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国人与“垃圾食品”

(2019-07-12 10:40:03) 下一个

食品垃圾

不知何时,“垃圾食品”这个词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大量流行,在中国人的思想意识里,垃圾食品专指欧美的“快餐”,例如:麦当劳、肯德基、比萨饼、汉堡包、炸薯条等。

第一节   欧美的“垃圾食品 ”

笔者在西欧生活期间,在超级市场里,从未发现有纯动物脂肪之类的食品:如猪油、肥牛油、绵阳尾巴等;而含有高脂肪的食品也很少,而且非常廉价:如肥猪肉、动物内脏等。然而出售的动物肉类,几乎都是纯瘦肉,在这些肉类食品中,根本发现不了脂肪之类的踪迹。
中国人大多喜欢吃猪肉,笔者就对肥猪肉“情有独钟”,而且对猪头“青眼有加”。(这与笔者的生活经历有关,在饿肚子的年代,能够吃上几片肥猪肉,已经是最高享受;对于猪头肉,仅仅是过春节的时候,才能够享受到。)刚到欧洲时,笔者专门在超级市场里选购猪头,准备“烈火烹油”,谁知,让人大失所望,因为笔者在超市里找不到猪头。后来在“中国留学生高人”的指点下,终于找到能够购买猪头的地方:非常廉价,简直是白送,一个五公斤左右的大猪头,不过一欧元多。
现代西欧人对动物肉类,一般只是食用“精瘦肉”,对于含有高脂肪、高胆固醇的部分,一般作为“垃圾”处理。例如猪肉,西欧人一般仅仅食用“精瘦肉”,对于肥猪肉、猪油、猪皮、所有内脏、猪头、猪脚、骨骼等,都是“垃圾”,大部分被作为动物饲料,少部分被焚烧,少部分廉价出售给生活在西欧的其它族群:如中国人、非洲人、南亚人等。
在西欧的超级市场里,中国人心中的“食物圣品”,如:鸭舌、牛筋、鸭肝等,根本不见踪迹,因为这些都是被西欧人作为高胆固醇的食物,而被当作“垃圾”处理。生活在西欧的中国人想吃到鸭舌、牛筋之类的食品,只有通过特别渠道获得(直接与屠宰场联系,一般免费赠送)。

第二节   欧美的快餐

最初在欧美社会里,便于携带的方便食品,是“三明治”,盛行于十九世纪之前。然而三明治有它的致命缺陷:在严寒的冬季里,食用与环境气温一样的三明治,的确不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到了二十世纪,随着欧美逐渐进入工业社会,为了满足工业社会快节奏的生活需要,新型的方便食品,便应运而生:汉堡包、肯德基、比萨饼等。这些快餐食品的理念,仍然是源于三明治;只不过是以“及时快速加工的热食”,代替“现成的冷食”而已。虽然传统的三明治的种类很多(大约几百种),但大致差不多:面包、火腿、熟肉片、各种蔬菜、奶酪、牛油、奶油、虾仁等组成(现代欧美也出售“热三明治”)。
现代欧美的快餐食品,其营养成分与传统的三明治差不多:面包、奶酪、蔬菜、肉饼(包括牛肉饼、鱼肉饼或其它肉饼)等组成。例如汉堡包,只不过是以肉饼代替火腿、熟肉片、虾仁等,以植物油代替牛油、奶油等。从营养结构而言,现代的汉堡包的营养成分,比传统的三明治更合理:减少了动物脂肪和胆固醇。
而且,现代欧美的快餐食品,都是经过许多营养学家们的综合研究而制作。例如一个汉堡包,它提供了包括人体在日常生活中,必须的各种营养成分:蛋白质(肉饼、奶酪)、脂肪(奶酪、植物油)、维生素(奶酪、蔬菜、芝麻等)、碳水化合物(面包、蔬菜)、纤维素(面包、蔬菜)、钙类等各种有机矿物质(奶酪、蔬菜)……可以说,汉堡包是一种包括人体必需的各种营养成分的综合性单种食物,在现代人类社会里的各种食品中,只有麦当劳的汉堡包,与三明治一样,才具有这种综合性的营养效能。

第三节   欧美人的肥胖症

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美人已经不知道“饥饿”为何物(除了极少的族群,如毒品瘾君子、“减肥”族等),因此欧美社会是一个食物营养过剩的社会。
欧美的食品价格,与他们的收入相比,是非常低廉,食物的消费,占欧美人家庭的开销中的很低的比例。例如,欧盟的牛奶价格,比一般的矿泉水还低;一公斤的普通面粉不过三十欧分;一升植物油,不到一欧元等。而北美的食物价格更低,美国猪肉的价格,一公斤不到两美元;一公斤鸡肉,不过一美元左右而已。在2010年时,据德国的一家中文报纸宣称:中国的食物价格超过欧盟(笔者本人不太赞同这个观点)。
而且,现代欧美人因为交通工具的进步,工作条件的不断改善(机械已经代替劳力),人们的运动量大大减少。因此在这个食物营养过剩的社会里,产生“肥胖症”,是必然的。相对而言,在西欧,拉丁民族的肥胖症不如日耳曼人、英国人严重;西欧的肥胖症不如北美严重。这与他们的饮食文化习惯有关。
营养过剩的“肥胖”成为一种不易治疗的人类“疾病”,已经引起欧美社会的“恐慌”。吸引了大批的科学家来研究导致“肥胖症”的根源,和如何治疗这种“肥胖”的人类疾病。欧美的营养学家们研究得出:导致“肥胖症”的根源,是由不健康的饮食习惯造成的,例如暴食暴饮等;当然,以高脂肪、高胆固醇的食品是“罪魁祸首”;最受指责的是油炸食品,因此以油炸为主的快餐食品,成为首当其冲的指责对象。麦当劳、肯德基、汉堡包、炸薯条等成为“垃圾食品”的代表
事实上,这些结论都正确,但不准确。导致“肥胖症”的根源,是营养过剩:当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从饮食里吸收的营养,大大超过自己身体所必需的营养后,“肥胖症”是其必然的结果。例如:一个麦当劳出售的汉堡包,它完全满足一个体重为九十公斤(约欧美人的平均体重)、运动量中等的人,一餐饮食所需的所有营养成分;如果一个欧美人,每天仅仅食用三个麦当劳的汉堡包,不再吸收其它任何营养,这个人的身体肯定健康,不可能成为“肥胖症”。
“肥胖症”是富贵的欧美社会里的“穷人病”:在欧美社会里,穷人一般容易得“肥胖病”,因为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不太注重自己的健康,不能控制自己的“口腹之欲”;而富人反而比较注重身体健康,能够控制自己的“口腹之欲”,得“肥胖症”的比例比较低。例如:在富裕的欧美人的家庭里,当小孩出生后,家长一般能够尊重医生的体检报告,控制小孩的饮食;而不太富裕的家庭,家长一般对医生的建议置之不理,任由小孩享受“饮食的快乐”(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小孩)。因此,在欧美社会里,观察谁穷谁富,只需观察他们的小孩是否“肥胖”,胖小孩的家庭的生活条件一般不会很好。

第四节   中国人的食物营养

在2000年之前,中国还是一个没有完全解决温饱的国家,大部分中国人仅仅能够吃饱,不至于挨饿而已。现代的中国,也仅仅是一个刚刚解决温饱的社会,向小康社会刚刚迈步而已。因此,在中国的社会里,少有“肥胖症”;身体肥胖,是家庭富裕的标志,在爱好虚荣的中华民族中,是一种值得炫耀的资本,“心宽体胖”是一句恭维人的赞美之词。
因此,在中国大陆人的思想意识里,高脂肪、高胆固醇的食物:如肥肉、肥油、动物内脏等,是一种珍贵的食物(因为这些都是人体必不可少的营养成分,然而普通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饮食中比较缺乏肉类食品)。不知为何,“垃圾食品”居然成为中国人的日常用语,而且“垃圾食品”专指欧美的快餐:麦当劳、肯德基、炸薯条、比萨饼、汉堡包等。却把欧美人视为“真正垃圾”的食品:肥肉、肥油、动物内脏等,当着上品佳肴。
而且在中国,至今没有一种民族单一的食品中所含有的营养成分,能够与麦当劳的汉堡包所包含的营养成分的科学性和全面性,相提并论。中国人把欧美的快餐食品,当着垃圾食品,这是一种极端无知的表现:是中华民族的“长城意识”的一种“盲目排外”的表现形式,是一种民族“自闭症”的精神文化意识的体现,是一种举天下唯我独尊的民族“自大狂”的儒家思想文化意识的产物。

第五节    何为“垃圾食品”

笔者把“垃圾食品”分为狭义和广义两种类型。

一、狭义的“垃圾食品”。是指对人体有害的、或对人体没有多少益处的食品。例如:食品中含有的对人体有害的任何物质,超过国家卫生标准规定的界限,这些都是真正的“垃圾食品”;食品中的对人体有益的营养成分,大大低于国家卫生标准规定的界限,这些都属于“垃圾食品”;腐烂变质的食品当然属于“垃圾食品”等。因此,狭义的“垃圾食品”,包括一切受到环境污染的食品,使用添加剂超标的食品,农药残留物超标的食品等,凡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食品卫生标准的一切食品。
按照笔者对“垃圾食品”的狭义定义,在中国市场上出售的食品,有几种食品,不是真正的“垃圾食品”?

二、广义的“垃圾食品”。广义的“垃圾食品”包括所有的狭义的“垃圾食品”,另外增加,人类在食用足够的食物之后(食物所含有的营养成分,足够满足身体需要),继续食用的食品,这些多余食用的食品,就属于广义上的“垃圾食品”。例如:当一个欧美穷人在麦当劳吃完一个汉堡包后,他再喝几杯可乐、啤酒或威士忌等,因为这个汉堡包的营养成分,已经能够完全满足他自身的需要,那几杯可乐、啤酒或威士忌,就属于广义上的“垃圾食品”;一位中国富翁美餐一顿后,再喝几杯茅台酒、或吃一小碗人参燕窝粥等,当这个中国富翁在“美餐”中,吸收的营养成分已经完全满足自身身体的需要,那几杯茅台酒或那小碗人参燕窝粥,就属于广义上的“垃圾食品”。
一般而言,在第三世界国家里,大量存在狭义上的“垃圾食品”,很少存在“营养过剩”的广义上的“垃圾食品”,例如中国;而在欧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里,狭义上的“垃圾食品”比较罕见,主要存在“营养过剩”的广义上的“垃圾食品”。

补记:有科学家研究人类基因得出,“肥胖症”是由人类的遗传基因引起的,这个结论是有道理的。例如,在一个家庭中,在同样的生活条件下,总有一些家庭成员,比其他成员“胖”一些。但是,“营养过剩”才是导致“肥胖症”的根源;如果把拥有“肥胖症”基因的族群,送入普遍“饥饿”的生存环境中,他们可能得“肥胖症”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