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猫

人生两大乐事:把活人气死,把死人救活。
正文

严新大师的末路开端

(2019-05-14 09:19:44) 下一个

写这个,是看了秘方兄“鉴定大师,55岁以后见”的论断,想起来一些江湖旧事。

米兰的前世记忆是秘方兄说过“鉴定大师,60岁以后见”。为何减去5岁,不得而知,大概是秘方兄返老还童了。

秘方兄的鉴定方法,是一个人更年期以后的状态,才是衡量其修为的标准。不到这个岁数,说什么都可能是吹牛。余以为,甚为深刻。这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情。

严新在80年代之中国,如日中天。惜老夫那时忙着写各种作业,与大师并无交集。后来自己喜欢静坐,做了一些研究,才了解一些事情。

严新的下坡路的起点,是上海。我那天为什么说”上海人不是吹的“,实是有感而发。上海人堪称大师天敌。

话说那时严大师全国到处做“带功报告”。你如果到油管搜一下“严新”,会看到他“带功报告”的“盛况”(我懒得把他的视频链接到我的帖子里来,怕脏了我的贴子,虽然余非洁癖)。这位大师确实有催眠的本事,而且很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操纵别人,尤其是易受暗示之人。我确认他的力量来自于邪恶,尽管我肉眼看不到,但我相信内心的声音。我总是天然地拒绝那些喜欢操纵别人心理的人。

那年,严大师到了上海。上海气功迷们想要测试一下大师水平,就自发组织,现场找最重的患者坐到最前面,看大师是否在吹牛。结果,讲台下第一排,坐了一大排轮椅。

很不幸,那天在讲座中,有一个坐第一排的患者当场去世。对大师的质疑就从那天开始,愈演愈烈,一直到其败走美国。

说良心话,凭一次就给大师定案,不公平。然而,就凭大师以催眠操纵信徒的做法,上海气功迷的做法怎么都不为过,颇有替天行道的效果。因为我觉得,信你大师的,无非是些健康有难处的人,已是世间最可怜之人。有什么样的狼心狗肺,才花费心思,撒弥天大谎,企图玩弄这些可怜人于股掌之间?

所以,无论如何,这都是快意恩仇。至于公平这东西,只应该是给好人准备的。

其实,当上大师,实在是坐上了火山口。李大师把自己封为宇宙主佛后,虽然钱包渐鼓,估计内心就没有幸福过。老得端个主佛的架子,每天为了以前的谎言打补丁,心理压力也是太重。抬眼望,苍天饶过谁。在60出头,即罹患脑癌(亲友有癌或不幸患癌的网友请不要介意,患病原因多种多样,我没有指责旁人的意思)。每年仅大概公开露面一次,照片不PS那是不敢发表的。

窃以为,无为不是什么也不做,而是不过为、不妄为,守本分。不做大师,其实是对自己身心的最好保养。

毛主席当年批邓说过“走资派还在走”。现在,大师已不多了,然各种准大师也还在走。撒谎美化自己的历史、擦胭抹粉美化自己的形象、赋予自己各种“神通”,就是准大师之路的开端。米兰不才,对准大师实有一句劝告:“劳汝形,无摇汝精,无思虑营营,乃可以长生。”

我并不是自己站在道德高地,对别人冷嘲热讽。如果那样,我是不是大师的大师,不仅同样可谴责,甚至比大师多了一份虚伪。若论人性,若论撒谎,我不比人强。譬如,当年找工作的时候,我在简历上大肆造假,令人发指。那时没工作,所以,找工作既需要立即可以糊口的,更盼望是专业的。所以,我的简历多种版本,有厨房打杂的,有高级系统管理员的。有一次,我把厨房打杂的简历和高级系统管理员的简历就愣给发反了。而且,我最罪恶的事情,比这些都恶多了,但我不是卢梭,写不出《忏悔录》来。到了今天,我知道不应当撒谎,并且撒谎的自我门槛越来越高,实在是生活和那一点点阅历所赐。毕竟活了一把年纪,快更了,衰到了逛论坛以本色出演,都有人以为我是女的。老了真好,装女的连口红都省了。

不过呢,“勿让浮云遮望眼“,我离55岁出山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

那个谁,“自信教练蒋明”兄,我没有贬低催眠、尤其是你的催眠的意思。此为术,虽坏人可用之行恶,善人亦可用之行善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米兰之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你多说一个字能累死啊:)欢迎你的评论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