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MARTINI

希望感动别人就先感动自己
个人资料
DUMARTIN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读润涛阎的书为何让我大恸?

(2011-07-23 09:49:45) 下一个






大提琴曲                                      《殇》


(诚谢林贝卡mm提供音乐!)


===============================================




《润涛阎文集第一集》,书最近刚刚收到。

我还没读完,但是家里已经有人读完了。

这几天刚刚遇上酷暑,从来没有过的大热。据说可达摄氏45度效果,那种桑拿浴室里才有的濡湿热浪非常讨厌,动一动就让人满头汗,赤红着脸颊老是想找凉水淋身,晚上在没有空调的屋子里根本无法入睡的大热天,她,我女儿,竟然在这样的天气里迷上了读润涛阎先生的新书。

经过一个下午,一个傍晚,一个晚上,一个夜里,第二天早上她告诉我:书读完了。(我在第一时间里就送给她一本,并没有附加任何说明的语言,只说----读读吧。妈妈一个朋友写的。)))

这个世界她并不熟悉,这个世界太残酷。这本书给她上了一课,同我这个妈妈一生所教给她的东西相比显得那么不同,相信作用也就不一样。

(为此我谢谢你阎先生!)

“但是为啥这本书这样命名,你知道了吗妈妈?” ---- 然后她问我。

她把书最后的一段,那些网上从来没有发表过的几千个字读给我听了,虽然读得疙疙瘩瘩,很受她水平不高的中文程度的限制,因有些不认得的字,还呃呃呃地打着“格愣”。

可是我这边已经把持不住。

惊秫?悲愤? 难过?我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听到这故事那一时刻的感受。只觉得强烈的酸涩涌上鼻腔。我大恸了。

一直是以“时代幸运儿”来定位阎先生的,知道他从廊坊家乡这样一路走来,85年来美国留学,如今事业有成家庭美满。。。

天助英才得天独厚?

早已习惯了从润涛阎文字中读他超乎平常人的才思,还有他的博学和睿智,尤其是他的幽默。

这幽默感是最使我忍俊不禁的。似乎再苦难的生活再愚昧的时代再残酷的事件,在他的笔下娓娓道来,纵横捭阖,不算狠毒,却入木三分;貌似论证翔实,常常又不无荒诞。。他会在琐细中提炼出一个又一个笑料,让人含着泪水大笑,大笑过后却没能摆脱忧伤的感悟,为那个社会背景中的小人物们。。。所以作为同时代的人,读他的文字对我来说既是消遣也是享受。

但是我今天却感到了意外沉重的一种痛。揭开一块貌似痊愈的疤看到真实人面的可恶的那种心痛。

怎么会这样残酷啊!一个小孩子因嫉妒竟会残害另一个孩子!后果,他想过这样做的杀人一般的后果吗?

以致----

“我并不是不想把这段故事写出来,而是每次动笔,都被心里的达达滴滴血声抑制住了。。。。那是内心里最不能碰的一块伤疤(润涛阎)”

----“我早已适应了,没有了不方便的感觉。人的大脑和身体是非常奇妙的,适应力极强。所以,没有了痛苦。只是回忆起来心理的痛苦,不是肉体的痛苦。(润涛阎)”

我为自己常常在阎先生博客里留下调侃式的语调感到不安。同时也生出很多敬佩---阎先生,佩服你凌驾于个人恩怨之上的彻悟。佩服你的坚强。内心的那种力量。

相比之下, 我现在的记忆却是选择性的,那些痛苦的艰难的受辱的往事,让我心里感到十分排斥。不愿去认真回忆只是绕着走开只想享受当下的我,受不了揭伤疤那一刻的痛。。。


这方面我要向你学 ,

阎先生。


--------------------------------------------------------------


回复:

您写得太好了!不过,我没有您说的那么优秀,就一有教养的孩子而已。在那个年代,疯狂的事很多很多,比起被活活打死的地富反坏右甚至无辜的贫下中农,我还是幸运的。您看周恩来的养女都死的那么惨,一丝不挂,脑袋上有一个大铁钉子,是被这么弄死的。那年头每天看到自杀、斗争大会、武斗,也就比较起来看,自己还是幸运一些。

当年,我以为只有农村人那么野蛮,城里人不会的。但后来得知,北京市打死人是那么普通,大学生逼教授跳楼的比比皆是。清华几乎天天都有跳楼的。所以,没有教养的农村人野蛮的很多,但知识分子中也有那么多野蛮的人,就是社会出了问题。

我如果生在城里可能好点,总起来讲,我还是喜欢城里人多些。农村人野蛮起来比较可怕,但善良的人也令人感激涕零。我碰到很多善良的老农民,也碰到了很多野蛮的人。但在那个年代,疯狂的人很多很多。我还有很多故事,以后慢慢写出来。这个扎眼睛事件也跟老师不保护我有关。我文章里谈了一点点,其实在文革开始前,我的小学老师都差点把我开除。不喜欢我特立独行的思维,认为我思想反动。这就给了同学们嫉妒我的同时可以联合起来欺负我。我很快就写一篇文革前的故事贴在博客里。

谢谢杜姐关心。

润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5)
评论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加州花坊的评论:
亲爱的花姐,很抱歉我刚刚看到你的留言(还有忧忧小兄弟~~)

你说得对,需要有人来揭露,如果不伤害自己目前的心情的话

我刚发现一张平反通知,是给我父亲的,平反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在他去世了十一年之后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忧忧国愁的评论:
谢谢你忧忧这么说。好青年啊!
加州花坊 回复 悄悄话 杜马好友:他的书我读完了,还买了一本给儿子。说实在的,我喜欢他那些揭开伤疤的文章,因为那是真实的历史。当然,不是每个人可以承受那重新揭开伤疤的痛苦,对你和同样有这样经历而不愿再痛的的人无可指责。但是,这也是我敬佩润涛的原因。他敢于用那支犀利的笔细腻地写下那些生活在底层的农民的真实境况。我觉得只有这样真实地记载,可以把恶人的本性揭露无遗,把历史放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世人了解真相。我们需要更多的润涛们,为了那段可怕的历史不再重复。
谢谢你的书评,也谢谢润涛的勇敢。
忧忧国愁 回复 悄悄话
值得庆幸的是我早已订购润老先生的书,作为晚辈,确实有很多可以学习的!
我每天工作重点之一也是看润老先生,井底老哥的博文,这是不可或缺的
当今的年轻人,很为那个年代的你们疯狂,敬佩,至少我是这样的!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美丽风景的评论:
阎先生的头绪确实很多。
。呵呵

没关系的,我们就选择性的读好了~~

估计还是时间不够,没能充分阅读。。。
还有生活的时代差别(代沟~~~)等等

问好美丽mm
美丽风景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姐姐介绍。 俺跑去阎先生的博克看了。 文字挺爽快的, 但东拉西扯地, 至少俺没理出个头绪。 恕妹妹直言。
我自己也是选择记忆的人。 姐姐不必自责。
祝夏安!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林贝卡的评论:

是我要谢谢你小林,你对音乐的感受和熟悉,常常令我惊讶不已~~~~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不要有压力,偶像,有机会有动力再写好了~~

反正大家一直会跟读的!

问好了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梁山石燕的评论:

哇,你归纳得真是好。我有时候一感动会说不出话来,只会哭。我都读了好几遍你的感想!!

谢谢石燕,我加你为朋友了!还有与雨共舞,我也加了你~~抱抱!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与雨共舞的评论:

我到现在都没读完。我和我lg一样的心情舍不得读完。。。幸好还有第二第三集

谢谢你的直抒胸臆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美式国际独裁民主制的评论:

你平和下来,我就留下你 做个朋友啊?
林贝卡 回复 悄悄话 祝贺《润涛阎文集第一集》出版,谢谢杜姐的推荐和介绍。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叶子、南山松网友,我的博客号码是1666.

谢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先谢谢杜姐全家!谢谢含嫣、石假装、苏颜坊、雨落清痕、闲人、沉鱼、与雨共舞、五弟五哥、梁山石燕等兄弟姐妹们的抬举!不胜感激,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写文章,报答大家的厚爱!

润涛阎敬上!
梁山石燕 回复 悄悄话 是啊,我收到后大约一周就读完了,这一段最感动。其实他展示的都是那个时代最真实的社会生活画面,一个个人物都有血有肉丰满润泽。那一段挫折应该是他人生第一个横祸,但是他居然毫不气馁,也好像这灾难与他无关似的,坦然处之,直接立下了学习医科的志向。。。其实,应该说,在他那个时代,90%以上的同龄人都被那个时代的局限和生活的磨难打垮了,但他作品里展示的自己至少前30年一直都在超越。。。
独目观世后面还有,期待!
这首曲子太般配了,谢谢!
与雨共舞 回复 悄悄话 这书读了,从头哭到尾, 当中也有大笑过, 与杜JJ同感,抱抱
美式国际独裁民主制 回复 悄悄话 删帖可以,在家里一言堂别人干涉不得。不过先把自己的话说顺了(包括你的正文)。别了,留着你的一言堂。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美式国际独裁民主制的评论: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说话这样语无伦次的 开头那几句就思路不通顺,让人读不下去。

看你写了这么多 也挺不容易的。有几千个字吧?如果你想说服我同你一起与润涛阎战斗 如果你想把一件政治上的事讲明白,起码先得分分段呢?

还是从国内翻墙进来没法分段?!

你以为别人都是你的假想敌?你先虚构好对手分好左中右派然后开战?事实上对方并不是你所想象的呢。这简直就跟唐吉珂德差不多了!

也许我原来正是你那一派的,被你这么一混淆,这么一来也站到对方去同情被你骂的人了!

好了,我要犯老毛病了,绕开你,享受当下。。。对爱听你说教的人说去吧!

若再来训话一次,就再删一次。这儿是我家!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美式国际独裁民主制的评论:

我不明白你说的和我的文章有何种必要联系
也不晓得独裁民主制啥意思
删了~~~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224339的评论:

但我不明白你说的和我的文章有何种必要联系,删了~~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苏颜坊的评论:

苏颜mm,同你那儿相反我们这真热呢~~~不过今天早上天突然凉快了,可以多写几句了。

由于家庭由于时代由于个性,我从小一直是温和甚至懦弱的,现在老了 哈,也改变很多,但依旧不是很有底气 ))

所以看到你的据理力争感觉很羡慕,我是你粉丝~~~

你看过润涛阎先生的文章吧,很高产很博学的。。

如此出类拔萃的一个,今天的成就是多少年来克服心灵和身体的痛苦换得,多么不易!

谢谢你所归纳的 但洒脱的人不是我~~~揭开伤疤,我十分痛恨人性的卑劣。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沉鱼的评论:
你好沉鱼,
请你赶快同他悄悄话联系啊?
沉鱼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他的扇子,在欧洲,请问怎么能买阎先生的书?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闲人Filiz的评论:

菲菲也读了这本书了!对,相信每个人读到最后都会有很强烈的触动。。

谢谢你!!
闲人Filiz 回复 悄悄话 你这篇也道出了我的心声!情真意切!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石假装的评论:

嗯 润涛阎粉丝很多的,我也是一个~~常常去读 不过做潜水的隐身人。

发现会有粉丝提出一个社会或政治 经济方面的热议题想听听阎先生的看法,不久就有一篇长文章问世,这个现象很有趣。。是一种写手和读者之间的信任和尊重吧。

石假装mm,问一个周末之好啊!!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五弟五哥的评论:

五弟我刚从你们家拐回来。原来你来美十年了!值得祝贺~~

谢谢你安慰。。我缺的是直面的勇气,好多往事,连回顾的勇气都没有,正表明我还是心存芥蒂甚至对那些欺负过自己的人的具仇视?还没有放下。。。

而阎先生就比我超越很多,彻悟性更好,他敢把残酷撕开让你看。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雨落清痕的评论:

雨清你好~

是啊好书给人的感受就是强烈。
苏颜坊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文章我本来在手机上上网看的,回来忍不住过来顶一下。我读的时候心里有一种痛感:往往,很多作者没有办法把一些很伤痛的故事写出来,是因为写得时候的确是重新拉开伤口一点点审视的感觉。一个个方格字,一滴滴血。佩服一下阎先生的勇敢细腻,也佩服一下杜姐的坦诚洒脱!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没有读过,既然杜姐赞,俺也找时间看看。

“比之下,我现在的记忆却是选择性的,那些痛苦的艰难的受辱的往事,我心里感到很排斥的,却不愿认真回忆,只绕着走开,只想享受当下。。。”这样做没有什么不好啊!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我也特别喜欢。张这么大第一次当粉丝。老去抢沙发。
雨落清痕 回复 悄悄话 能让杜姐姐感动,一定是很感人的书~~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含嫣的评论:

含嫣mm,看到你来就高兴!是的 感动和称赞交织
还有真想大声疾呼一下:


赶紧都去看含嫣啊,她的小说上海红颜的闺坊故事

更新了~~~

祝夏安!

含嫣 回复 悄悄话 杜姐,阎先生的书我也承蒙朋友相赠读了。正如你所说,他的文字魅力确实是无代界的。

为他的经历和感悟而感动。为他的才华卓越而赞叹!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雨滴的评论:

她中文书还是买了很多的。

我以为这次她不一定读,所以并没有施加压力。结果不仅连夜读完了,还感受很多地讲给我听。
我想这是得益于阎先生的文字魅力无代界的缘故。。
我们家ld是这样说的:好看!我还舍不得读完,就慢慢享受吧。。。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雨滴的评论:
雨滴你好!你同叶子的题图相似,都是眼下最需要的清凉啊。
有时我会大脑停顿分辨一下谁是谁,呵呵~~

相信喜欢阎先生文字文风的人不在少数,但我今早感觉到了震惊。以后,大概你会知道为啥的。

听说阎先生会在博客里再写一下文革之前的往事。

祝周末愉快啊!

雨滴 回复 悄悄话 我和LG也是阎润涛的扇子呢. CO: 喜欢他超乎平常人的才思,还有他的博学和睿智,尤其是他的幽默.

你女儿竟然能读润涛阎的书, 中文很厉害嘛.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J_man的评论:
热昏吧你笑啥。
J_man 回复 悄悄话 lol,笑昏过去了。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叶子~的评论:
叶子姑娘你好~

润涛阎的博客啊,就在书架的首页上呢

我给你这个链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index.php?blogID=1666

面很广,可以挑你喜欢的内容先看起来~~

~叶子~ 回复 悄悄话 杜姐,谢谢你的分享!

你这么敬佩润涛阎先生,让我也不由地对他产生敬意。你能推荐他的博客地址给我吗?

祝杜姐周末快乐!
DUNARTIN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南山松的评论:
是的,读书同网上看文章感觉好像不一样的~

谢谢你的问候!周末愉快阿松!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一定是非常感人的佳作,让杜姐这么感动。

问好!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