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ubeestyle丽人行

赚足够的钱买经济舱去看世界; 过一种简单有意义的生活;与友分享旅行,美食,品味/位人生,丽人万里行!
(非ZT 的原创文字及照片谢绝转载,欢迎转发!)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巴黎五月花(10) - My Paris Trip (10)

(2019-01-27 18:33:54) 下一个

 

巴黎五月花(10) - My Paris Trip (10)

 

拖拖拉拉在火车上写的, 在写一个<十>, 老太太的裹脚布就收了, 写完了也没耐心顺一下,别字会不少,凑和看吧!

少,凑和看吧.

 

白天的艾菲尔铁塔,蒙马特高地,街头的露天咖啡馆文化

 

符号学家常说,法国是一个因那些有男子汉气概、沉溺于女色的、像拿破仑和矮子坯那样危险的小个子领袖而出名的国家。它选择一个一千英尺高的男性生殖器作为国家的象征再合适不过了。(引自<<达芬奇密码>>)

 

艾菲尔铁塔我看了三次,一次是和朋友坐赛纳河轮渡看的夜景中的火花四射的铁塔,一次是为了照像有个好角度的全景照,我们步行经过有雕塑装饰桥头桥埻的亚历山大三世桥,在隔着不近的距离的。广场看的,人们在这里摆出各种姿势与远处的铁塔合影,虽然照出来的都是逆光照,但游客们乐此不疲,有的甚至站在矮牆上照。我本想再从这里走到远处的艾菲尔铁塔跟前,朋友说太远了,走不动,算了吧,我也就妥协了。最后一次是离开巴黎那天早上坐飞机前拖着我的小行李箱坐地铁一人去到塔跟前看的。在塔底和近旁看塔,有着不同的感觉,它是个钢筋铁架的庞然大物,具体而识不清全貌,需仰视才望得到塔顶。大多数人来这儿是为了登塔(当然基本上是坐电梯上去,上得越高,花钱越多),我也想登塔,但同 时我又恨排长队,看着排队登塔的人群左一圈右一圏估计我坐飞机都回到美国了,也排不到,就干脆放弃,加上想到前面的巨大的XX的描述,心想不登也罢。虽然没上去,我倒不会撇撇嘴说,咳,就那么回事,我觉得登高看一个城市,那是一种独特的经验,也许以后还有机会补上?但不管如何,我们从另外的视角俯视了巴黎,那便是从蒙马特高地的白色的圣心教堂旁边。

 

记得那日行程安排是有拿破仑墓的军博馆,巴黎歌剧院,蓬皮杜现代艺术馆, 但都没开门,也许是周二大都关门的緣故?我和朋友调侃那是闭门羮曰,所以计划跟着调整,我们坐地铁去了蒙马特高地,坐到站,判断方向,选择坐轻型小火车登高地。蒙马特高地并入巴黎巿区不过短短一百多年,在巴黎这便算是年轻的新区了,这里有景色秀丽的蜿蜒小径,有货色各异的商品小店,有街头画家聚集的小丘广场,有各式各样的露天咖啡馆,冰激淋店,我在这儿吃了第一碗冰激淋。当然这里的"山顶"上还少不得洁白神圣的巴赛利卡圣心教堂,是不同于巴黎圣母院的教堂,它融和了罗马与拜占庭的?筑风格,四座小圆顶簇拥中间一座大圆顶高耸入云,颇具东方情调。进去后,里面很洁净高大的感觉,天顶是彩绘的巨幅耶稣圣像,蓝白的色调,仿佛耶稣从上天俯看人间,虽不可以拍照,我还是偷拍了下来。从教堂出来是观景台,可鸟瞰整个巴黎巿区。那天好象有点阴一阵晴一阵,巴黎景观灰朦朦的,但巴黎的符号地标艾菲尔铁塔和孟斐斯塔是淸晰可辨的。

 

慢步到小丘广场,挤满了人,画家们,与被画像的游人,这是我喜欢的场所之一,类似紐约的SOHO区又不近相同,我看到了不少国人画家的面孔,他们的画功在这群街头画家中应算是佼佼者,朋友耐着性陪我在这里逛了许久,我欣赏画家为别人画像的同时也暗自为他们叹息,这里与其说是临模写生吸引游客的景点,还不如说是街头画家谋生的竞技场。画画是不易的手功劳动,十欧、二十欧都是一笔笔画出来的,就这样,多数人买一张还嫌贵呢。谁会问一问这些慕名而来巴黎追求艺术梦想的画家们,是否安居,是否三餐有着落,是否有人愿嫁娶給他们,何日艺梦成真?何时是归期?

 

下山是坐小型公交车下来的,山下就是巴黎巿的红灯区,也是夜夜笙歌箫舞的红磨坊所在,我对逛红灯区,性商店的兴趣不太大,远远看着那些个沿街布满X店楣的"夜店"显得也不那么景气的样子,红磨坊顶上的风车悠悠地转动着,暗色的血红霓虹在傍晚天光中微弱闪烁,两个西服笔挺的彪形大汉守着门口,我们对进去看跳砍砍舞---法式踢腿舞犹豫了,我听说一进去就是一人一百六七十欧呢,也就有点酒水而已,那钱可够我四五个晚上在巴黎不错的有着三个courses的丰盛可口晚餐的餐馆里挥霍一通的呢!想了想,不饱眼福饱口福吧!做出这个决定时侯,我们已是坐在红磨坊对面人群消夜聚集的喷泉小广场的台阶上。这里更象是平民区,不可和卖奢侈品名牌店林立的香榭丽舍大街相提并论的。蒙马特区是充满活力的,但同时也暗涌着杂乱不安的因素,尽管它也包容了宗教,艺术,爱情,香艳与色情!

 

看天色还早,我们决定还可以去个景点,拉雪兹公墓,不过当我们坐公交汽车到达时,大约是傍晚六点钟过一点,公墓刚好六点关门。这地方相对巴黎其它地方还是很偏僻的,我们从门口往里望了望,沿着公墓的围墙外的马路散了会儿步,还是趁天黑之前坐公交车离开了此地。

 

记得第二日,也就是朋友离开我单独在巴黎的第一曰,我参观了拿破仑军事博物馆,罗丹艺术馆及庭院,蓬皮杜现代艺术馆,虽然我对现代艺术一窍不通,那里的真人表演的行为或形体艺术也看得我一头雾水,但艺馆的钢筋铁管现代构架,里边巨大的空间感和一些怪异的造型还是让人产生幻异,突发想象的,特别是那隐在乱管丛中的电梯••• 我几乎参观了每一层,能看明白点的也许只有2%,可居然在蓬皮杜里晃荡了多半天,晃到顶层,便在顶层的露天餐厅吃了些便餐。

 

说到露天咖啡馆,大概可算是法国,意大利这样欧洲国家一些城市的特色。其实无非也就是小餐馆,咖啡馆的门口摆放几张或一溜或一片桌椅,你可点一杯咖啡,一杯酒或一杯冷饮坐在那慢慢的啜饮,那是走累了歇脚的地方,和伙伴谈天的地方,一个人坐在那儿走神睱想的地方,有些露天咖啡馆的椅子干脆是一顺朝街的,所以那又是看人(people watching)的好地方。咖啡馆和文化搭上界,大概与其历史传统上,它扮演了巴黎社会和文化活动中心场所的角色有关,文人,作家,艺术家,各类知识分子,政客精英在此谈天说地,讨论时事,海阔天空,消磨时光。巴黎的咖啡馆孕育了伏尔泰,波拿巴,保尔萨特和西蒙波娃,是的,只有法国这样的国家才能创造巴黎,只有巴黎的咖啡馆才能创造巴黎的文化!

估计我的巴黎五月花最后第十一节不一定马上写出来,就看照片吧,就此也把生活中的旅行和家常菜一并做个记录.用I.E BROWSER可看
 

HAVE A NICE WEEKEND!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