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告密者

(2019-05-18 16:38:35) 下一个

  告密者

 

  江晓宁是省级肿瘤医院普外科的副主任医师,最近正在准备申报主任医师。刚才院长找他谈话,说有人反映他接收病人家属给的红包,要求他说明情况,写个书面材料交上去。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工作,他气呼呼的把一个纸杯狠狠摔在地下。“这是谁啊,什么意思?”

 

  做为一个大医院的外科医生,给病人开刀治病,是正常的工作职能。病人家属因为亲人的疾病希望能得到医生的特别关心和尽心治疗,除了提前表示感谢,一般也会给些物质和金钱。这是病人家属的普遍共识,已经形成风气。

 

  这是种潜规则,在病人做手术之前,医生和患者家属之间必须面对的事实,就是病人家属要送合适符合行情的红包。还要医生体晾家属心情,不能不收。

 

  如果不收,不广得罪人病人家属,还得罪了科室的同事。医生在治疗病人的同时还要注意处理好人际关系,很是悲哀。

 

  问题是,怎么送怎么收,大家都不尴尬,好像没事一样。

 

  江晓宁已经记不清是哪个病人家属了,一般是在办公室病人家属和自己交谈病人治病过程和方案后,临走时会拉开自己办公桌抽屉,放入一个信封,匆匆离去。

 

  这个星期自己有三台手术,都是胸腺摘除手术。病人术后情况都还不错,病人家属也很满意,一般不会反悔而举报的。

 

  谁呢,那天打扫卫生的郝阿姨敲门进来时,遇见一个家属匆匆离开,当时办公桌的抽屉还没有关上,她站在那里低下头,问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江主任,你的茶叶放在哪里。”

 

  不会是她,我们没有利害关系,一般同事而已。不会的。

 

  谁呢,星期二手术后,科室张医生进门,朝自己恭恭手,“手术成功。”随即诡秘的笑笑,扬长而去。

 

  不会是他,大家彼此之间知根知底,相互业务上有利害关系,但不该有害人之心。

 

  那会是谁呢,星期三有一个手术,是老家刘县长的岳母。手术前,县长大大咧咧的坐在对面,先是客气的说着拜托感谢的话,然后就问自己需要他帮助些什么的,谈吐之间不经意的炫耀他的人脉关系。临走留下一张存有1万元的购物卡。自己推辞半天,还是收下了。

 

  看来自己这次职称升级要泡汤了,吃进去的还要吐出来,迟早的事。

 

  可噁,告密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田间地垄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在中国就有这些烦心事。还是这边好,省心!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