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马克谈天下(32)闲谈日本开启商业捕鲸的理由

(2019-07-03 21:27:47) 下一个

有关日本的捕鲸活动,一直以来都是国际关注的话题,以前都是以科学研究为幌子,遮遮掩掩地进行着,而今年7月1日,日本正式恢复停止了31年的商业捕鲸活动,派出多艘捕鲸船出海作业。本次 “捕鲸解禁”引发了日本国内与国际的强烈不满。共同社撰文表示,此举对于日本而言是“得不偿失”的。日本政府为何对鲸鱼有着如此深的执念?重启商业捕鲸对生态和行业而言意味着什么?我们先来截取一些有关的历史回顾和分析。

2010年,澳大利亚一纸诉状将日本告上荷兰海牙的国际法庭,指认日本违反《全球禁止捕鲸公约》。2014年3月31号,国际法院作出判决,勒令日本停止在南极海域的“科研捕鲸”,理由是,捕鲸并非为了科研,而是出于商用目的。2017年欧盟也同12国一同发表声明,反对日本持续在南极海域进行所谓的“科研”捕鲸活动,“我们坚决反对商业捕鲸,特别是在国际捕鲸委员会所规定的南极海域鲸类禁捕区内。”全世界都在声讨日本捕鲸,日本人却仍然不管不顾以传统文化为由继续捕鲸。

据悉,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成立于1946年12月。日本作为成员国之一,于1951年加入IWC。1986年,IWC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严格禁止商业捕鲸行为。自此,日本多次以“部分鲸类种群数量回升”为由,提议IWC重启商业捕鲸。然而反对声很快淹没了日本的提议。

面对IWC的严格规定,日本又发明出了所谓的“调查捕鲸”,见招拆招,意图以科研为由在西北太平洋、南极附近海域等进行捕鲸。据了解,这些“调查捕鲸”得来的鲸鱼肉大多被运往海鲜市场公开出售。日本假借科研的幌子进行商业捕鲸的行为一目了然。2014年,IWC联合国际法院正式宣布“调查捕鲸”为非法行为,但日本仍没有因此停止捕鲸。2018年,日本依然是全球捕获鲸鱼最多的国家,捕杀总数达500余头。

在2018年9月的IWC大会上,日本再次提议重启部分商业捕鲸活动。在遭到大会否决后,12月26日,日本政府宣布退出IWC,以“退群”的方式强硬争取商业捕鲸。关于“退群”重启商业捕鲸,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解释道:“由于日本推动水生生物资源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政策没有改变,所以我们决定恢复商业捕鲸。”日本渔业大臣吉川隆森也发声表示:“食用鲸肉是日本的传统饮食文化,希望重启商业捕鲸能带动地方经济复苏。”据路透社报道,日本正计划通过小型日间捕鲸和母船长期捕鲸两种方式进行商业捕鲸,在今年年底前达到捕杀227头鲸鱼的指标。

然而,事实真如日本政府所说的那样吗?长期以来,为拉动经济而重启商业捕鲸一直是日本保守派政客们所热衷的话题。但事实表明,日本消费者已经对鲸鱼肉失去了兴趣,如今的鲸鱼消费市场日益疲软。据日本政府数据显示,上世纪6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鲸鱼肉在日本国内的年消费量约为20万吨,廉价、营养丰富的鲸鱼肉成为了日本一代人心中“家与童年”的代名词。但随着时代变迁,日本近年的鲸鱼肉消费量已降至每年5000吨,相当于每个日本公民每年只消耗不到40克的鲸鱼肉。

国际动物福利基金(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海洋保护主管帕特里克·拉马克(Patrick Ramage)表示,恢复商业捕鲸“并不是增加日本市场需求的‘特效药’”。“日本民众的口味已经改变了。”拉马克告诉《卫报》,“他们失去了购买鲸鱼肉的渴望,但日本政府依旧花费了纳税人数十亿的资金来支撑这个日薄西山的产业。”

半岛电视台认为,通过支持捕鲸政策,日本首相安倍能够把自己塑造成日本传统生活方式的坚定拥护者。“吃鲸鱼肉似乎是日本人民族认同感的某种表达形式。”日本水产厅渔业谈判主管诸贯秀树说。实际上,日本人捕杀鲸鱼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6世纪,如今,捕鲸渐渐成为了日本的某种“文化仪式”。据NHK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52%的日本人希望日本退出IWC,即使这些人平时并不吃鲸鱼。“东京市区的鲸鱼肉餐厅门可罗雀,大多数顾客都是外国游客。日本本国人就算不爱吃鲸鱼,也想用鲸鱼留住他们的情怀。”

在日本最新启动的商业捕鲸计划中,小须鲸、布氏鲸和塞鲸均在可捕杀的名单中。动物保护及环保人士认为,日本的捕鲸活动“残忍且血腥”,商业捕鲸将带来鲸鱼灭绝的末日。日本绿色和平执行董事萨姆•安内斯利(Sam Annesley)在一份声明中敦促东京放弃其捕鲸计划,称日本“正在与国际社会脱节”。

长久以来,日本捕鲸深受诟病,被鲸鱼血染红的海滩令人触目惊心。在日本,每年都有相关组织举行抗议活动。奥斯卡获奖影片《海豚湾》曾揭示了日本捕杀海洋生物重镇太地町的情况。即使批评声不绝于耳,支持商业捕鲸的人群仍然坚持着他们的观点。他们认为,商业捕鲸对物种灭绝的影响微乎其微。从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公布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来看,其中并不包括日本允许商业捕杀的小须鲸和布氏鲸。塞鲸虽然被列为濒危物种,但近年来它们的数量正在不断增加。另一些商业捕鲸的支持者表示,鲸鱼的碳足迹比猪肉牛肉更小,吃鲸鱼肉反而利于环境。

BBC认为,目前来看,日本商业捕鲸依然存在较大的争议,但该问题很有可能会在今后逐渐自行平息。“日本政府每年都会给捕鲸行业投入巨大的补贴,但考虑到日本国内对鲸鱼肉不断下降的需求,政府不会选择做一笔亏损的买卖,商业捕鲸或因此走向终结。”

回顾之后,我们不禁要想,一个全球反对,国民无感,补贴甚巨的捕鲸活动,为什么日本政府却要反复去尝试,不断去挑战呢,这里面除了台面上的民族情怀,其实更加重要的是后面的看不见,说不得的理由。

第一,日本是高度依赖渔业资源的国家,捕鲸活动已形成颇具规模的市场。仅太平洋沿岸地区,日本就有捕鲸船1000艘,捕鲸业还关联大约10万日本人的生计。若放开商业捕鲸,会给日本渔业等相关行业发展带来利好。鲸鱼生存需要捕食大量其他鱼类,比如蓝鳍金枪鱼、秋刀鱼和乌贼等。一头巨鲸一天消耗近两吨食物,再加上鲸鱼成群活动,不利于海洋渔业资源发展。这样,商业捕鲸本身就是一个此消彼长的游戏,鲸鱼减少,而其它鱼类数量同时会增加。

第二,经济好坏自然与政客的选票和仕途深度捆绑。日本媒体称,来自传统捕鲸地区的自民党议员等要求“退群”恢复商捕的呼声高涨,这也构成了安倍政府作出决断的背景。众所周知,在日本政治版图中,从事农林渔业和出身农村的选民是自民党的重要票仓,自民党自然不会放弃。而且为了选票,自民党一直在给农民与渔民高额补贴。要知道,日本国会参议院选举即将在本月举行,在月初“适时”重启商业捕鲸,对自民党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加分项。

第三,重启商业捕鲸只是一个战术动作,背后则隐含一个更为综合、更为庞大的战略计划。一方面,在涉海问题上,日本希望未来能在海洋资源的利用开发方面实施大规模投入,恢复商捕能为以后开发和利用海洋资源做好铺垫。

第四,日本的国家战略定位就是海洋国家,它志在成为海洋大国,希望依托海洋问题入手,在全球政治经济舞台上取得引领和决策地位,而重启商业捕鲸只是个开端。

可见,一个国家推出一个令人费解的政策的背后,从来不会是一个拍脑袋就决定的事情,即便很多人对于川普的推特治国很不感冒,但是仔细分析一下,凡是需要低调的政策都不是推特推出来的,同样,高调退出IWC而开始商业捕鲸的日本,同样不会是在做一个仅仅有日本民族情怀的决定,而是有个更大的背景和格局。

 

 

(此文总结自网络文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此文总结自网络文章》

如果能够把网络文章的链接也一起放出来就好了,很多时候“出处”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我在这里假设日方属于“被告”地位,我就更需要阅读日语(日方)的文章,也就是他们的自辩,这样公平一些。
anla 回复 悄悄话 原来如此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马克的文章都是个人观点,尽量客观公正,不带入自己的个人喜好,希望大家评论时也是就事论事,不要发表太多情绪化的留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