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博客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正文

致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公开信

(2019-06-12 09:17:52) 下一个

致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公开信

----来自一位改革开放的支持者

鲁迅九

我读罢《天安门母亲群体:致习近平公开信》(1),觉得你们信中的很多内容不属实,被夸大了。

在信的开头,“六四”被你们称为“六四”大屠杀。你们称:“当局动用数十万全副武装的野战军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及广大市民,用一场血腥的大屠杀确保所谓的国家稳定和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 这话说得实为不妥,完全不顾事实。

在整个“六四”过程中,死亡人数共近300人,其中,军人死亡23人。如果你们非要认为“六四”是一场大屠杀,那么请问是谁屠杀谁?面对那23名死亡的军人,可以说是,学生和广大市民残忍屠杀军人。甚至是,在这些军人死后,还要焚烧尸体,满肚子的肠子都流出来了,何其残忍!再如果按你们所说的,这些学生和市民都是手无寸铁的,那又如何造成这些军人死亡的?是被学生的牙齿咬死的吗?谎言永远都不能自圆其说。事实上,这些学生和市民都是些武装起来的武装分子,他们手中都持有砖头、棍棒、菜刀、燃烧瓶,还又从军人那里夺过来的枪支弹药,可以说是真的武装到了牙齿。

有一点,你们说对了,这些军人都是全副武装。我这里还要给你们补充一下事实内容,当局动用的部队远超过十万,是三十万人,都清一色地配制冲锋枪和机枪,这是当时军队的正常武器的配置,代表当时的武器的水平。军人嘛,就应该如此全副武装。

一只冲锋枪射击的速度可以达到每分钟600发子弹。当时,从木樨地到天安门广场这段5公里的距离,部队走了12个小时。为什么这么慢?还不是因为学生和市民对部队进行了武装阻击。如果部队真的是大开杀戒,一路都用冲锋枪开道,加上坦克的火力,这5公里的距离最多只需1.5小时就够了。而且,从冲锋枪的射速可知,一只枪一分钟就可以击毙600人,这1.5小时里,共可击杀54000人,这三十万只枪可以杀多少人,你们慢慢数吧,这死亡的人数可以使全北京的火葬场烧上三年都烧不完,这才叫大屠杀。而你们却不顾事实,任意夸大,真是有几分无赖的品行。不仅如此,你们还将这夸大上万倍的事实提供给西方媒体,去欺骗西方文明的善良,给中华民族抹黑。真正影响国家名誉的恰恰是你们的不实之举。

人在做,天在看。这三十年过去了,谁对,谁错,已一目了然。邓小平说过:“先不去评价六四,继续建设二十年,就会有结果了。如果是我错了,不用他们来打倒我,我自己就倒下。”邓小平是多么地富有气度和胸怀!两位BBC的记者曾到丁子霖家中,问了丁子霖一个问题:“邓小平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功,你还要求平反 “六四”吗?”这两位BBC的记者的问话已证明邓小平的正确。

这场 “六四”暴乱的终极目的就是针对邓小平去的,是要反对和破坏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关于这一点,一位“六四”网站的主编就是这么跟我说的,而且,他还说:“当初六四反邓小平,现在看,是反对了”。铁证如山,王丹就是这个网站的社长。

还有一点,你们也说对了,这场“六四”暴乱的平定确实是给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带来了安定的环境,使改革开放平稳发展至今,使中国成为世界公认的富裕国家,其年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 包括你们和我在内,都应该为之自豪。这都是邓小平正确决策的结果。如果你们真的像在你们信中所说的那样,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那就请用欢呼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来作为你们的这一祝愿的实际行动吧。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民生的大发展。任何反对改革和开放的行为都是反民生的行为,反民生的行为就是反人类的行为,所以,你们的话应该这样说:“六四”是一场反人类的罪行,严重影响了我们国家的声誉 。这样才对,才叫符合事实。

中国政府已经明确宣布,改革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而“六四”就是反对这个基本国策的,即,反对改革开放。所以,如果中国还要继续发展民生,就会继续这个基本国策,即,继续改革开放,那么“六四”就不会有任何“翻案”的机会。一句话,要民生,就必须否定“六四”;要为“六四”“平反”,就要放弃民生。请问,如果放弃民生,这人民会答应吗?

所以,任何人都不要做为“六四”平反的痴梦,更不能成为连上帝都不能将其扶起来的可怜的啊Q。

如果有人还想坚持平反“六四”,既然这“六四”的问题是政府和“高自联”之间的事,那就请当时的“高自联”全体成员去北京,和政府谈判商讨,商讨地点就选在大会堂门前,当初从那里起,现在就在那里终,将当年未完成的谈判画上句号。除了“高自联”成员以外,任何人都没资格去要求平反“六四”。而且,还有个问题,因为这“六四”是中国的内政,所以,这些“高自联”成员都必须是中国公民,若已不再是中国公民者,需要想办法变成中国公民,再来谈判,否则,就是干涉中国内政。大家说,这很公平吧?如果中国政府届时出此策略,谁有能力应对?所以,你们这些天安门母亲群体就不要再继续折腾平反“六四”了,以免在中华民族的文明历史中,留下你们污点名声。

你们称,你们自己已被淡化,各届领导人都绝口不提“六四”,这使你们自己感到很痛苦。其实,这是好事,你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正是体现了邓小平在政治上的宽容,没有难为你们。如果“六四”发生在毛泽东时代,你们都会被打成反革命的家属,备受歧视,现在是否还能让你们活在世上都是疑问,更别提还能让你们四处写信上访了。而且,像王丹这样的”六四“骨干都会被毛泽东枪毙一百次,连尸体都不允许认领。

每年的两会、外国政要访华、重大国事等,你们都会被监视,这很正常,也很正当,因为政府确实是像你们所说的害怕你们,而且是非常害怕你们,害怕你们再闹出第二个“六四”,彻底断送改革开放,那将是中华民族灭顶之灾。谈起监视和害怕,连我每天都是在美国的卫星的监视之下,连我在自家游泳池边晾晒的大裤衩子都被这卫星拍了照,关联进谷歌地图里了;政府怕人民这也是好事,凡民主国家都是这样。你们都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1999年你们给高检寄去控告信,石沉大海。那我要告诉你们,在“六四”期间,有很多学生闯进某店,要吃的和捐款,店主给他们了。但,很快,又来一波人,说和前面那一波不是一起的,还要捐款,接着,来的人群让店主招架不住,他们直接抢了钱,全部的钱,还说这店主是官倒的帮凶。店主于是明白了,这“六四”学运实际上根本不是要民主的,而是要来主民的。店主向有关部门去信投诉,也没人理睬。最后,有人说,这学生这一辈子也可能只抢这一回,没法处理,不是有学生死亡了吗,就当这钱是给其买人生最后一餐了吧。天安门母亲群体,你们的孩子不会是这样的人吧?

你们在信中提到习近平说过的话:“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共产党就是追求人民的幸福,人民群众在什么方面感觉到不幸福、不快乐、不满意我们就要在哪些方面下功夫,排忧解难..... 。” 你们认为,因为失去孩子,你们感到非常压抑和苦闷、不幸福、不快乐、不满意 ,以此来要求平反“六四”。你们完全是在断章取义习近平的意思。习近平所说的人民是指人民的整体,而不是你们这区区二百个人。政府是为整体人民利益服务的,而不是专为你们这极少数人服务的。习近平是要为全体人民的美好生活而奋斗。此刻你们的心态完全是凌驾于这全体人民之上了。当年,那些“六四”的谈判者就是这样凌驾于政府代表之上的。就从这一点讲,你们都“不愧”为“六四”者的母亲。有其母,必有其子。从其子,必知其母。

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就是邓小平改革开放的唯一目标。美好的生活都是脚踏实地干出来的,而不是通过“六四”这样的暴乱来实现的。习近平就是这目标的忠实的追随者,他始终都忠实地执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表现出了对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无比忠诚。这就是习近平给出的:时代出卷、我们答卷、人民阅卷。但,这答卷不是只给你们这极少数人阅读的,而是给全体人民阅读的。只有人民才有资格评判阅卷,而不是由你们这些极少数人来阅卷。难道你们这些极少数人要来专制现任政府和人民吗?从你们的口气看,这答案是:是的。

你们说:“......(习近平)执政六年,您走遍了祖国各地关切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疾苦,充分表现您的家国情怀,大家有目共睹。 ”你们能认同习近平,我很高兴。你们认同习近平就意味着你们也就认同了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上面我说过,“六四”就是要反对邓小平,反对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你们觉得习近平会因为要平反与改革开放相对立的“六四”,而否定你们已经认同的改革开放吗?如果你们还仍坚持平反“六四”,那就意味着你们还是要否定改革开放,否定习近平,那你们真是言不由衷。你们所有话都不可信。

打个比方,一个杀人犯被判了死刑,死刑犯的家属也会感觉苦闷、不幸福、不快乐,那么这个死刑犯家属是不是也可以利用习近平的那些话去要求习近平赦免或平反那个杀人犯?

请不要无理取闹。

各位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在你们进行悼念你们的亡者的同时,又该如何面对那些在“六四”中死去的军队士兵们和他们的家属?这些军人的家属也在承受失去亲人的煎熬,你们大家想过他们的感受了吗?如果没有“六四”,这些士兵此刻都在和自己的亲人们在一起享受着这改革开放带来的富裕生活。在这些死去的士兵的前辈老大哥们当中,有很多现在是安卧在对越反击战烈士陵园中。这些英灵如果知道,他们浴血所保卫的“人民”是这样对待他们后来的弟兄们,又该有什么样的感受?请深度思考,而不要只考虑自己。

你们很不负责任地声称,“六四”血案是国家对人民的犯罪, 那么,这些死去的士兵又是谁作下的罪孽?

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能被“手无寸铁”的学生打死,那只能说明,面对凶恶,这名士兵始终保持着那份人性的善良,而没有勾动扳机,直至最后。

如果当初“六四”断送了改革开放,今天的中国会是一片贫穷。你们以及所有“六四”参与者都将会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天安门母亲群体要求真相、赔偿、问责,那我就这个问题讲讲,我就以丁子霖为例,她例子说清楚了,那么天安门母亲群体其他成员的问题也就说清楚了。

1989年6月3日上午10时左右,政府决定清场。 政府将清场的决定通过广播、电视等媒体反复不停地向北京市民通告,通知民众为了自身的安全要留在家中。在安全警告方面,政府已经尽力了。“高自联”受到国外敌对改革开放势力的的指示,要将事情搞大,搞成流血。所以,示威人群无视政府的安全警告,不计其数的示威人群纷纷走上街头设置路障,用棍棒、石块和自制的汽油弹攻击士兵,甚至纵火焚烧军车,部分军人被打死、烧死。

6月3日夜,丁子霖的儿子蒋某挣脱丁子霖的劝阻,从窗户跳出(估计这门已被锁死),去往木樨地。当时的木樨地是示威者同军队交战最为激烈的地方。我估计蒋某是去那里参加战斗的。有战斗,就会有伤亡。那天夜里,蒋某被射杀在木樨地。当时蒋某是17岁。混战之中,谁又能保证这蒋某不是被“高自联”所害?因为“高自联”就是要造成流血和死亡,其什么手段都会使尽。蒋某是后背中弹,有人在其背后开枪(遭人暗算)。

对于一个不满18岁的孩子,父母就是其第一监护人,有保护其生命的职责。所以,对于蒋某的死,丁子霖负有完全的责任。蒋某如果不去木樨地,就不会有危险。天堂有路不走,入地无门偏要来。将蒋某的死归于政府,这欺人太甚!如果军队是跑到你家里来杀人,那才天理难容。

另外,在文革时期,丁子霖就是个参与文革的积极人物,任其所在部门的文革小组长。丁子霖身为榜样,这言传身教,或许就使蒋某染上愿意参与动乱的激情。蒋某生前还是“高自联”纠察队的成员。至于那些在这场双方的冲突中死亡的士兵的死到底和蒋某有无关联,只有天知道了。

如果那一天,民众都能听从戒严警告,留在家中,就不会有伤亡;如果民众能给戒严部队让出一条通道,如,在木樨地,让部队和平地通过,也不会有伤亡;如果丁子霖能将家中的窗户也锁死,使蒋某不能从那窗户跳出,蒋某也一定不会死亡。可是,当时以柴玲为代表的 “高自联”期盼着能制造流血和死亡,于是,在这个目标指引下,一场暴力冲突就一定不可避免,借刀杀人,丁子霖的蒋某就是这样被断送了。决定这伤亡结局的不是政府,而是柴玲和“高自联”。柴玲和“高自联”自己不愿流血,但却嫌别人的血流得还不够。如果天安门母亲群体要追根溯源找凶手,而且还能有起码的明辨是非能力的话,那就向柴玲和“高自联”讨个说法吧。

这就是真相。

(1)http://hx.cnd.org/2019/03/12/%e3%80%90%e7%ba%aa%e5%bf%b5%e5%85%ad%e5%9b%9b%e3%80%91%e5%a4%a9%e5%ae%89%e9%97%a8%e6%af%8d%e4%ba%b2%e7%be%a4%e4%bd%93%ef%bc%9a%e8%87%b4%e4%b9%a0%e8%bf%91%e5%b9%b3%e5%85%ac%e5%bc%80%e4%bf%a1/

https://www.hrichina.org/chs/xin-wen-gong-zuo/xin-wen-fa-bu/tian-men-mu-qin-zhi-xi-jin-ping-gong-kai-xi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Quarx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长安街两边是居民楼,大官楼,北京话称"部长楼", 哪里来的"军队的士兵都有被从旁边楼上射出来的子弹击中的"。六四30年过去了,当年的当事人还都在呢,中国人这么多,国内海外都有啊! 网上这么多当事人写的纪念文章,头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哈,此话一出,就知道你网上意瘾一派了,不胡编乱造不行啦?! 还把改革开放扯进来,当借口,告诉你,任何借口都不是屠杀本国平民的理由! 人命关天,天怨气还没消呢!腐败在64后全面升级,全民开花,国内思想混乱, 红二代三代大发财,各个都想把子女送出国留学,人人热衷英文名字,主流思想混乱,国家走向权贵资本主义,年轻人拜金主义,理想蕩然无存,难道不是64屠杀的恶果吗? 你在网上侮辱64死难者的母亲群体,恶心,震惊,无聊, 糊涂!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arx' 的评论 : 当时,就是连军队的士兵都有被从旁边楼上射出来的子弹击中的。既然有人,如,柴玲,一心想把六四学运变成流血运动,那么这些人为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如果你想纪念六四,那就请先把改革开放的位置摆正。你能说六四使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吗?这答案是:否。面对这惠及全体人民的改革开放,你却将精力用在一场有严重争议的运动,将人民的利益于不顾,你反人民。
Quarx 回复 悄悄话 什么胡说八道的文章,为64屠杀叫好。真无耻! 天安门母亲是嘴值得尊重的事,为国人有你这样的羞耻! 居然猜测丁教授的儿子是被学生打死的,真无耻啊! 63夜晚秘密集的枪声,百万北京人都听到。木樨地惨案,市民和学生死亡人数应该在千人以上。 连你颂扬的共和国卫士,那些士兵们,这么早年来政府都不好意思为他们庆祝功劳,你还喷天安门母亲来了。 每个母亲的丧子之痛,是个人都能感觉到,除非像猪,甚至连猪狗不如的畜生,才写这个颠倒是非的狗文章!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风-西风' 的评论 : You are going to the hell.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go to the hell!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还是要给学生平反 但学生领袖们都是criminal charges
death penalty 都不为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