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xiax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画展:来自俄罗斯的《无名女郎》

(2018-05-21 08:30:26) 下一个

上一篇博文《 走进上海博物馆,十大镇馆之宝 》,提到我最近一次去那里,是为了观赏当时正在展出的俄罗斯美术馆珍品。这个展览的全称为:《巡回展览画派 -- 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以下所有照片,都是我拍摄的。这里,我只是把自己学到的、看到的记录下来,和感兴趣的朋友们分享)。

“巡回展览画派“是什么意思呢,我感到很疑惑,赶紧上网搜一下来补脑空。

1863年,俄国皇家美术学院的14名应届毕业生,不满于必须用圣经或古代神话为题材进行创作的规定,提出要自己做主自由命题。
如此大胆甚至被认为“越轨”的想法被学院驳回后,这14名学生与皇家美术学院决裂,成立了“彼得堡自由美术家协会”。他们打破美术展览只在彼得堡和莫斯科展览的旧格局,在各大城市巡回展览画作,因此得名“巡回展览画派”。
他们希望借此开辟一番新的创作天地,并在不受特别评审和官方干扰的情况下参与艺术展览。巡回展览画派集合了一批才华横溢、思想活跃的艺术家,在短短的数十年间取得了辉煌的艺术成就。
这次在上海的特展是由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与上海博物馆联合举办,共展出包括克拉姆斯柯依、列宾、列维坦、希施金等多名杰出油画家的代表作在内的68幅油画,通过风景画、肖像画、历史画和风俗画较为全面地展示19-20世纪初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所取得的艺术成就。

必须要言归正题(我的标题)。巡回展览画派在肖像画领域成就斐然,诞生了许多著名的肖像画,如《柴可夫斯基》、《护林员》、《伊万·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肖像》、《列夫·托尔斯泰肖像》等。值得一提的是,画家克拉姆斯柯依是"巡回展览画派”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他创作的《无名女郎》,是这个展览备受关注的肖像画,也是“巡回展览画派”最富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无名女郎》,是19世纪俄国最著名、最受人们珍视的艺术杰作之一。画家以独特的方式赋予作品以一种难以参透的谜,画面中的女郎带着她传奇而神秘的气质来到观众的面前,总是能够激发出观众无尽的兴趣。当时在俄国,女性解放和女性社会地位的问题变得愈发突出,它们已成为文学、哲学和公共观念领域所热议的话题。

《无名女郎》前人头簇拥,我又回看两次,才得以靠近细细观赏:

克拉姆斯柯依笔下的这位年轻女郎,侧身端坐,转首俯视着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显得高傲而又自尊。这种姿式语言表明画中人物与这个世道格格不入,冷眼审视,不屑一顾,又不愿与之合流的神情,这隐含着当时一部分民主主义知识分子对社会的态度。我细细观赏她的面容,她的睫毛,她的帽饰,她的衣领......无名女郎动人美丽的脸庞和人物的每一处细节,都具有极大的感染力,诱使观众去探求人物背后的秘密。有人说,你无论站在哪个角度观赏,无名女郎的眼睛总是在望着你。我觉得的确如此,你看呢?有人猜,画中形象是安娜 .卡列琳娜或其他小说人物。但艺术评论家说,这个没有定论,也不需要定论,因为她的名字就叫做无名女郎。

展览中有我们熟悉的作家、艺术家的肖像画。绘画大师列宾在1887年夏天创作的《列夫·托尔斯泰肖像》(1887年),仅用了三天就完成了,他生动地捕捉到了托尔斯泰脸部的特征和内在丰富的个性,展现了画家惊人的洞察力。我在学生时代曾学过一点点绘画,可是很惭愧,我半途而废。在俄国这么多著名画家中,我也只记得列宾,所以对他的画作就格外关注些。


 

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是世界上规模最大、馆藏俄罗斯民族艺术珍品数量最多的博物馆之一。特列恰科夫(1832-1898)是一名品位高雅、眼光苛刻、出手慷慨的艺术投资者,一直支持巡回展览画派艺术家们的创作,并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构建的不是为了满足私欲或用来炫耀的藏宝阁,而是一座能够代表俄罗斯民族艺术进步与发展的大众博物馆。

特列恰科夫肖像也是出自列宾之手,展示了收藏家对艺术的热爱:

本次展览还包括数幅孩童肖像。画家通过这些肖像,构建出一个充满友好、关爱和怜爱的情感世界。

艺术家们关注纷繁复杂的人类生活(如私人活动、重要社交和日常事务等),在作品中表达出对贫苦百姓的关切和对社会的反思,充分表现了创作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这种倾注了画家情感的作品往往能够引发观众对社会的深入思考。这也正是巡回展览画派的风俗画能够穿越时空,持续引发人们共鸣的关键所在。

上图是马克西莫夫的《没落》(1889年)。19世纪80年代,俄国社会各个阶层的生活方式均发生了变革。富有领主与农奴之间以往的附庸关系一去不复返。画面中这两位正在追忆往昔的老妇人分别是领主和她以前的佣人,身份差异如此悬殊的两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惟有关于往昔的回忆才是联结当下的线索。

 

在一个多世纪的艺术实践中,活跃于俄国的“学院派”形成了以维护古典和文艺复兴盛期艺术为宗旨的特定规范与标准。他们一般都是俄国贵族阶层的代表,与皇室交谊笃深,或其本人就是皇室成员。他们的作品总是规避生活中的不完美,主要被用来装饰宫墙府邸或作为珍藏。

在展览的第一部分,我们还可以欣赏到若干“学院派”风格的作品。康斯坦丁· 耶格罗维奇·马科夫斯基是19世纪60-80年代最具才华的“学院派”画家。这次展出的《奔离风暴的孩童》(1872年)是他的一件风俗画名作。展览的这一部分旨在借助横向比较的方式,凸显出“巡回展览画派”与“学院派”作品在内容主题和艺术技法上的差异,更直观地反映出前者的社会功能和创新意识。

在这幅《奔离风暴的孩童》中,人物双颊红润,可爱而单纯。堆积的云层下,风儿席卷草地, 一派风暴即将来袭的景象。惊恐的孩童疾步飞奔,正试图逃离那近在眼前的风暴。马科夫斯基笔法娴熟,他对自然的关注、精谨的刻画和律动的画面,是其作品获得成功的关键。

风景和静物

上海博物馆同时还策划组织了《巡回展览画派与中国》系列访谈栏目,邀请靳尚谊、詹建俊、邵大箴、全山石等12位不同历史时期接受过俄罗斯美术训练的艺术家、美术史家,与观众分享了他们的艺术经历和感悟,并对本次展览的重要展品进行赏析。在展厅影音室中,可以看到本系列访谈的集锦视频。另外博物馆还开展了相应的讲座,看介绍真想立刻报名参加。但是我实在没有富裕的时间了,只能搜索一些资料来学习。

谢谢各位的时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