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

原创,欢迎阅读,请勿转载
正文

再生(10)迈一步不难

(2019-05-13 13:39:42) 下一个

胡健回国的日期临近,海伦认为她和胡含之间的事不能再瞒着孩子,应该在孩子面前有个彻底的了断,她要找个时间在胡健回国之前和孩子们讲清楚说明白。她不愿意胡含先入为主,让胡健先从父亲那里知道她们离婚的事,她要先吐才能占据主动,才能让孩子们觉得她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海伦敲敲胡倩的房门,又敲胡健的房门,她把两个孩子喊到客厅。
孩子们对母亲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茫然,她们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两个人走出房门,彼此都想从对方的表情中探视道一点信息。她们都是一样做出鬼脸准备要看对方的洋相。
“你惹了什么麻烦?”胡倩低声问哥哥。
胡健端起两只胳膊,耸起肩膀,歪起嘴巴,显出被冤枉的样子:“不知道。”
海伦表情紧张而严肃,两个孩子乖乖地在沙发上并排坐在一起,坐在海伦的对面。
“妈,我们做错了什么,还是家里发生了什么?”胡倩问。
“你们没做错什么。家里也没有发生什么。”
两个孩子彼此对视,一脸茫然,然后又转过头看海伦。
海伦低着头,双手搓手,心情沉重。她抬起头,仿佛鼓足极大的勇气。
“只是妈妈想和你们说说心里话。”海伦看看儿子,又看看女儿。“说说妈妈和你们爸爸的事。妈妈想了很久,一直憋在心里,一直想找好的时机和你们说。你们也许会觉得突兀,没有预料到。不过事情不总是按照我们的预想发展。也许你们会埋怨妈妈,只是——”海伦停顿会,似乎在咽一颗苦果。“这些年你爸爸一直在中国工作,其实妈妈早该向你们坦白。我和胡含早就——”
还没等海伦把话说完,胡倩打断母亲。“妈妈,其实你不说,我们也能懂。我和哥哥也不止一次交流过。”
胡健插话说:“妈。爸爸一走就是七八年。你不回国,他不来加拿大。也没听你说过他往家里打电话。你不说,我们也能猜个大概。”
“我们没有爸,只有妈。”胡倩抢嘴道。
“妈。你不必担心。我已经十八,可以撑起这个家。”
“妈妈不要求你们什么,只是向你们坦白一个事实。”
海伦被孩子们的话语震撼到,她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本来是她要向孩子们摊牌,让她们知道她和胡含已经不再一起,没想到孩子们却是心里一清二楚,仿佛被蒙在鼓里的是她。本来是她想要安慰孩子们,反倒是孩子们在安慰她。
海伦不知道是委屈还是自责,她事先想好的安慰孩子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海伦眼里含着泪,她是一位坚强的母亲,她不能表现出她的软弱,她不能让泪水在孩子面前掉下来。她有点哽咽,“都是妈不好。妈早该坦诚地告诉你们。”
两个孩子一起说:“妈。我们俩谁也没怨过你。”
海伦实在坚持不下去,如果再坚持下去她会控制不住自己。“妈明白。我们今天就谈到这。”说完,海伦就站起身急匆匆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她紧紧地关上门,脸贴着房门不由自主地眼泪劈里啪啦掉下来。她想大声地哭,大声地喊。她跑到床边,跪在地上,身体趴在床上。她用被子盖住头,呜咽起来。
海伦心里有苦,海伦心里有怨。她想大声地骂胡含,大声地诅咒胡含。她只是不停地让哭声在被窝里盘旋。
她决定的事她不后悔,她可以承担,无论是苦还是累她都认了,可是孩子们也不声不响地跟她一样默默地承受这么多年。她心里酸,她心里痛。她不是一位好母亲,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在父母的眼里,孩子总是孩子。海伦今天才领悟到,在儿女的眼里也许她才是个孩子。她以为只要自己不说,孩子们就会被瞒住,孩子就不会受到伤害。孩子没问,是因为孩子懂得她的心,孩子们懂得妈妈的用心良苦。海伦心里痛是因为孩子们在自己化解心结。孩子们真的是长大了。孩子们什么都懂,孩子们什么都明白,只是父母总放不开架子,看不到孩子长大。
海伦责怪自己太不细心,太粗枝大叶,这些年居然没有察觉到孩子们内心细微的变化。就连胡健在学校打架,也才是在收到法院的传票后她才知晓。为了这个家,她太忙碌了,为了柴米油盐,她心用在孩子们身上的时间少得可怜。
也许她不该再一个人承受就这家,承受生活的压力。她需要一个肩膀依靠,哪怕是只和她一起说说知心话也好。
约翰表现出对她的好感,但海伦心里没有底。她不知道约翰有没有女朋友,不知道约翰是不是单身。她不了解约翰的成长背景,不知道他的生活习惯,她不敢轻易地靠近约翰。
约翰的纹身曾令海伦不寒而栗。在她的印象里,纹身的男人都是黑社会,都是打架斗殴欺压贫民的流氓地痞。她接触了约翰,约翰并没有显现出鲁莽和无礼,更不会欺负班里的任何一个人,反倒愿意热情地帮助同学。
班里举办的郊游烧烤聚会,约翰是最忙碌的一个人,从选择地点,组织采买什么样的食材,要多少鸡翅,多少鸡腿,多少牛仔骨,到谁带什么饮料,谁准备沙拉,谁拿什么器具都由约翰张罗。烧烤的时侯,约翰从头到烤炉熄火,他一直工作在烤炉边。海伦看到约翰在树荫下流着汗水,她目睹到有女生为约翰擦汗。班里的女生居多,约翰对每一位都热情,对每一位领取食物的女生都要聊上几句。同学们一起打沙滩排球,每支队伍都要约翰加入。哪个队有约翰哪个对就会赢。约翰不拒绝任何一个女生,只好在几个队里穿梭。海伦不清楚是不是外国男人会对所有的女人有一样的热情,有求必应。她不知道自己眼睛见到的和心里感受到的哪个更真实。
海伦在领取烤肉时看到约翰胳膊上的肌肉油亮,在树叶间透过的阳光了反射光芒,海伦也为此幻想过约翰有六块腹肌肉。她偷看约翰打排球,她期望约翰能飞身跃起,约翰的T恤会被风吹得上扬,这样她可以看到约翰的腹肌。可约翰根本不用起跳就会把皮球扣死。
周六下午是海伦一周难得的空闲时间,她多半会去家里附近的大统华超市准备一周的蔬菜、肉品、水果和早餐的食物。
夏日下午的阳光炙热烤人。海伦在停车场停好车,她拿起一把遮阳伞从车里钻出来。她无意识地走在停车位中间的道路,一辆车慌慌张张从海伦身边擦过。海伦觉得有一股力量在拽着她,是一辆车的侧镜挂到海伦的遮阳伞。她回过头,看到那辆车慌慌张张地逃离,她向前小跑两步,然后停住朝开车的人嚷嚷两句。
那辆车没有放缓,继续朝前开。海伦无奈地转回头,嘟囔着今天出门就不顺,她撑起伞继续向前走。她听到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好像在向前追赶什么。脚步声在她耳边消失,有人靠近她的身边。
“海伦,是你吧。”
好熟悉的声音,海伦知道遇到了熟人,但她想不起来是声音像谁。海伦侧过头,吃惊地喊。“约翰,原来是你。”
约翰从另一个方向走向自己的车位,他看到那辆慌忙逃串的车,她更看清被惊吓到的海伦,所以他想也没想就跑过来。
“你还好吧。我看到刚才那辆车。”
“还好。只是被吓了一跳。不过看到你惊吓变成了惊喜。”
“那是最好不过的。”
海伦好奇约翰怎么会在这里,便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刚才健身房出来。”
“健身房。”
“对啊。就是在这个商场里的二楼有一家健身连锁店,我有会员卡。”
“怪不得你身材这么棒。”
“你来这里干什么,也是健身吗?”
“我没有你那么悠闲,我是来采购一星期家里要用的食材。”
“刚好我也要买些水果蔬菜。你去哪家店?”
“我要买些中国的食物,去那家中国商场。”
“我也喜欢中餐。这家商场也有餐饮部。你可以给我些建议吗?”
“当然可以。”海伦又玩笑地加一句。“不过我要收服务费。”
“好的,我请你吃中餐。”约翰当真地说道。
海伦看到约翰当真,连忙说道:“我是开玩笑的。”
约翰说:“我是认真的。既然说了就收不回来,不请你我自己都跟自己过不去。”
两人走进商场的大门,过道的两侧都是中国商家,右手边是几家小店,一家旅游公司,一家外币兑换店和一家金银首饰店,左边是一家粤式风味的中餐馆天皇名粥。约翰没记住三家小店,倒把中餐馆铭记在心里。走廊的中间有许多购物车,海伦掏出一块硬币塞进车里,然后推着车和约翰一起进入中国超市。
约翰是第一次进中国超市。中国超市场地的利用率高,购物架子排列得拥挤。
蔬菜架子有喷水设施,不时喷出水花让青菜保持新鲜。海伦中国芹菜和洋人芹菜之间,挑选半天,最后还是选择粗壮的洋人芹菜。洋人芹菜比不上中国芹菜的味道足,洋人芹菜应该是本地的产品,但是价格比中国进口的芹菜便宜一半。
在中国商场卖鱼卖肉也与洋人店不同。老外是狠在骨髓里,中国人是狠在明面。在洋人店,杀鱼切肉都是在墙壁的后面,顾客看不到。在中国店,肉类剔骨都是在顾客面前真刀真枪明晃晃。在鱼类部,人们买活鱼都是现杀现清理。约翰看到一位顾客要来一条游在水里的青斑,服务员用网子捞出放在案板上,抡起木槌就砸向活蹦乱跳青斑的脑袋。约翰心里不由地哆嗦一下。
海伦和约翰来到卖熟食的柜台。柜台里宫保鸡丁、麻婆豆腐、炸大虾家常炒菜,也有包子、米饭。约翰在柜台前左右张望,并没有买的意思。海伦站在边上问:“约翰,中国有许多菜系,酸的、甜的、麻的、辣的、咸的,你喜欢什么样的风味。”
约翰觉得请海伦在这里温饱一顿太寒酸。他摊开手不知可否地问道:“我可以请你在门口的那家中餐馆吃饭吗?”
刚才在停车场,海伦说要收费只是一句玩笑话,况且她也没帮约翰选择任何东西,却是约翰一直在帮她推着购物车,陪她选东拿西。海伦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刚才真是一句玩笑话。何况我又没给你任何建议。”
“至少我只知道中国餐有甜酸麻辣咸。能和美女共进晚餐是我的荣幸。希望你能给我机会让我请你。”
海伦找来不是理由的理由推脱道:“只是我们买了一车的菜,我觉得推进饭店有点不太合适。”
“这个容易解决,我们把买来的东西先放在车里。”说着约翰就推车向外走。海伦只好一声不响跟在后面。
在学校里、课堂上,她和约翰的最近距离也只是同桌过。也许和约翰晚餐也是她了解约翰的机会。可是贸然的接受一位不太熟悉的男人的邀请吃晚餐海伦觉得不太合适。要是中国同学也罢,约翰可是不折不扣地地道道的外国人,海伦没有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接受约翰的邀请。
海伦用遥控打开后背箱,约翰掀开车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约翰把购物车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摆好。他抬头看一下天空,圆圆的日头在头顶。
“约翰。我们可以以后再找机会吃饭。”海伦还想最后拒绝约翰的邀请。
“你把车钥匙给我,我把车开到阴凉处。”约翰没有理会海伦的拒绝,他已经把一只手伸到海伦的眼前。
海伦愣一下神,只好把车钥匙递给约翰。约翰都到了这种热情的地步,她不能再不给约翰面子,况且她又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怕被对方骗到。海伦现在一点不反感约翰,反倒希望坐在约翰的对面看着约翰。
她眼看着约翰把车开走。约翰真是一位心细贴心的绅士,海伦心里想。
约翰把车停到远处的大树底下,然后一路小跑回来。
天皇名粥是火爆的一家店,海伦和约翰只好等到有餐桌空出来。天皇名粥以广东煲粥著称,老火瘦肉粥、皮蛋瘦肉粥、海鲜粥、鸡肉粥。
约翰看来半天菜谱,上面有许多图片。她又抬头看着海伦,有些深情。
约翰:“你来点吧。”
“你也可以看图识字。”海伦想为难为难约翰。
“这些粥的图片都一样。”
“里面加的东西不一样。有肉,不同的肉,也有海祥,不同的海味。”
约翰点了第一个,皮蛋瘦肉粥。
“这是最大众化的一个。不为难你,剩下的我点。”
海伦要来一碗牛蹄筋,一碟炸豆腐,一盘青菜和一个炸鸡块。
服务生拿走菜单,海伦问:“你以前吃过中餐吗。”
“我在商场里吃过。”
“你是说快餐店里的中餐。”
约翰不解地问:“难道还有其它中餐?”
“快餐店里的中餐是为你们这些老外改良的,不能算正中的中餐。我们今天在这里点的都是中国南方的一个菜系,叫粤菜,口味比较清淡。”
海伦她们点的菜很快上到桌子上。
“你是吃这个粥,看看与你在商场里吃的一样不一样。”
约翰盛一碗,他喝一口。他一边被烫得砸吧嘴,一边说。“滑溜溜,烫舌头。好吃。”
海伦想了解约翰的成长背景,问道:“你从多伦多长大吗?”
“不是。我在爱德华王子岛的一个小镇长大,小镇离州府夏洛特敦几十公里。那里盛产土豆,好多薯片用的就是我们农场产的土豆。”
“那里一定很好玩。”
“如果你喜欢与世隔绝的生活,那里当然很清净。我父母有九个孩子,可我还是觉得家里的生活的枯燥无味。”
“所以你就来到多伦多。”
“我先去哈利法克斯,哪座城市比夏洛特敦大很多。不过和多伦多没有办法比。”
“这么说你喜欢城市的热闹。”
“对,可以认识更多的人,看到更多的新鲜事。”
“只有你一个人在多伦多。”
“我十六岁随我二哥一起去哈利法克斯,我去过那里旅游,喜欢那里的城市味道。所以我二哥要去那里,我二话没说就跟他一起去。”
“你二哥也在多伦多。”
“对。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
“你的女朋友呢?”
约翰腼腆地一笑:“我现在没有女朋友。”
海伦想探个究竟,继续问:“怎么会?”
“因为既要打工赚学费,又要交房租。”
“你有男朋友吗?”约翰反问海伦。
“我有两个孩子。”
“那你有丈夫吗?”
“没有。和你一样我也是一个人。”
海伦对约翰产生了好奇,她想知道得更多:“你在哈利法克斯干什么?”
“木工。”
“木工?”
“对,就是帮助渔民修理木船。”
“这么说你经常出海。听说爱德华王子岛龙虾又鲜又香。”
“是这样。如果你愿意,我愿意带你出海钓鱼捉龙虾。”知道海伦单身,约翰大胆地邀请道。
“那样一定很有趣。”
“我们在一起一定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情。”
海伦知道约翰没有女朋友,仿佛她觉得与约翰不再有距离感。不再感到约翰陌生,不可接近。约翰提出与海伦交往,海伦没有马上答应,算是默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