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MARTINI

希望感动别人就先感动自己
个人资料
DUMARTIN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薩蘇:無畏之海成絕響,那個騎士走了 | 悼念章騫

(2016-08-13 00:22:42) 下一个

【痛悼】外甥章騫,著名的海軍史作家@聖寶劍橡葉騎士 於2016年8月11日晚突發心髒病去世,享年48歲。

 

章騫突然離世,留下《美國海權之路》還沒出版和一對雙胞胎兒子,無比震驚悲痛中的父母妻子,及全部家人。。。

痛!!

 

----------------------------------------------------

 

 

巨艦大炮為你悲鳴!著名海軍史學家章騫因心髒病去世

中國著名海軍史學家“寶劍橡樹葉騎士”章騫於昨晚突發心髒病去世,享年48歲。

章騫,字德淳,生於上海,自幼喜好海軍。最初以“寶劍橡葉騎士”之名涉足網絡,後於《國際展望》、《軍事曆史》、《現代艦船》、《艦船知識》以及《戰爭史研究》等刊發文無數。曾著有《艨艟夜譚》、《無畏之海》等多部海軍史巨著,在中國國內的戰艦史學界擁有崇高地位,被譽為“巨艦大炮之魂”。

最近,一點資訊剛剛成功邀約章騫老師入駐一點號,得知噩耗我們不禁萬分悲痛。這是中國軍事史學界的巨大損失,是戰艦愛好者的巨大損失,也是一點資訊的巨大損失。

在此,我們代表一點資訊平台上的全體軍事愛好者、曆史愛好者表示最沉重的悼念。

章騫老師,一路走好!

 

--------------------------------------------

 

薩蘇:無畏之海成絕響,那個騎士走了 | 悼念章騫

2016-08-13 01:40

薩蘇,本名弓雲,漢族,祖籍河北,生於北京。1992年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IT工程師、著名軍史專家、日本問題專家、北京衛視主持人,中央電視台、鳳凰衛視長期嘉賓

 

 

那個騎士走了——悼念章騫

 

我一直認為章騫更應該被稱作一名紳士,雖然他引為自豪的筆名是“寶劍橡葉騎士”。

 

他的記者朋友如此形容這個熱愛海軍的民國世家後人——“章騫身材挺拔,手指修長,超過六英尺高的個頭使他和自己偏愛的西式打扮非常相襯。即便天氣暖和到略感炎熱,章騫仍能一絲不苟套上筆挺的西服,並且不覺突兀。他說沒別的,純粹是自己喜歡。”

連陽標統評價他——“儒雅至極的人”。

在 今天這個世界裏,紳士是稀有而珍貴的,任何時候都不緊不慢,謙衝優雅的章騫是中國紳士的精品。而正是這位海軍史學界的紳士,為我們寫出了《無畏之海》、 《聯合艦隊內幕》,他的《美國海權之路》剛剛交稿。從他的作品,我們觸摸到北海狂濤中英德艦隊的決鬥,知道了坦噶尼喀湖上的袖珍戰爭,如紅色的玫瑰,點綴 在戰艦的桅杆。章騫的每一部作品都用他獨到的筆觸,讓我們領略大洋的風暴。

 

騎士走了,走的讓人猝不及防。一次突發的心梗帶走了這個永遠微笑著的書生,他的微笑仿佛一封書簽,帶著化不開的濃濃的書卷氣。


▲ 一個月之前,我在海軍節上拍下了這張照片,那一刻的他,依然抑揚頓挫,如數家珍,把一段段曆史講成引人入勝的傳奇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麵,那張似乎永遠不會變老的麵孔,和一對可愛的雙胞胎曾令很多朋友羨慕和嫉妒萬分。

 
我們是早在十多年前便於日本相識的朋友,也有過種種的合作和交流,而每一次留下的印記,都是那樣充滿愉快

 

有一次,我和章騫聊天,談起來對樊建川先生極大的意見——“哪有買資料用集裝箱來裝的?如今日本人賣本戰爭時期的日記都要跟我講價錢了,都是這樣的家夥把行市搞壞了啊!”

 

一向習慣於邊聽邊笑咪咪點頭的章騫,忽然變了臉色,兩隻眼睛在鏡片後麵骨碌碌亂轉,似乎想說點兒什麽,又說不出來,最後還是尷尬地閉上了嘴。而我這才想起來,這家夥在日本呆了十四年,正是用集裝箱裝著收集來的資料回國的。

 

更加尷尬的老薩隻好跟上一句:“你不一樣,你不一樣……”


這 種欲言又止反映了章騫的性格和修養,然而這種謙遜有時候會引出錯誤的判斷。北京一次搞活動,主辦方邀請了章騫和老薩來做主講。講座時間一個小時,大約是被 他謙謙君子的外觀所迷惑,主辦方怕章老師屬於那種能寫不能說的,私下和我商量多講一點,免得冷場。看來是不了解章騫啊,他家可是民國的外交世家。什麽叫做 祖傳外交官呢?等看到時間分配的時候,章先生苦笑一聲:“這剛剛夠我開個頭……”

結果,章先生自己幾乎講了一個小時,滿堂彩。

 

其實這正是章騫的性格特點,外表溫文儒雅,而內心激情澎湃。一個有著安狄明一樣外貌的學者,卻有著一顆漢尼拔一樣充滿征服與渴望的心,因此章騫的作品才會輕易帶讀者跨入浩瀚的大洋,沉浸在納爾遜的世界裏不能自拔。

 

下次,也許應該和章先生如說相聲般配合一次,他當逗哏的,我當捧哏的,或許……

 

忽然醒悟已經沒有也許。

 

回憶愈多,傷痛愈多。現在想來,也許正是這樣的性格害了他。從朋友們的眼光來看,章騫性格溫和,修養深厚,既有學者的嚴謹,又有恬退的心境,他喜歡鍛煉……

 

然而,他的心髒,可能最終無法承受這樣多的激情和勤勉。

 


▲ 章騫在網上的最後痕跡——陳悅先生發來,從時間上看,在他出事前二十分鍾,依然在工作

 

這是一條令人無言的信息。

 

也許,這一代人,都承載著一份曆史留下的負荷,使我們無法止步不前。這是章騫的命運,也是他的驕傲。

 

隻是,太早了,我們對於他還有著無數的期待,而上天的鍾聲已經敲響。

也許,在那邊的世界裏,那些老提督們已經忍不住要和這個年輕人見麵了吧。

 

無畏之海已成絕響,願我們的朋友安息,願上天的海洋中,也有風暴,等待著他去乘風破浪。

 

章騫,大洋中的騎士,我們會記著你的

 

【完】

 

 

悼念章騫,送騎士最後一程!

 

注:我們家族的百年照片集《一個家族的清末、民國和新中國》---由外甥章騫編撰,兩年前曾在文學城新聞欄目轉載。

新浪圖集鏈接:


http://slide.news.sina.com.cn/j/slide_1_45272_67408.html#p=1


Free counters!


=============

“章騫的故去,使我手機通訊錄中增添一位永不再閃動的圖標。一想到好友從此長眠於2016年,我卻必須沿著時光繼續行進,從此隻會相隔漸遠。不甘、悵惘,兼而有之,“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少年時代默讀顧貞觀《金縷曲》熱淚滿眶的處境仿佛重演,這次體會更深。

 

我對友情悲觀,深知人類慣於將完美人格的想象強加於名人身上,對於史書中的動人友誼,往往也深存懷疑。但與章騫的交往,我才體察人類品目之繁多,總使得一些出乎意料的傑作誕生於世。厚顏如我,曾開玩笑對章騫說我們的交情是“一見如故,傾蓋論交”。章騫的去世,對我亦是沉重打擊,也使我感受到了命運的無常與不留餘地。

 

小說家刀爾登曾寫過,“春秋人的氣質,無非強健而溫和,直率而雍容”。很難說活著的人中有誰當得起這評價,但以我所見,章騫無疑是我生活中出現過的一位最接近完人形象之人。

 

2015年4月,上海圖書館附近,路人鼻孔翕張仍能嗅到仲春的寒意。章騫同我吃完午飯,行走在道路上,驀地看見淮海中路一側灌木中的桃樹周身花瓣綻放,他以近乎誇張的語調脫口喊出:“哎喲,開得這麽好看”。迅速掏出手機,衝著桃花連拍幾張,嘴角掛滿笑容。我很想將這幅畫麵記錄下來,但最終沒有行動。

 

無知如我,不辨菽麥,自然也認不出當日到底是哪種樹,但因在春天開放,並且顏色鮮豔令人愉悅,我情願認定當日是一株桃樹。灼灼其華,蓁蓁其葉,章騫喜不自勝的場景,時至今日,我依然不曾忘記。”

 

程衍樑

界麵記者

駐上海, 個人微信號:roland2656

-------

網上不斷有新的追思文章湧現。

 

比如這一段文章結尾:

東方早報采訪章騫君時拍到的書房內景,幾座普普通通的書架其實難以容納下他的紙質資料,要知道早年他在日本期間收集的海軍史資料是以集裝箱裝運回國的。

令人難過的是,如今這裏將再也不會出現他忙碌的身影。

 

十天後的8月23日,本是他的新著《不列顛太陽下的美國海權之路》簽名發售的日子。

而今,墨香未散,黃鶴杳然,這本可望給國內讀者帶來莫大新知的巨作竟已成為遺著。

 

 

無語的注視著你曾幫我尋找的書籍,悲戚不知該如何表達。在你的影響之下,我已明白自己為何而來,並已投身於這個事業。

你從未離去,因為你熱愛的事業將繼續前行;你將被銘記,因為你的態度與風度無法淡忘。

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http://www.keketui.com/p/3684865.html

--------

以下發現於*知乎*

一評價

 

極少數的能夠讓國內幾乎全體海軍愛好者共同尊敬(起碼擱置爭議)的一個人,能夠憑借自身智識讓人心平氣和對待其政治立場的反共主義者(再怎麽樣文章還是要看),人文主義者,大艦巨炮主義者,活在過去的人。在和平之中,對過去的美好的一部分能執著到這份上,精神某(英/美/日/民)國人已經不是一個貶義詞了。更何況同為人中牆外住民,對其一些言論實在是親切得很。

這才是以脫離現實的熱情去擁抱現實的典範。

 

 

 

0814追思場麵

 

 

大姐蓓哥嶺嶺你們一定要保重。 是你們對阿騫的無條件愛和極寬容的支持,才造就了這樣優秀的人才。

欣慰的說。。。人都隻有短短一生,留芳百世才是真俊傑。 用我們早就知道的壯烈之語“留取丹心照汗青”,用來形容嘔心瀝血神牽魂繞於此的阿騫。。。他的一生稱得上輝煌!

 

精彩章騫

四阿姨全家痛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你阿松!!!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英才早逝,同悼!
杜姐保重!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谢谢你啊。。。

是的,实在接受不了,一直在想怎么会是这样, 留学,读书,找工作,换工作,结婚生子抚养孩子(一对顽皮可爱双胞胎)又换工作,然后培养孩子课余带他们上各种班,自己又是厚积薄发大器晚成,刚要有起色和知名度。。真的忙还没好好享受过生活。

只有一个解释,家庭气氛太好了人太完美 遭老天嫉妒?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杜姐的外甥?太可惜了,天妒英才呀!

请杜姐节哀,保重身体!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首先谢谢你们,当我知道出事,是整个惊呆了的,不可能,多么生龙活虎一个人。。。骑自行车上下班的呢。。。走路一阵风的呢,带儿子以爬20楼锻炼为乐趣的呢,怎么可能呢。。。

痛苦不堪里我感到非常愤慨,完全不理解老天的意思,完全做错了这一件事,在朋友和家人的眼中,骞绝对是个优秀的热情的,潜心做学问又极富创造力的优秀人才,中国正缺的那种人呢。。。

无法解释,更无法安慰他的爸爸妈妈和妻子。

姐姐垮了,他们母子关系是极好的,这么大,姐姐老是会忍不住直接夸赞他。儿子也是整天妈妈妈妈地叫,戏说妈妈是他偶像。他在日本14年读博士工作,现在看来都不知道回国与父母一起生活是好事还是不好了。。

生存压力大。深夜工作笔耕很伤身。。。

谢谢你们的转载和感叹。。谢谢所有读过的文学城朋友,最近不常来不常发文,就是希望保重自己身体,多收敛网上活动的意思,早知阿骞这样透支着体力写书做报告,无论如何会劝阻一下而不是鼓励,我鼓励了,所以也有负罪感。。。。
葡萄树 回复 悄悄话 今天在我外甥的微信上看到这个消息。 天嫉英才。太可惜了 。。。
好整以暇 回复 悄悄话 转一篇...


爱吱声 荷子

今天在萨苏的微信公众号看到了章骞去世的消息,非常震惊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MTA4MzA4NQ==&mid=2653731880&idx=1&sn=9aad1cb1221b0dfd934591e3a58f72d3&scene=1&srcid=081200rXzm3nePwV6H3j3sAb&pass_ticket=70G4cqhqj02Q%2FIE2NXPbrTNtZVxGzDHQR9o77or16DnET3HHcZ%2BJ1cBXj%2FxUSgCl#rd

在西西河的时候开始读到圣宝剑橡叶骑士的文字,后来在开心网看到他得了双胞胎,为他高兴,也看到了他写的家族史。

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写自己如何从读一本借到的简氏防务,到抄写,摹画,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一直成为图书情报方面专家的过程

虽然我不是军迷,但从马甲的蒲公英,骑兵团,老兵故事开始,我们家的小朋友成了小军迷,不可避免的,萨苏章骞合著的海军史,艨艟夜谭,直至无畏之海,也都成了小朋友的挚爱。

去年暑假,为了奖励小朋友,通过微博联系上了章兄,冒昧的提出了见面的不情之请,章兄很热情的和我们见面,并为小朋友带去的书一一签字,还请我们在他的地盘喝了咖啡,为小朋友讲解了他对军事研究的心得,和小朋友合影,总之,满足了一个少年对偶像的所有愿望。


难以置信!去年带儿子去拜会了章兄,章兄不但为小朋友签了所有的书,还和小朋友聊了半个多小时,为酷爱军事的小朋友推荐的诸多好书,还加了小朋友微信,那天是儿子特别开心的一天,也恰好是章兄在上图工作的最后一天。儿子特别要我带他去这届书展找章伯伯签售新书的......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谢尔东mm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英年早逝,太可惜了!
请杜马J和家人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是心肌梗塞。。最糟糕原来并未有症状。。。

骞甥爱运动,为环保自行车一族,但常熬夜笔耕。过劳。

谢谢你。
zhuwuji 回复 悄悄话 可惜了这个谦谦君子,心脏病要早诊断早治疗啊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萨苏和所有撰文纪念章骞的朋友,

追思会已定于2016年8月14日下午,于上海,据我所知,有许多朋友同好正从四面八方赶去送阿骞最后一程。

你要走好。。。

痛痛痛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原谅我常有错别字,是一字一泣地点写的。草草,不及修饰。。。

70年代在中国发生过很多事。我们家也是,我结婚生孩子单独生活但因老公远在贵州,坐月子也只好在妈妈家完成,这阶段,与上小学的阿骞比较接近。

大姐夫终于调动工作成功来上海夫妻团聚,但住房一时无法解决,房管所将我们家半间客堂间收去,换成隔壁花园别墅13号一间冬冷夏热的8平米亭子间,从此,阿骞家有了独立的住处,在这阶段里孤单独处,发展了他的独立个性,想象力,绘画才能,对舰船的兴趣,等等。。。他想象力超群,但不服管,不爱读S书,也不爱妈妈培养他音乐才能,单请老师学小提琴的安排等。。而床下真的全是满装纸张和绘画材料的纸板箱,拉进拉出,我每次去都不厌其烦地要我看他自创的战争游戏,不管我是否感兴趣。。。这习惯,这性情,一直延续到最后,最后一次我和他个别交往!!!

两个人在街上并排走。是安顺路,拐角有个超市,他送我出门去二姐家,顺便去超市为他的双胞胎儿子买酸奶。

那是2015年的夏天。

他一路上无休无止地谈战争。他的观点,就是但凡战争与国家经济有着直接联系诸如此类。不知是否与当时的某个名人的观点相左,结果他不走了,停下步子认真地述说军事历史,那表情,那么投入,怎么也不像多年未见面的要好的姨甥俩在寒暄拉呱。。。我不禁玩笑起来,我说阿骞你走火入魔了,知道四阿姨对你的战争论不感兴趣吗。。。那时,我确实已经对網络写作失去了兴趣,我几乎不再写博客。


他睁大眼睛瞧我,那表情我至今还记得。真后悔,我那时是应该耐心听听他的,谁知会是最后一次两个人的面对面交谈?

几年前,有一次过年我在上海。年三十,半夜,两个都是夜猫子习惯的人想拍摄国内放爆竹的盛况,我申请去阿骞家的二十楼过瘾。那天,姨甥倆都那么忘我,那么一致,爬出窗外叫好,咔嚓咔嚓按快门,冻得直向手上哈气。。。

难忘时光,那么快乐,最好能再返,再来。。。

阿骞,四阿姨想你。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1967年10月,我刚刚满19岁,是文革期间的逍遥派,人生第一次带婴儿,白天还帮家里做饭,大姐值夜班我就带骞骞睡。那时大姐夫蓓哥在北京化工学院工作。阿骞,从此以后一直是我最爱的宝贝。记得一次生病喂他喝药,因保温杯看不清水的多少倒翻,在他手腕上烫起一个大水泡,我无知者手忙脚乱用毛巾去擦,结果水泡擦破了从此手臂留下一个疤。我哭,大姐没有一点点怪我。。。

后来二姐的孩子也出生,两个都在南昌路外婆家长大,玩的是在地上小便,然后用脚踩开花。嘴里叫着“毛泽东思想闪金光,闪金光。。。”然后是哈哈哈哈,我想肯定是阿骞的主意。

再后来,阿哥的儿子也从北京来到了上海。于是,家有三个光榔头。我以帮妈妈为已任,阿骞一直是心头肉。。。。

是70年底12月8日下放安徽淮北的。但常常回沪,依旧接送孩子们去托儿所,为了纠正阿骞对上托儿所的躲避,不得以每天绕道到长春食品店,答应帮他买一包9分钱的可可粉。抱着来回,回来我常常泪流满面,因为他实在是不喜欢那个没人性,扼杀我们骞骞特别个性,威胁要缝上他眼睛逼他睡午觉的托儿所老师。。。

我仍在痛苦中回忆。回想没有边际。。。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悼 骞甥

呕心沥血 无畏骑士无畏海
肝肠寸断 难舍永离难舍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