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年輕時,我們都曾夢想環遊世界。 在人生下半場,我們攜手走天涯,完成環遊世界的夢想。
正文

走過華沙的舊與新

(2018-06-06 10:19:51) 下一个

波蘭(2)→華沙舊城                                                                                     

走過華沙的舊與新

 

二戰期間,德國和蘇聯瓜分了波蘭,納粹占領華沙;戰後,蘇聯沒歸還波蘭東部,美英蘇同意將1/3德國東部土地畫歸波蘭。戰時,波蘭抵抗入侵和起義抗暴,波蘭人被德國納粹和蘇聯殺戮250萬人(不包括猶太人),華沙在1939年的人口為130萬,1945年只剩42萬2千人。戰後的華沙一片廢墟,九成以上的建築物被毀,如今看到的古蹟建築都是戰後重建的。華沙給人的城市印象就是新與舊的融合,在都市景觀和內在精神的表現上都是。

走過波羅的海三小國的舊城古蹟,來到華沙的舊城區。這些列為世界遺產的舊城區都很相似,古蹟建築、高聳教堂、觀光人潮;喝酒聊天曬太陽,白天黑夜都熱鬧。只是,華沙的舊城是從瓦礫中重建,根據歷史照片、繪畫、電影和居民的記憶,重現戰前的舊城風貌,更令人感動讚嘆。華沙的舊城廣場看起來很熟悉,電影中一定看過。走在華沙舊城會不時聽到響亮的馬蹄聲,跟隨其後的是漂亮的觀光馬車,載客繞城一圈。舊城廣場是城區的心臟地帶,周邊圍繞著中世紀建築,教堂、廣場、雕像、城堡、博物館等,舊城廣場的餐館、咖啡館和商店林立。

圖一、皇家城堡是波蘭君主的正式駐地,坐落於舊城入口處的城堡廣場

圖二、城堡廣場中央聳立西吉斯穆都斯三世雕像,他從克拉科夫遷都華沙

圖三、舊城廣場又稱市集廣場,是華沙的政經與社會中心、中央有座美人魚雕像。

圖四、華沙舊城的城樓堡壘,有紅磚牆樓遺跡,華沙歷史博物館就在旁邊

圖五、搭乘馬車觀光舊城,在噠噠聲中,緬懷今昔,別有一番風情

圖六、華沙起義紀念碑是紀念1944年那場最悲慘的戰役。現場正在拍電影

圖七、居禮夫人的故居如今是博物館,內部展示她的生平事蹟

科學文化宮(Palace of Culture and Science)是波蘭境內最高的建築物,也是華沙的地標。科學文化宮是蘇聯史達林送給波蘭的禮物;可惜波蘭人不太領情,而將它視為曾遭受蘇聯荼毒的象徵。大樓駐有近70個科學文化相關的機構和組織,還設有劇院、議會大廳和數家電影院。華沙有很多現代化的大樓,好像在比誰蓋的比較奇怪,看不出什麼美感,也許是在拚未來的古蹟也說不定。

圖八、科學文化宮是史達林送給波蘭的禮物,如今被視為曾遭受蘇聯荼毒的象徵

圖九、華沙市中心有很多現代化的大樓,造型奇特

雜誌文章說『來波蘭沒吃水餃就如同去義大利沒吃義大利麵』,波蘭水餃(pierogi)很有名,餡料有一百多種,甚至有甜的口味,一定得體驗波蘭水餃的滋味。特地找旅遊資料介紹的水餃餐廳(Zapiecek),菠菜餡、沾起司醬,是不錯吃,但輸給台灣有彈性的皮,吃不慣波蘭水餃皮粉粉的口感,有人說因為波蘭水餃皮是用馬鈴薯粉非麵粉做的。另一道推薦的名菜是烤豬腳,在德國、台灣都吃過烤豬腳,波蘭的豬腳有一點濕潤,有焦烤香味又不會太硬,下面鋪很多微酸的菜,配一點辣根醬一起入口,真是美味又不膩口,比較結果是波蘭烤豬腳勝出。

圖十、波蘭的特色料理;水餃和烤豬腳

波蘭好人好事代表

俗話說「路就在鼻子下」,問路是旅行的第一要事。在波蘭問路不需開口,人家就先開口問你需要幫忙嗎?這讓人太驚訝了,沒見過哪個國家的人民如此和善又溫暖。以下是在波蘭六天發生七件好人好事代表。

一、在電車站尋找前往舊城的車班及站名,一名女生主動開口問,需要幫忙嗎?

二、在路口東張西望,確定該上那一方向的來車,一位大叔來問,需要幫忙嗎?

三、拿著旅遊資料上的相片比對實景,老先生滿臉笑容跟我說,這條街直走沒錯。

四、公園裡我們正討論下一站要去哪裡,對面一位帥哥走過來問,需要幫忙嗎?

五、在一處紀念碑拍照,路過的女士告訴我們最佳拍攝地點要在哪裡取景。

六、在餐廳隔壁桌的女士,告訴我說她點的雞肉沙拉很好吃。

七、火車上,一位太太拍我肩膀,說了一些聽不懂的話,但我知道她在提醒我們到站了。

兩個東方臉孔在街頭閒逛,大概太顯眼,就一副需要人幫忙的樣子,真感謝波蘭人的主動關懷。波蘭是這趟行程的第十個國家,略加比較,就衷心讚賞波蘭人的熱心和善良。

前篇遊記「波蘭華沙我的家」發文後,有網友提出他對波蘭的看法。繼續寫波蘭遊記之際,這兩天,看了很多關於二戰期間的波蘭相關資料,包括:猶太起義(Ghetto Uprising)、華沙起義(Warsaw Uprising),還有一篇「比較巴黎和華沙在二戰期間、期後的遭遇和發展」的研究報告(註一)。二戰末期,希特勒眼見大勢已去,遷怒法國和波蘭的地下軍抵抗,下令徹底摧毀巴黎與華沙。巴黎的德軍將領抗命保存了巴黎,華沙的德軍將領則將華沙摧毀成廢墟。再一次瀏覽旅行波蘭拍下的照片,好像又回到了華沙,那些廣場、街區、路人、建築都還是原樣;只是,心情更複雜了。

 

註一:虞和芳,比較巴黎和華沙在二戰期間、期後的遭遇和發展,歐洲國際評論,第三期,2007年,頁85~10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长岛阿美 回复 悄悄话 真好,那些路人,让人看了暖暖的。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子' 的评论 : +1过来学历史,吃美食!
下半場共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子' 的评论 : 夏子説得對極了!戰爭是極其可怕的,打起仗來為求勝利而泯滅人生,一將功成萬骨枯;戰爭過後,互相和好端賴良善的人性,也需要很長的時間。德國、法國、波蘭現在都和好共存在歐盟之下,因為德國能深切反省認錯。
夏子 回复 悄悄话 波蘭人的和善與熱忱,令人想到這句過去觀光客曾用來形容臺灣人的話:波蘭最美的風景是人!

文化、藝術、建築...許多精彩的文明史,都是戰爭過後的產物,歷史悲劇是慘烈無比的教訓,它帶來人類巨大的痛苦與醒思,也帶來人類文明的重生與再造,但無論如何,這些文化的復興、重生、再造的文明,時時提醒著我們,要記得戰爭的教訓,珍惜人類心中最軟的一塊,那就是人文主義與人道關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