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MARTINI

希望感动别人就先感动自己
个人资料
DUMARTIN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重庆,你到底是什么颜色?(有照片)

(2011-10-22 13:08:31) 下一个



作者:尹灵

加拿大《七天》报社社长



(   我注:    今天上午大家见了面,在一起有个电视采访节目,刚刚得知尹灵她参加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归来后写有这篇大文章。回家立即拜读了。

感觉文章角度很不错,很有性格,在谈及黑和红这两种颜色上因有第一手材料,可读性很强助人思考!其文字功夫尤在《多彩重庆》段落中表现得溢光流彩!愿与大家分享一下~~~~外加两张照片助兴~~~~ 22.10.2011    记   ))            )




  


本文作者尹灵 夜游两江(摄影:滕维杰)

 

  借着到重庆参加第六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机会,我再一次有机会来到重庆这座充满历史意义,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第一次来重庆,是在上世纪90年代,我还在中国内陆的一个城市工作,被单位派到重庆出差,那时的重庆还是一座地地道道的山城,要拾级而上才能到达城市的另一层,在某些陡峭的地方,还有电梯帮助行人提升,但大部分地段,就是台阶,一级一级的,上去就到了城市的另一个层面。我们在重庆考察了市场,在路边的火锅店吃了火锅,然后在朝天门码头登船沿长江东去。这就是对重庆的第一次印象。

  2009年夏,我带孩子们回国休假,从湘西的凤凰,开车沿319国道,沿着乌江画廊,开了10个多小时,第二次到达重庆。这时的重庆已今非昔比,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鳞次栉比,完全看不出山城的模样;火锅也登堂入室,由路边店转入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城市中心热闹非凡,星级酒店、世界知名连锁店比比皆是,完全的世界级大都市了。

  近一两年来,重庆爆出的新闻,除了打黑,还有唱红,给人最直观的印象就是“红与黑”,使得这个中国最年轻的直辖市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充满了诱惑,她吸引着世界的目光,吸引着世人的脚步,让人不禁要走近她,想了解她,想问一句-- 重庆:你到底是什么颜色?

  

 

  9月16日,我们一行18人结束在海南的旅游周推介活动,从三亚的凤凰机场起飞,飞赴重庆参加第六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从碧海蓝天、椰风习习、极目葱茏的海滨城市三亚到高楼林立、闷热潮湿、人影憧憧的重庆,反差之大,叫人瞠目,整个城市仿佛被灰色的铁幕笼罩着,压得人透不过气来,汗在人的脸上、身体里打转,就像被罩了一层薄膜,蒸发不出来。雾都果然名不虚传。

  我们放下行李,准备走出宾馆,到街上去逛一逛,放眼望去,人潮、车流,霓虹灯、招牌,眼花缭乱,一个鲜活的城市在这种涌动中延伸着、扩展着。打开相机,镜头所致,高的楼、灰的天,仿佛没有边际。我们在解放碑照了几张相,熟悉重庆的来自英国BBC中文网的李文说,重庆的地标是朝天门码头,应该去看一看,大家一致同意。李文说走路大概20分钟,打出租车会快一些,为了增加对这个城市的了解,大家均表示要走路去,不就是20分钟吗?

  谁知道我们这帮人走走停停问问,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才胜利到达朝天门码头,大家对李文同志“不准确”的情报给予了痛批。朝天门位于重庆东北嘉陵江、长江交汇处,江面还算宽阔,壁垒三面,地势中高,两侧渐次向下倾斜,人行石阶沿山而上,气势颇雄伟,清澈的嘉陵江水与黄褐色的长江水激流撞击,漩涡滚滚,清浊分明。我们兴奋地要在码头合影留念,为了能把全部人员都收进相机,想找一个临时摄影师,看到码头广场上坐着两个姑娘,我们请她们来帮忙,令人吃惊的是答案是否定的,我真是怀疑听错了,随后几天发生的事,证实了我当时没有听错,请人照像可能遭到拒绝。这一点儿,和我们一直标榜的中国人热情好客大相径庭。在国外,不论你在哪里照像,都会有“好事之徒”走过来不但热情地打招呼,还会问你需不需要帮忙照合影,因此我们这帮傻冒儿错误地以为找一个路人帮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当然,助人为乐的人还是占大多数,我们在几天的重庆探索过程中,也找到了乐意给我们照相的好人。

  接下来的事更叫人尴尬。我们决定鸟枪换炮,放弃11号,打“的”回酒店,谁知连叫停几辆车,均拒载,就是已经坐上去了,又给轰了下来,路旁的“文明行为督导员”叫我们先不要告诉司机去哪里,先上车再报地点,如果不拉,就是拒载,可以投诉,在“正确方法”引导下,终于有一部分人打到一辆“的”,这时路边的一位“好人”说可以帮忙把我们送回酒店,条件是20元,我们自然求之不得,回到酒店一问,前面打表的那帮人只花了9元。

  晚上我们又出去了一趟,在连叫几辆车无果的情况下,又有一辆非“的”停在了我们面前,条件是40元。办完事,我们很顺利地打到了一辆车,到酒店,计价表上显示23元。

  

 

  在国外的中国人最喜欢唱的一首歌是《我的中国心》,其中有一句:长江、长城,在我心里重千金!据统计,世界上凡是有水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可是无论大家身处何方,在哪条江、哪条河的旁边,都不能阻止大家对长江黄河的思念和依恋。重庆的朝天门码头,就是长江和嘉陵江的交汇处,大家到朝天门码头,不也是为了一睹长江吗?可是多少有些失望,江面不宽,黄色的江水波澜不惊,看得人心里有一种隐隐的痛。人们一再解释,因为上游下雨,上游的水挟裹了很多的泥沙,才使得江水有些黄,可是无论怎样,这样一条孕育了中国的母亲河,不应该是这个落魄的样子。后来我们在乌江和长江汇合处,清晰地看到清澈的乌江水汇入了黄色的长江,即便心里再不甘,也无可奈何,希望滚滚长江,大浪淘沙,千古英雄随风逝去,留下今朝的风流人物,能够治理一个太平盛世,也不愧对大河的滋养,人民的期盼。

  

 

  重庆打黑除恶,是前些时间最吸引人眼球的新闻,大快人心之余,善良的人们多少心有余悸,黑恶势力会不会卷土重来?会不会伺机报复?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论坛特意安排参会代表参观了重庆市公安局。我们首先看到的是打黑行动中缴获的高级轿车,整整齐齐地停在公安局的院子里,第一排中间两辆宾利,其余基本都是奔驰,其他牌子的名车依次排开,足有几百辆。登上台阶,走进公安局一楼的展厅,从手枪、步枪、制毒工具、人民币、美元现钞、名表、首饰、瓷器、字画、古董,各种作案工具和奢侈品整齐地排列着,显示着重庆黑恶势力的财富、地位和实力,同时也显示着重庆市公安局铲除黑恶的战果。在一条长长的通道两侧,展板里清晰地列明了每一个案件的涉案人员、幕后主使、处理结果和犯罪金额。看完这些展览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触目惊心。原来只在电影里看过的血淋淋的场景,展览里都有图片表现,图片还说明了涉案人员、地点、受害者姓名等,最可怕的是一场现代版的“千刀万剐”,黑恶势力要除掉一个不听话的马仔,在城市里上演刀术表演,一刀砍下去,不砍断受害人的胳膊,而是露出骨头和筋肉,然后再砍,一条胳膊上留下了几十道刀口,看得人胆战心惊。从这一点看,不铲除黑恶势力,弱势的人们怎么安居乐业?

  这场打黑之战,反面人物是文强,几乎每一个案子都和他有关,据说处决他也是在渣滓洞附近,极具讽刺意义;而英雄人物除了广大的公安干警,就是公安局长王立军了,因此在我们参观结束,即将离开时,王局长一出场,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位传奇人物显得非常地低调,穿着一条土黄色的裤子,裤缝笔直,白色上衣,干净利落,如果你在大街上迎面碰见,你决不会想象出这就是那位有着坚强毅力和果敢行动力的人,能够彻底铲除植根很深的黑恶势力。

  为保重庆平安而牺牲的英烈们,像红梅一样长眠在公安局的英烈墙上。公安局还有一条星光大道,也是用来表扬英雄的。

  原定行程被整整推迟一个小时,王局成了各位社长、总编追逐的对象,大家都拿出狗仔队记者追新闻的架势,围着我们的英雄局长问这问那,后来有人提议,虽然公安局不许拍照,但王局和大家合个影还是可以的吧?王局欣然同意,然后对照相的工作人员说:每人一张,下午三点送到宾馆去。果然在我们结束参观,回到酒店里,就看到工作人员在派照片,我领到了有我在上面的一张,酒店里的服务小姐看着我手里的照片羡慕地说:和王市长的合影啊?我愣了一下才反映过来,王局还兼任着重庆市的副市长。这一细节表明了英雄在人民群众心里的形象。

  

 

  重庆唱红歌,全世界的中国人恐怕都知道,了解了重庆的“黑”,自然也不能错过重庆的“红”。但是红不仅仅表现在红歌上。红色之旅,也包括在内。因此到重庆,除了吃火锅,看美女,最主要的是参观渣滓洞、白公馆和红岩村。前两次来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去成,这一次作为一个重点项目,我们再不能错过了。会议没有统一安排,是因为参会人员背景不一。酒店里的服务人员说可以坐地铁到沙坪坝,然后打车,我本来是想和大伙儿一起乘地铁的,有朋友派车来,只好分成两部分,我被分配坐车。

  渣滓洞,全名“渣滓洞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位于重庆市郊歌乐山下瓷器口、五灵观一代,它三面环山,一面临沟,地形隐蔽。1938年起,这里被特务改造成秘密监狱,用来关押和迫害革命者,许多可歌可泣、英勇悲壮的事迹便发生在此。渣滓洞分内、外两院,内院有一楼一底的男牢16间,另有两间平房作女牢,外院为特务办公室和刑讯室。重庆解放前夕,特务纵火焚烧了渣滓洞,有15位革命者逃脱,其余皆不幸牺牲。

  我们参观了渣滓洞和白公馆,和小时候想象的有很大出入,小时候一直以为就是一个洞,其实白公馆后面山上审讯犯人的洞更像魔窟。感觉很不好,不是因为参观的是一座监狱,而是因为参观监狱的人太多,一个显示英雄崇高和伟大的地方,像市场一样热闹,失去了庄严,失去了敬重,让人心里很堵。

  出了两座监狱,我们又到红岩村。这是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所在地。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在此居住过。红岩村位于重庆市化龙桥附近“大有农场”内一个叫红岩嘴的地方。这里原是爱国知识妇女饶国模经营的一片花果农场。1939年初,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在重庆成立,周恩来任书记。1939年5月初,日机大轰炸,董必武、博古等率领南方局和办事处大部分同志迁往红岩嘴,散住在农场工人宿舍和堆放柴草杂物的几处茅草房里。当年秋天,由办事处同志自己设计并修建的办公住宿大楼竣工,南方局、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全部迁来办公,从此,红岩村这片红色的土地就成为革命的象征。

  看完这几个地方,重庆算是来过了。

  下面就是唱红歌了。其实重庆开展的不只是唱红歌活动,这项活动的全称是“唱读讲传---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由重庆市各企事业单位、住渝官兵、重庆市的大、中、小学生、幼儿园的孩子们共同来参与的一项活动,通过朗诵、舞蹈、合唱等形式,挖掘爱国的、作人的、做官的一些经典篇章来达到教育、净化人心的作用,我们观看的这一场光朗诵就有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岳飞的《满江红》、范仲淹的《岳阳楼记》、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王怀让的《我骄傲,我是中国人》,还有西南政法大学学生朗诵的廉政箴言等,歌舞则有《我和我的祖国》、《红星歌》、《平安之歌》等,演出当天正好是9月18号,为纪念“918”事变,现场还演唱了《松花江上》、《救亡进行曲》、《保卫黄河》等,这些经典曲目,说实在话,当年在国内时也没有时间完整看过、听过,这次有机会在重庆欣赏,非常地震撼,尽管时代不同了,但是历史不能忘记,警钟要时刻敲响,如果有更多的人不是为了形式而唱,不是为了响应号召而唱,而是真心实意地、发自内心地唱、遵守、实践这些为国、为民的箴言,那么这个活动就是有意义的。

  重庆市的民众一再说,这是熙来书记倡导的,也许是为了证明这一点,也许是拗不过凤凰卫视老总刘长乐的邀请,熙来书记欣然登台,为我们演唱了三首歌曲,演出在《歌唱祖国》的齐唱中结束。熙来书记说“通过今天的活动,我发现我不仅可以在公开场合讲话,也可以在舞台上唱歌”。据说这确实是熙来书记在公开场合第一次演唱。真也好,秀也罢,博书记的个人魅力是阻挡不了的,那翩翩的风度,幽默的讲话,代表了中国领导人的另一种风范:他们不只会念报告,他们也可以在公开场合即席演讲,他们不是只会正襟危坐,而是也可以上台一展歌喉。

 

 绿

 

  论坛开幕的第一天,黄奇帆市长给我们开了一个媒体见面会。他娓娓道来,就像在讲着一个古老而美丽的故事,重庆的形象,缓缓流淌出来。像许多城市一样,重庆也有自己的LOGO:以人人重庆为主体,两个喜悦的“人”心手相连,形成一个“庆”字,既寓意双重喜庆,又代表人文关怀、以人为本,同时也表达了重庆人开放的胸怀,表达了人人共建、人人共享的城市理念,很了不起。和重庆LOGO相对应的,重庆还有“五个重庆”建设这样一个目标,即:“森林重庆、畅通重庆、健康重庆、平安重庆、宜居重庆”。在重庆的几天里,我们体验了重庆的绿,公园、大路、绿地等确实绿化得不错,如果能够通过绿把雾都、火炉的帽子甩掉,那真是善莫大焉,即便不能,森林重庆至少可以做到缓解和调节气候,去掉灰色罩子,也算立一大功。

  这些天行走在重庆的街道上,看到大街小巷,遍布银杏,道听途说是有人揣摩了熙来书记的喜好,把全国的银杏树都买完了,光一个綦江县就花了8千万元种银杏。道路两旁的银杏树密密麻麻。我见过参天的银杏树,枝叶繁茂,看到重庆这里这样种银杏,多少有些替银杏委屈,将来长大了,没有空间了。不管是谁的喜好,种银杏也好、桂花、梧桐也罢,不要过,过了就不好了。据报道,森林重庆已经造林800多万亩,去年还评了个国家园林城市第一名,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303 天。我们在重庆的几天,先是40多度的闷热,熙来书记说已经比前些日子凉快多了,惹得大伙哄堂大笑,接着便降温15度,害得大家都把夹克拿了出来。

 

 多彩重庆

 

  其实重庆的颜色是多彩的。

  “有山无水不秀,有水无山不壮”,而重庆的魅力在于有山有水。钟灵毓秀的山水风光、源远流长的人文胜景,让人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振颤,体验到传统与现代、历史与未来的交汇和撞击。“名城危踞层岩上,鹰瞵鹗视雄三巴”清末文人张之洞这一描述,形象地说明了重庆在地里上的磅礴之气。“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首诗把重庆的柔美表述得一览无余。

  “天下夜景在渝州,此景只应天上有,万家灯火不夜城,乡情浓浓享不够”。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们登上了观光游轮,一杯清茶,一只悠扬的曲子,凭栏远眺,两江环抱的山城,四岸万家灯火,霓虹闪烁,那一抹五彩天空,放佛是美女的发丝没入江水之中。那流光溢彩的建筑物外饰,把夜的重庆打扮得分外妖娆,如梦如幻,时而浓墨重彩,时而淡抹写意,朦胧中透着诗意。

  白天走在重庆的大街小巷,可以看到多姿多彩的重庆美女,皮肤白皙,身材苗条,紧跟潮流时尚,却又不拘一格。悠闲自在,快乐安宁。这是一道最亮丽的城市风景,把宜居重庆诠释得自然流畅。

  重庆除了美景、美女,值得一提的还有美食,说到美食,必须要提重庆火锅。火锅文化积淀深厚,独具特色。火锅,起源于明末清初的嘉陵江畔、朝天门码头船工纤夫的粗放餐饮方式。“火锅”一词既是饮具、盛具的名称,又是技法、吃法的统一,表现了中国烹饪包容、和谐之道。从原料、汤料的采用,到烹调技法的配合,同中求异,异中求和,使荤与素、生与熟、麻辣与鲜甜、嫩脆与绵软、清香与浓醇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令人流连。

  昨天去吃火锅,听饭店的服务员说火锅革命了,不用老底了,改用一次性锅底,火锅也“绿”色!

  就要告别山城了,朋友说还有几处旅游景点没有看到,是否在临行前补课,我说还是留着吧,留一点儿念想。应该说重庆之美在于大自然天然浑成,在于城市大气磅礴,在于刚毅,在于温柔,刚柔相济应该是这座城市的真实写照和魅力所在吧。






   中间红衣这位就是尹灵。。南川说话很绘声绘色。。。黑衣女生小周和摄影师都是远道而来!!!

谢谢冰蓝,在她诊所接待客人们。。。但是,我的位子上没人~~~~~







发现这个!! 用易拉罐做的照相机啊   嘿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1)
评论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freshview的评论:
谢谢谢谢哦,就是想让大家知道----这是我,以后在街上在磨里可以如见亲人~~~~哈

开玩笑的。。

问好月儿!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雨落清痕的评论:
哇呀,那就更加神奇啦~~~
(其实我到过你博客里翻箱倒柜的看,想知道你是不是重庆人。。。没查到,哈 我不是FBI)

我估计你在重庆住过些日子的对吗,那么熟悉!!
freshview 回复 悄悄话 太喜欢杜姐这张照片了,好像和杜姐面对面一样让人高兴!哈格!
雨落清痕 回复 悄悄话 回复DUMARTINI的评论:杜姐姐,你猜错聊,我不是重庆妹子,俺是新疆妹子~~嘻嘻~~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含嫣的评论:
含嫣mm你好!

我也是头回见这样的手工所以喜欢.
是很简单的做法,不能用,只能看...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华籍美人的评论:
是吗

我很久没去重庆了,有几十年之久了。。。
应该会很惊叹那日新月异的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dell123的评论:
没很明白你的中心意思,不知道怎样回答你的问句。。。
这位朋友也喜欢童年的重庆是不是这样?
dell123 回复 悄悄话 有人说重庆黑,你就信,血雨腥风的,我在重庆20多年,咋不觉得也。把黄木角树全换了,这还是我童年的重庆?说银杏树是买的,那是扯淡,那是农民到山里挖的,这又如何算帐啦?土共高官杀人从来都是有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如果文强该死,全国该死那就多了。知不知道,原重庆市公安局里想跟文局有一腿的女警有多少?都是因为局长的淫威呀?等Bo高升了,重庆人民还要帮这些个政绩还债,你做何感想?
华籍美人 回复 悄悄话 去年初冬在重庆过了几天。住在你背景洪崖洞,解放碑附近。。。感觉灰常好。
含嫣 回复 悄悄话 杜姐,神采奕奕,好棒哦。

易拉罐做的照相机是真的吗?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雨落清痕的评论:
不知道雨痕mm是重庆妹子啊!象这样介绍全面的文章,让你感觉思乡了吧?

你一定爱吃辣

哇哈哈~
雨落清痕 回复 悄悄话 哇哈哈,一看到“重庆”这字眼就把俺吸引了~~
那熟悉的朝天门码头、长江与嘉陵江交汇、渣滓洞和白公馆、江边的万家灯火、闻名的南岸火锅。。。
谢谢杜姐分享!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虔谦的评论:

QQ你来过了~~~也很想最近回去一趟,天南海北的走一走!

问候你!!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紫萸香慢的评论:

呵呵,最后那句,mm你让我笑出声~~~

作者还是有自己看法的---讽刺的意思还是在的
比如这儿

“看到重庆这里这样种银杏,多少有些替银杏委屈,将来长大了,没有空间了。不管是谁的喜好,种银杏也好、桂花、梧桐也罢,不要过,过了就不好了。据报道,森林重庆已经造林800多万亩,去年还评了个国家园林城市第一名,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303 天。我们在重庆的几天,先是40多度的闷热,熙来书记说已经比前些日子凉快多了,惹得大伙哄堂大笑。。。”
嘿嘿

祝你周末快乐啊~~~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杜姐,你是敦厚人,从你从来不删我唱反调的评论可以看出。不过就此文而言,你对朋友太厚爱了。在外人看来,这篇真是奉旨作词之作,满篇都是xx市长,xx局长的称呼,咋看以为是重庆市委宣传部的稿子。因为加国的华文报纸,除了称呼总理总督要加官号以外,其他省长市长,除在最开头介绍一下官名,比如"省长金宝尔(上界BC省长)说..",以后就是直呼名字了,金宝尔这样,金宝尔那样。从来没见过整篇文章都是金省长长,金省长短的。

从薄太子一贯重视宣传造势的性格看,估计重庆市委赞助了这个大会,补贴了一些车马费。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很亲切。这次回国也听人讲起重庆的“红”了:)问候杜姐!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紫萸香慢的评论:
紫萸mm请息怒哦,呵呵,尹灵不是作为记者去报道这次旅行的,这只是她博客里的一篇极好的个人观感 行文角度极好,材料也充实,我喜欢啊,所以被我劫持了过来。。。

问好mm~~~~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紫萸香慢和天然妈的评论:

紫萸姑娘和天然的妈妈,我认真读了你们的留言和感想,并好好想了想----为什么同一篇文章对同一座城的描述不同人会有很不同体会和感触(估计你们都是四川原籍人氏,对那儿的地理人文有很深了解和感情)

原因大概是---深入程度不同感情系连不同!

作为旅游者写文章,比如我,对重庆的现状和过去从没有深入了解的话,看到啥就写啥了,是第一观感起作用,很容易被自己亲眼见到的素材而打动。至于这些素材的来源和历史是不晓得多少的。

而对这城市的过去现在有很多关联或了解的当地人士,写自己家乡的古今往来,写法又会非常不同。很容易进行新旧对照,所发掘的感触可以说更加有针对性也更深入些。

我不禁想起自己对故乡今日的感觉了。

很陌生很陌生。。。很看不惯很看不惯。。。想念所有的“小时候故事”,尽管那个城市并没有善待自己过。。。

同刚去上海工作的年轻人的看法,同外国人去上海旅游的第一观感肯定会是不相同的。

谢谢你们俩,让我看到一个更加全面的重庆!!这不,收获更大了!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红豆红的评论:

对呀!所以我才惊奇啊。旁边探头的朋友确实是文学城的美女一片竹叶啊 嘎嘎~~~
她也感到了好奇

今天天气很阴!

不是很利于外出,秋天眼看要过了。有点伤感~~~
红豆红 回复 悄悄话 杜马姐,咋能把啥都变成相机呢???
最后那个真是美女呀,哈哈~~~
周末开心快乐!!!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杜姐,这篇文章大有拍马屁之嫌,读了实在不舒服。里面的红与黑全是根据官方所言,没有一点记者自己的调查,这是什么报道?

重庆人脾气火爆,历来喜欢打架,搞几张血淋淋的照片实属易事,打人的砍人的很多根本不是黑社会。薄太子为了搞政绩硬把以前的重庆说成个血肉横飞的黑道社会,实在是一派胡言。幸好以前重庆同四川分了家,我弥陀佛,要不薄太子主政四川,成都不要倒了大霉?
天然妈 回复 悄悄话 不喜欢现在的重庆,小时候解放碑是我们心中的一片亮地,那里有最大的新华书店.可是现在回去看看都变样的,整个城市没有一个整体的规划.建筑区一看就知道是不同背景包工头利益协调建出来的房子.而且屡屡在新华书店买到假货.物质上去了,重庆人比以前却俗了更势利了.以前的重庆有味道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南山松的评论:
确实,花了功夫写的文章就是不同!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南山松的评论:
嘿嘿。。。

过奖了~~~

我两方面都不是的a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非常全面。

尹灵和杜姐一样,都是美女作家:)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石库门的评论:
好好好,今天给朋友们一个笑一笑我的机会吧

呵呵

首先 我用了很多很多的粉底霜
其次 我把照片上的脸用砂皮打磨过了
最后石mm请留意 我的搞笑脾气到哪儿都不改DE
~~~

你星期天玩什么呢。。祝新一周好!
石库门 回复 悄悄话 杜姐的皮肤很好~~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米德1的评论:
米德你好~~~

看到我的双下巴了吧,我要减肥 已经减了一斤,(@@)而下巴受地心引力的影响看来减不掉!)))

重庆我还是70年代年轻时去过,太没印象了!

我把最近回国要跑的城市及地区画了一张表。有重庆(或成都)
米德1 回复 悄悄话 杜姐形体真棒!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