1)按Intel的历史,前四任CEO都是呆到65岁强制退休的年龄,才会物色人选。Paul今年才62岁,应该还能干三年;2)十天前,新对手高通QCOM,市值超越Intel,成为一哥,人们正在为计算技术的前景担忧;3)在最热络的移动无线通讯芯片市场,Intel今年只占1%;4)移动互联时代的全面崛起,PC占主导地位的时代开始转折;5)Intel说不排除在外物色后继人,说明Intel需要跨行业的人才去占领新市场,印证了Intel对无线通讯移动芯片的目标与无力处境。

我是Paul我也退休

Pau于1972年获得旧金山大学经济学学士,1974年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MBA。毕业就加盟Intel至今。四十年如一日,把整个人生都奉献给了Intel。他从财务部一般人员做起,然后进入北美销售团队,十年后升为主管。在网络泡沫的危机年代,四大区的业绩只有他的北美区亮丽,因此被升至全球销售部总裁。2002年成为Intel总裁和COO和董事。2005年接替年满退休的Craig R. Barrett成为Intel第五任CEO至今。

本世纪初,AMD采用多核多路技术表示CPU概念,让Intel的市场占有率从80%跌到60%,服务器部门甚至跌到50%。过去几十年,公司的一级主官都是从技术开发部门提上来的。这次危机使内部对技术部门垄断公司市场走向的怨言非常大,开明的主席Andy选择了书生气很重的市场主管Paul作继任,成为董事会常委核心人物。2005年四月,Paul接任Intel第5任CEO。他马上大刀阔斧地按市场结构改变公司的部门结构,从独立技术为部门的划分改为以System Architecture(体系结构)为平台的部门划分。全力发展多核的中心业务,放弃了连亏的通讯芯片部。用了一年多一点,让Intel步入上扬的态势;到了2007年,让对手AMD无力招架被打回原形。Intel再登80%的垄断地位。在计算芯片核心技术的设计与生产方面,除了显像处理部分,至今无敌天下。业界
普遍认为,非工程非技术出身的Paul,对Intel的贡献,不亚于任何一个技术出身的主管。

市场普遍认为,62岁的Paul过去8年表现优异,应当会依从惯例到65岁才退休。他的突然宣布想离职,立马让市场波动就不为稀奇。这再次加大了人们对电脑行业的悲观和疑虑。

过去,每每遇到危机,Paul都在危急关头临危受命,做出亮丽成绩。这一次,谁也没想到,对Intel再次处于市场大变革的关头,Paul选择了离去。我只能说,这个行业太累,技术变化日新月异太折磨人。他也真的该休息了,廉颇老矣。我是他,我也选择退休。正如Intel
董事长Andy Bryant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决定退休完全是Paul自己的主意。Paul告诉我们,是时候向下一代领导层过渡了。我们Intel目前的大问题是,如何进入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市场,我们已经准备好让下一代年轻人打这一场攻坚战”。是的,介入一个行业不是一两天的事,而是一代领导班子的事。少则两年,多则五年。
 

Andy的言论表明,董事会对Paul的业务满意,对他的决定认同。同时指出Intel面对的严峻挑战。第一,平板电脑正在不断侵蚀传统电脑的市场,而平板强调的是显屏和软件界面,不需要高超的硬件芯片支撑,高超技术的Intel没有太大的优势;Intel主导的超薄本一缺大显屏,二由于Win8迟迟未能上位支撑,无力应对,战机殆尽。第二,爆炸性增长的智能手机领域,芯片的起步也不高,靠价格定市,这也不是Intel的强项;高通、三星、联发科等芯片开发商的基础足够;他们攻城略地,Intel除了低价跟进别无选择。

在这个时间点上,Paul主动要求退休,不仅表明任务艰辛,而且需要一个独立的低阶通讯芯片的团队来应付。而这个团队的人还要有话语权。这和公司的主流业务是冲突的。因此在迎战这波移动互联的浪潮时,Intel需要新的一代领导机构。Paul是个经历过几次大变革的人,他深知变革意味着什么。我想他不愿意再去大刀阔斧地砍变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人事和团队。这些人有老有小,都是跟随自己一路拼搏上来的,他不忍心在这样的大变革中,让自己的梯队功臣们成为自己刀斧下的牺牲品,他无颜面对这些功臣,也无言说服自己。那是多么残忍的事。因此,他的让贤,于公于私,都是正确的不二选择。

有得必有失

Paul在任期内财务表现优异,年营收曾破500亿美元,手头现金超过100亿美元,派息共达235亿达美元。技术领域有很多突破,如高电介质金属栅极(High-K Metal Gate)与3D三栅极晶体管等工业化,让Intel 22nm技术遥遥领先市场,逼近纳米极限。在质量上保持一致,可以说8年几乎零纰漏,月产千万芯片/CPU几乎无失误。在生产规模上,可以说达到全球60%的流水线,并且产出80%的产能,效率极高。在主流市场上很稳固,上任两年后恢复的80%市场,六年没差池。这种全面的健康运作,不论与谁相论,HP,Dell,IBM,甚至于微软和APPLE,都是屈指一数的非常优秀。尤其与同业的老对手AMD比,更是无话可说。

当然,亮丽的成绩之下,也有很多不尽如意。最大的失误就是,在与AMD血战的第二年,为了整个公司的存亡之战,他不得不放弃了2000年Intel就开始研发的智能手机芯片。他上任的前一年,Intel在电脑芯片/CPU的核与路上,全面败给了AMD,他上任一年后,AMD是最为辉煌的时期,但他领导的Intel算是面子上追上了,但在技术上仍然步人后足。到了第二年,2006年,才从技术上完全跟上。他为了得来不易的平手局面,为了加把劲超越结构技术强硬的对手,2006年,他不得不把研发投入具大,连年亏损的智能移动芯片,挥泪杀掉卖给了他人。

时事比人强。面对今天的境遇,业内的人经常感叹,如果当年Intel没有退出智能移动芯片领域,现在的ARM阵营不可能如此疯狂独揽市场。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从来不容假设。2006年,智能手机一年的出货量不到一百万,谁能料到,今天一周的出货量就是五百万。历史像大浪一样,从来就是嘲弄游泳健将。

Intel是大象,其商业模式历来就是靠大投入、大生产、大销售来赚钱的。当一种芯片的市场很小时,Intel这类公司是很难做到盈利的。不幸的是,几乎所有的新产品市场,在开始的时候规模都很小。这是所有大公司都面临的一个根本难题,也是很多小公司能够逆军独起的机会所在。任何一个公司面对这类问题而作出的抉择,都决定下一步新的增长点。赌对了,下一步就是又一轮的领导者。

不破不立 和平换代的典范

任何决定都是个人与历史的决择,没有对与错的分别。正如Paul个人打破Intel CEO的65岁的退休传统希望明年提前退休,Intel董事会也打破过去在内部精心挑选了五任CEO的传统,这次宣布将同时考虑内部和外部的候选人。如同Jobs希望鞠躬尽瘁活一天在任干一天,苹果的董事会也成人之美认可这类选择;而Paul希望见好就收给年轻有搏力的机会,Intel的董事会也成人之美认可这个决定。

总理温家宝还有10月才退休,就在天津论坛上跟外宾说这是最后一次参加这类会了;还有6个月才离职,上周在与马来总理的见面上,再次说会珍惜最后一次与大家见面;昨天与泰国华侨见面,又第三次说这是最后一次跟这么多的华侨见面。虽说很不当,公司不分,甚至一而再再而三。但这是他一个老人的表达,我们也只能概括忍受。然而,Paul在Intel还能再干三年,完全有时间再战移动芯片,完全有精力继续掌运这家公司。但他选择了提前6个月宣布自己想退休,给欲上位的人以表现的公平机会,给董事会以培养与选择的充足时间。这是打工者的高德大公圆满 -- 没有说到了最后一分钟,到董事会开年会时,才突然提出辞职不干了。

之所以如此,我们可以说,Paul对Intel太有感情了。他供职Intel 40年,一生奉献。过去的举措为世人共目,大多同事无不称道。现在他必须为公司的发展考虑,给后继人时间,所以他的提前说明要离职对董事会很好,给了他们开拓发现新人的充足机会。这是一家世界上最好的科技公司的幸运,也是HP等公司应当学习的样板 --- HP五年换了3个CEO,把一个伟大的公司活活给折腾成了半死偏瘫。

变革的时代需要变革的思维  

随着芯片的集成度增大,移动便携设备的功能提高,应用范围越来越广。以电脑为主流的计算时代,与以智能移动为主流的无线通讯时代更加紧密交融。这对电脑核心霸主的Intel来说,挑战巨大。Intel在力保自己服务器核心、高性能设备核心、办公室设备核心的前提下,不得不艰难面对迅速发展的移动市场,必须找到自身发展的定位。Intel拥有一流核心设计的强势,拥有一流制造规模的强势,拥有一流生产工艺的优势,但如何最大限度地进入移动市场,让风光再现,是艰巨与急迫的:
 
1)。在触摸便携电脑上,Intel必须破釜成舟,一举拿下。在这一翼,必须放弃传统的利益固定模式,要大面积定价出售。例如“6 x $50模式”一举拿下APPLE的一半市场,彻底打乱他的平板天下。(主板$50, 超薄外模$50,WIN8 $50,内存/SSD $50,CPU $50,13.3”触摸屏$50 ) 以$500一通天下。不要动不动一个超薄本不带TOUCH-SCREEN还要用户600刀,你以为你是谁,时代不同了,新的年轻人和过去数代不一样了,你必须再次舍得一身剐,敢把APPLE拉下马。

2)。在触摸便携手机上,Intel必须独树一帜建立自己的手机模板,用自己主板/芯片/显屏,如同自己每月卖出600万电脑主机板一样,一个月批发出去几百万“无OS的手机”,让下游去自己选择Google,还是微软。放弃传统的只卖芯片的模式,而是卖“空机”,Barebone取代芯片单卖。让自己的生产规模发挥效益,让下游不必烦恼生产线,终使自己的移动芯片占市率直线上升。必在市场占一席地位。一扫1%的阴霾。
 
不论Paul继续执掌,还是后续CEO,这都是非常好的出战模式 --- 完全可以破解今天的Intel Cliff。让历史成为一个小小的V底。

 Chart forIntel Corporation (INTC)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Arizona8 回复 悄悄话 开始的时候,觉得你应该是业内人士,不过,看了下面两句话,觉得你很可能是文科人士了:

“Paul任期内财务表现优异,年营收突破500亿美元,手头现金超过1000亿美元,派息235亿达美元。”

“从半年里最好的29元跌到最低的19元,市值从1050亿骤下千亿关,跌至970亿,”

这两句话有一些错误。
stillthere 回复 悄悄话

GREAT COMMENTS, AS ALWAYS; THANKS!
觅音 回复 悄悄话 好文。顶一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