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流沫

笔名水影,此名水沫。本博客原创作品,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水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夫妻关系 (8)

(2018-08-10 07:57:25) 下一个

8。

眉红回来上班的第一天,东辉看见眉红的那一刻,他的眼睛完全离不开她。刻骨的思念终于有了释放的时刻,他几乎从上到下把眉红看了个遍。办公室里有了眉红,瞬间一切都变得鲜活生动起来。虽然他心底为了离婚的事犹有烦思,但是看见眉红回来了,他心里的喜悦盖过了一切。

中午他们一起出去午餐。在办公室里他们的办公桌成九十度角,中间还隔了一个同事,东辉也不敢表现得太肆无忌惮。在餐馆他们相对而坐,东辉近乎贪婪地看着她,他感觉到眉红的眼神也是同样的热切和渴望。

这是一家离公司不远的韩国餐馆,天气转凉,他们各自要了热气腾腾的石锅饭。几只小碟装了各式韩国酱菜,先端了上来,微辣爽口。

假期过得怎么样?东辉夹了一颗酱花生问道。

还不错。眉红轻描淡写地说道,她也夹了一颗酱花生,又关切地问:你呢?

我太太同意离婚了。东辉这件事还没有跟别人提起过,但是看到眉红,他第一时刻就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真的?眉红眉毛微微挑了挑,接着又说:离婚本来应该是件坏事,但对于你应该算是好消息。你这么出色的人,应该有更好的女人,应该得到幸福。

东辉最近也是为着离婚的事心烦意乱,虽然他们没有小孩,但是离婚依旧是一件伤筋动骨的事,他对于秀玫也并非完全没有感情,看见秀玫悲伤决断的样子,他的心里也有几分痛悔。说到底,他这次离婚主要是因为眉红,那么眉红会是什么态度呢?她跟男朋友的关系到底如何?想到这儿,他便顺着眉红的话问道:你得到幸福了吗?

眉红愣了愣,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她休假的这些日子里,虽然跟孙坚在一起,可是她发觉自己是如此思念东辉,这是一种她从未有过的相思。孙坚搬到外州时,她也想念过他,但那种想念更多是因为寂寞,很快就因为工作、因为东辉的陪伴而化解了。现在她跟孙坚在一起,却依然觉得寂寞,心的寂寞。她是如此想念东辉,想念他温暖含笑的眼神,想念他妙趣横生的言语,想念他玉树临风的风采,想念两个人在一起那种心心相印的默契。东辉是个已婚男士,以前她虽然喜欢东辉,但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而且自己也是即将结婚的女人。可是现在东辉真的要离婚了,而且她明显感到东辉对自己的好感,自己应该有所表示吗?那么孙坚又怎么办?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就低着头实话实说:我不知道。

东辉两只手不停地摩梭着,紧张地等着眉红的答案,若如眉红说她已经得到幸福,他便只有退却,他本是一个被动的人,做这种夺人之爱的事不是他的风格。现在见眉红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他微微舒了一口气,这么说他还有机会。可是他还有多少时间呢?他接着又问:你们有结婚打算吗?

眉红说:大概明年夏天吧。孙坚刚过去不久,争取终身教授非常辛苦,我这里本来要等公司上市,可是现在这个形势,不知什么时候才会上市呢?

东辉有一种迫切感,他只有半年的时间了,他看着眉红,眼神深深切切地望进了眉红的眸子,声音中有种慎重:眉红,我想问你一件事。

服务员在这时走了过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石锅饭上了桌,"滋滋"冒着热气,白饭垫底,上面整整齐齐地码着酱牛肉,黄芽菜,胡萝卜丝,紫菜丝,黄瓜丝。

什么事?眉红一面搅拌着石锅饭,一面问东辉。

东辉忽然犹豫了起来,说什么呢?他从来没有追求过女人,眉红是有男朋友的女人,他自己也只是在讨论离婚之中,还未恢复单身。这个时候跟眉红表白合适吗?这样匆促表白万一不成在一个办公室还怎么工作?也许他应该等到离婚申请递交之后,也许他应该再深思熟虑做些准备。。。想到这儿,他支支吾吾地说,哦,没什么。那个。。。你会参加公司的圣诞酒会吗?

眉红期待地望着东辉,却听他只是问圣诞酒会,就点点头说:我会去。

到时你会穿礼服吧,一定很美。东辉憧憬地说道。

大家一定都会穿得好光鲜的。眉红抿嘴笑了笑。

节后不久,东辉从家里搬了出去,他在公司边上租了一个公寓。

他跟秀玫讨论了离婚协议,带走了自己的401K和公司股票,他的车子和衣物,其余房子和积蓄统统留给了秀玫。

他拎着两个大皮箱,开着他的蓝色凌志,就这么独自离开了。

圣诞前夕,股市更加低迷,经济一片萧条。

公司上层一直在和几个大公司恰谈有关收购的事宜,但都没有敲定。公司已经不敢再象以前那么烧钱了,圣诞酒会从最初计划的五星大饭店换作了乡村俱乐部。

宴会大厅还是金碧辉煌。同事们都特意装饰过,男的燕尾服、西服,女的晚礼服,鬓影钗光,焕然一新。 眉红一袭红色长裙曳地,无袖镂空,长长的耳堕子垂下来,一头长发高高挽起,露出洁白颈脖,穿六英寸红色高跟鞋,显得袅袅婷婷。东辉惊艳,目光久久不能移开。东辉黑色西服,雪白衬衫,更显玉树临风,气度不凡。

中国人坐在一桌,多是成双成对。孙坚不在,眉红是单独赴宴,正在闹离婚的东辉也是单身一人,两个人便坐在一起,男俊女美煞是好看。

晚会开始,首先领导讲话。CEO告诉大家,有一家投资银行已经承诺再投一笔钱,星期一就签约,公司至少可以再维持一年。而这一年里,只要市场形势好转,公司就会上市。

真是风水轮流转,一年前那些投资银行可是抢着给钱,现在却是难找的很了。东辉议论道。

是啊,总算还找到一家,现在外面工作也很难找,不求发财,至少还有工作就好了。李川说道。

领导讲话完毕,大家开吃。

晚餐是自助餐,三文鱼,大虾,橘皮鸡,烤牛肉,蟹糕,烤蔬菜等等,十分美味。香槟,红、白葡萄酒任选,眉红喝了一点红酒,脸色微微酡红。东辉给眉红拿了很多甜点,菠萝蛋糕,奶酪蛋糕,巧克力蛋糕,他知道眉红爱吃甜食。

乐队响起,喧染了气氛,大家开始三三两两地跳舞。

可以吗?东辉转过头来看着眉红,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眉红将纤纤玉手放在东辉的手上,两个人起身走向舞池。他们手握着手,眉红的另一只手搭在东辉的肩上,东辉虚搂着她,两个人和着柔曼的乐曲旋舞起来。虽然他们时常出入成双,在想像中已经缠绵缱绻,但事实上他们从未有过肌肤相亲,这还是第一次有肢体接触。两个人有一种无言的融合与默契,他们拥搂着,沉迷于对方的体味和温暖,心里都涌上一种欢喜。

东辉紧握着眉红的手,随着音乐微微摇动着身体,他有一种搂住眉红的冲动,他喜欢这个女人,他想要这个女人,他还是有机会的,不是吗?他应该向眉红告白,他相信眉红对自己也有感觉。可是这个地方不太合适,熙熙攘攘,人声噪杂,又有众多同事。他要找一个安静的场合,他已经准备好了,事不宜迟,他打算星期一就付诸行动。

东辉就开口说道:星期一我带你去一个法国餐厅。

眉红点点头,她对于东辉的提议一向温柔同意:好。

到时我有事情跟你说。东辉的声音中有种郑重其事。

嗯。眉红柔柔地应了一声,她抬起头看着东辉,眼睛亮晶晶的,如流星滴落。

 

Previous Chapter: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80/201808/7772.html

Next Chapter: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80/201808/12842.html

夫妻关系目录: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80/120293.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