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西

记下心的历程 纪录当下
正文

魁省的Bill 21和香港的《逃犯条例》

(2019-06-18 06:45:52) 下一个

  6月16日正当普通老百姓在庆祝这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的时候,加拿大魁北克省的议员们却在加班加点地工作,最后于当晚10点半,省长乐高执政的CAQ提出的颇具争议的Loi 21以73票赞成,35票反对,获得了通过。这个法案的中心内容是禁止政府公职人员,如法官、警察、公务员和教师等人员,在执行公务时佩戴宗教服饰。在这个法案征求意见阶段,赞成者和反对者都为此组织了游行和示威,但民意调查,还是赞成者居多数。这个法案法案通过不到24小时,加拿大全国穆斯林协会和加拿大自由公民协会,就宣布准备起诉这个法案。甚至蒙特利尔英语校董会明确声称,即使这条法律生效以后,也不会去遵守。有宗教团体和法律专家也认为,该法案是在歧视少数群体,特别是戴头巾的穆斯林妇女。由此可见,该法案争论之激烈,正反双方各不相让。

  这个法案在如此争议中还是获得了通过,由此我也联想到大洋彼岸的香港闹得沸沸扬扬本该在6月12日进行修例的《逃犯条例》。该条例就是允许香港拘留和转移和香港没有正式引渡协议的20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大陆和台湾)遭到通缉的人员,但却因有上百万人以游行和示威的方式反对而最终被迫叫暂停。林郑特首也对因修例而引发的香港社会矛盾和纷争而进行了道歉。这两个法案都备受争议,但为什么它们的结果和命运却如此迥异呢?这其中的原因不得不值得我们去深思。

  首先,应该是民主传统的不同。魁北克位于北美这个标榜民主和自由的地方,自从在这里殖民开始,欧洲英法等国的民主精神和体制就被移植到了这里,尽管这个民主在它发展的200多年中,也经历了一个逐渐完善的过程。所以,这里的人看待问题还是比较成熟的,任何分歧,甚至哪怕连总统选举结果的分歧都可以在法律的框架下得到解决。香港是1840年清政府将它割让给英国后才开始发展起来的,英人对它实行的殖民统治同它在其他殖民地的统治应没什么两样。在长达150年的统治里,经济上是实行自由的市场经济。凭着香港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中国人特有的勤劳精神,她逐渐发展成为了一颗闪耀的东方明珠。然而,相对于经济上的成功,她的民主政治却是滞后的,回归前虽有自己的议会,但作为最高行政首脑的总督一直都是都是英国派遣和任命的。因此,1997年香港回归后,香港人民想当家作主,但他们的殷切期望没有得到实现,从而导致了他们的心理落差。最后,人们把这这一切归咎于政府。而刚好政府又不是直接普选产生,选择街头民主来表达诉求,也就成了他们的首选。

  于是就有第二方面的因素,对政府的不信任。这个政府既包括中央政府,同时也包括特区政府。“一国两制”是一种创新,前无古人,港人对此有怀疑也可以理解。只是“六四”的发生加剧了这种怀疑。以致发展到到后来的23条、普选、一地两检,几乎到了逢政府必反、逢大陆必反的程度。我想,他们不是不爱国,而是把满腔的不满都迁怒于政府,以致出现在香港的民主墙前有“庆祝美军炮打中国驻南使馆20周年”的标语。有了这种不信任,按理应该多沟通,消除对立情绪,但我们却见不到这方面的作为。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所以特区政府要想有所作为,谈何容易。

  第三个具体原因是凡事对民众的征求意见和充分讨论不够,这又是一个与民主传统不够的相关问题。在大陆由于是一党制,所以,即便是修改宪法这样的头等政治大事,也是党提议修改却修改了,即使是征求民主党派的意见,那也只是走过场而已,毕竟他们知道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当然,即使这种做法在大陆,人们也是敢怒不敢言。那么,把这种做法照搬到回归后的香港显然是行不通的。就是这种行不通的方法,他们就不顾实际情况,照办不误,这样屡屡碰壁也就见惯不怪了。

  本来香港回归是中华民族复兴的一个契机,中国政府可以顺势而为,放手让香港在一国的框架内开启在它的民主体制,作为整个中国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试验田。这其实也符合共产党一贯的先试验后推广的做法。然而因循守旧、前怕狼后怕虎的执政当局坐失良机,把一手好牌给打烂了,不仅旧的矛盾没有去解决,而且还出现从未出现过的“港独”问题。从而导致两制没有推行好,一制又贯彻不下去的窘境。

  当然,如果执政当局心里想的不是执政为民,不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利益,而只是一党的私利,是如何保住权力,延长任期,如何定于一尊,那么我们说这么多,就是鸡同鸭讲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董兰丫' 的评论 :
不好意思,还真不知是哪里的景致。我也是从微信圈里看到了,觉得喜欢,就捡来了,应该不会有知识产权问题。不过有也不用担心,就请那个叫Rubio的美国参议院立一法,废除就是了。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无论谁,如果总是出尔反尔,就会失去别人的信任。

请问您的头像是哪里的景致,好特别!一只松柏从峭壁里长出来,生命的力量如此顽强。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川总应该是真普选,只是采取了选举人计票方式,实行赢者通吃的做法。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连川总都不是真普选的。如真普选就应是希一把莉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其实,哪里的年轻人都是有热血的,就像89年时我们走上街头一样,但社会一般就是在一种合力作用下而向前的。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萸香慢' 的评论 :
这个议案虽然赞成者占多数,但却争论极大,而且和左派们一直主张的政治正确是不相符的。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行道堂主' 的评论 :
特首所在政党虽在议会中占多数,但却不一定有民意基础,这就是矛盾之所在。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香港的引渡法修案抗议是一种姿态,表明年轻一代港民的民主意识和对一国两制前景的质疑。至于引渡本身,我不知道是不是对香港完全有利。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民意调查,还是赞成者居多数。这是魁省法案能通过的关键。任何事情都是有争议的,但民主制度一般情况下是多数派获胜。香港的这个条例根本没有民意基础。
行道堂主 回复 悄悄话 不是普选产生的特首,根本不能代表香港人民。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欢迎光临,谢谢留言。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医者意也' 的评论 :
没错,殖民者总是想留下一些矛盾,以便之后操控。对于印度最致命的是留下了印巴冲突。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欢迎侃-侃光临,关键是看他们的初衷是什么。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清静好!不用沙发,这么好的天气,还是到后院去喝茶比较好。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赞好文,分析得很好!
医者意也 回复 悄悄话 英国人统治的时候,绝不会给被统治的人民主。一旦被迫要走了,就会赶紧改制,要给殖民地人民“民主”,从而可以继续操控。印度时是这样,香港也是这样。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板凳。
同疑问:“当然,如果执政当局心里想的不是执政为民,不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利益,而只是一党的私利,是如何保住权力,延长任期,如何定于一尊,那么我们说这么多,就是鸡同鸭讲了。”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