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MARTINI

希望感动别人就先感动自己
个人资料
DUMARTIN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如果你愿意谈一谈,我愿意听(柴静采访获刑的少女)

(2012-12-13 17:28:53) 下一个

喜欢柴静是自从三年前看过她写的《陈牤不死》之后。(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8269/200904/43053.html)对人的关切,成为她做记者以来的重要目标,这是让我非常赞许的!

这一篇,进一步让我们看到柴静在工作中对被采访者的尊重,是对每个人,不管他是强势还是弱者那种最基本的尊重-------在一个强势的职位上其实最不容易做到。

然后作为女人,特喜欢她的访谈风格,曾在点缀先生关于柴静的一个博客下留言说:“这位女记者不矫情不轻浮不做秀,好让人喜欢!”

(我的感触一二,未及展开。。。。)

----------------------------------------------------------------


(2012.12.11)


你是一个记者,你有关切,有采访的权力和可能,但归根结底,你只是一个陌生人。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一个恰当的关系,关切超过了恰当,就是冒犯。不因为你是一个记者,就有权逼问所有的问题。
知是职责。不去知,算是一点敬畏吧。

(节目视频:)

<

 

(这篇文章是采访笔记,与已经看过节目的观众分享的一点心得,留言中有一些没看过节目的朋友,容易因为内容不完整有一些不解之处,可参考文后的视频。回头我们在“CCTV看见”的微博官网上也会挂出节目文字版。一些疑问我也会直接在留言中回复大家,一起交流,谢谢)

1

这个案件曾冠以“少女杀死性侵大叔获刑四年”之题,传播甚广,争议很大。当事女孩小琪一直没有接受过访问。

我们采访前征询她意见,先由法警与她交谈,在讯问室谈了二十分钟,我在另一房间等着,看没有动静,就过去站在他们身后听一听。

“媒体觉得说出来可以帮助不少人。”讯问室很狭小,法警靠在门边,温和地说。

小琪坐在讯问室的木凳上,戴着手铐,说“我不想谈我个人的事,可以吗?”

“如果你顾虑的是案件结果的话,现在已经判了,对案子倒是不会有影响。”
“对我的生活会有影响。”

她还不到二十岁,仰着头,说话简短,清楚,没有情绪,直视着对话的人,一点也不游移。

法院的同志回头看我,有点为难之色。

我说,我跟她聊几句行吗?

他们同意了,我走进讯问室,跟她说:“接受和不接受采访,都是你的权利。除了司法机关,任何人跟你交谈案情,你都可以拒绝的。”

她有点意外的样子,眼睛闪动了一下。

“我也同意你的看法,你没有义务要去帮助别人,我来,也不是想通过你的案件教育别人。”

她举着手铐的手不安地动了一下,对蹲着的我微指身边的凳子:‘您坐着吧”。

我也有点意外“不用,我在车上坐了好久了。”

我在卷宗里看过,被抓捕之前她一直躲在老家,没跟任何人谈及此事。抓捕后警察也不会去询问与案情无关的内心细节,只有司法精神病鉴定的材料里看到一句,说她做恶梦。就说:‘我知道你一直睡不好,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你也没有跟任何人谈过,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

她低下头,眼泪扑落掉了下来。

不必劝慰,这不是我能做到的,我等了一会儿才开口,“我只能说,如果你愿意谈一谈,我愿意听。”

她犹豫了一下,问我,“那别人会认出我的脸吗?”我说,“我坐在你的椅子上,你从镜头里看,如果你能接受这个侧影,那就拍,不行就不拍。”我在椅子上按她的身高大概缩下一点身子,让她看镜头。再请她坐下来,让摄像录上一小段,让她看一遍影像。开拍前帮她把头发理一下,再遮住一点脸。法官与摄影师都是男性,她不愿意当着他们的面谈及隐私,但这几位不能回避,我降低音量,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音量说话。

以前也会注意对当事人的保护,但大多是出于一个职业伦理的要求,不象这次这么具体和细微,可能是这大半年里我自己也成为很多不实报道的当事人吧,见不贤思内省,在能意识到的范围内,不敢因记者这个职业身份的存在伤害别人。

 

2

死者元某的律师用了三个形容词形容小琦:‘胆大,心狠,手辣”。

她看法的依据是,小琪初中辍学,在美容院工作,曾经因为打架被公安处理过。案发当天跟着陌生男人去出租屋,受到威胁时没有报警,杀人后拿了死者的现金,在出租屋与尸体共处一夜。

这些信息都没有错,只不过每件事发生都有为什么,我问“你有机会直接询问她吗?”

“我们没有机会”她只负责民事诉讼部分,庭审是远程视频,没有交叉询问。

事实少,就容易附着情绪,当时的争议就是因为双方要么隐匿这些信息,说小琪“天真无邪,贞操观极强”,要么渲染这些信息,说她品行不端。

她是被害人律师,依据这些资料,站在她的职业立场上,得到这个推断是正常的。所以我问:“你是觉得她身上有一些你不理解的地方?”

“是”

 “如果她能呈现她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你愿意听吗?”

她稍犹豫了一下,说“这个可以”

 

3

广州中院是一个对媒体很开放的法院,五年前许霆案我采访过他们,这次又去,正是风口浪尖上,他们受到双方舆论压力的时候。

他们也可以选择不接受访问,但是没有,只是很为难地跟我谈。庭长说,“这个事情很简单,是不是已经过去了,不用再解释了?”

我说,“这个案件很多人都认为是正当防卫,对定为故意杀人是不理解的。不理解的话,这事可能会忘,但他以后对法律就不能够很敬畏”

庭长是法学博士,觉得不理解很奇怪:“她的行为有两个阶段啊,前一阶段是正当防卫,没问题,但侵害停止后,第二阶段就是杀人了”

我说“这同一个事,还分成两个阶段吗?比如说一个女性被强暴,过程中无力反抗。结束后,她找到工具杀死对方,这都不算无限防卫权,算故意杀人?”

他说:‘当然啊”

新闻中心的主任是一位女性,和我一起,同声“啊?”了一下。

啊完,我说:“您看,还是需要解释的。”

庭长同意了,但之后我才明白他的顾虑,判决书不是他写的,判决中关于“假想防卫”与 “故意杀人”在认定上存在冲突,法学界对此有争议。人们在面对争议的时候------尤其在代表一个机构面对争议时,常常自觉有辩解的义务,庭长是个懂业务的人,觉得这个事情要解释圆满很困难,有人建议他找各国的法律资料,运用对已方有利的观点来辩驳,总能找着。

新闻中心的这位主任摇头,说了一句“其实,真诚就可以,真诚最简单。”

 

4

这期节目,老范跟我讨论名字时,我说就叫这个事件的“辩析”吧,不叫“真相”,因为这个事件中死者已去,只有一方的陈述和一些旁证。我们尊重小琪的意见,没有去她的家乡和工作地点采访。这些都是天然的局限,我们只能呈现这些条件下的一些事实,不敢自称真相,只是一种尽可能接近真实的辩析欲望。

另外,提问时,有些问题可以问,我没问。

这些问题与案件的判定无关,与基本事实无关,只与人性有关,我听时有自己的判断,但我没再问下去。这样的题材涉及到人之最私密,这世界上有的事,有的问题,只能与母亲,与姐妹,与爱的人分担,或者,只能永远留在一个人不知名的深处。

你是一个记者,你有关切,有采访的权力和可能,但归根结底,只是一个陌生人。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一个恰当的关系,关切超过了恰当,就是冒犯。不因为你是一个记者,就有权逼问所有的问题。

知是职责。不去知,算是一点敬畏吧。

 (这期节目我们对当事人的面部和名字做了保护,播出后有一位观众留言指出,有段解说里,一个镜头拍到的文件里,如果仔细看,可能能看到女孩的全名。编导向宇用了一天的时间将已经上传的网络版取回,返工重新编辑,已覆盖原来版本,才在这里贴出。谢谢观众的严谨,这是对当事人的负责,和对我们节目的爱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想从政,可惜人家不要我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5忧的评论:
ZZZZZZZZZ。。。。。。。。。。。。。

希望你现在睡着了~~~~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尼斯的评论:
尼斯mm好! 我昨天听了下午3点15分白宫的总统讲话现场。他哭了好几回当然是极力忍住了的。我也一起跟着。。。。

这一件又一件的惨案,不知啥时候能唤醒顽固分子?!

放弃狡辩吧,加强控制难度这么大?!

要感谢加拿大最近几十年来自由党政府在这方面的比较长期的决策,
没有象现政府那样紧跟美国的共和党政治,从而给了加拿大一个比较平和与严格相结合的方向。

首先我们这儿有严格枪支管理,其次我们这儿不执行死刑。

难以想象这些家庭怎样过圣诞节。。。。。

还有国内,象柴静采访的小女孩才17,8岁,正是需要指导和沉淀成长的年纪,却失学走进社会了,不出事才怪!象这样的孩子少说有还几百万在社会上吧,也是一种很大的悲剧
5忧 回复 悄悄话
今早倒时差睡不着,上网溜达,一眼就看到那起枪击案,
心直发凉,更睡不着了。。。
尼斯 回复 悄悄话 姐啊,刚刚中午看到新闻才知道你所说的疯了这件事原由,那么多无辜小生命在一瞬间离去,真是让人心痛心碎。。。

我和老公都不知不觉流下眼泪,为这二十个无辜孩子的死去而痛惜啊!!!

脑子很久没有回过来,看着身边自己的孩子,想到那些瞬间失去孩子的父母,如何能承受得了啊。。。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erdong的评论:
谢谢尔东~~~

那个风蝶吻还是看不见。
但曲子我听了~~~~是风笛吹的?很别致的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南山松的评论:
也祝阿松周末快乐!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也喜欢喜欢柴静的访谈.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没细看视频。尊重别人的人,也一定会赢得别人的尊重。

谢谢杜姐分享,周末快乐!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这个社会真疯了 气S俺了! 竟然身背四支步枪进小学校!通不过枪支管制 表明这个国家有太虚伪的法律!

你家里的问题自己解决嘛真不是东西对孩子下手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尼斯的评论:

写得好评点得好,谢谢尼斯mm帮我诠释一个好记者的素质!

这位女子真是东方女杰的写照,不必咄咄逼人不必出言不逊,照样可以有犀利的锐角~~~
尼斯 回复 悄悄话 姐啊,我非常欣赏柴静的职业道德精神,她有着一个柔弱的外表,却拥有一颗强大正义心,一个睿智,有思想直面暴露社会存在的问题的新闻记者。

柴静曾经说过:``假如没有对人真正的关切,就不能成为记者;假如仅仅停留在对人的关切,而不是对问题的求解上,就不会成为一个好记者。这是一个怎样女子,一个锐利和敏锐,坚定与坚持,能冷静客有着一颗理解弱势群体的善良正义之心的柴静。。。

柴静在做最真的自己,在做最好的记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