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104:叹百年!

(2018-08-11 18:16:32) 下一个

后记 

 

 

    我的故事就要结束了。这是我和我家四代的亲身经历,这是中国近百年历史的侧影。汹涌波涛中的一叶小舟沉浮甚至翻船。

    清末的一个腐败没落官宦家庭是母亲的出生地。

    到美国修铁路和淘金热已过时,一个勇敢的广东年轻人到美国打工。学了知识,挣了一些钱回国,成家立业,报效家乡百姓,这是父亲的出生地。

   民国、五四运动后教会大学如燕京蓬勃发展,这是父母受高等教育的地方。

   中国这时的年轻人留学热,准备把西方先进知识带回祖国。父亲就是其中一员。

   回国后父母结婚,生子、成家立业。

   日本侵略中国,烧杀抢劫,抓人,镇压反日人士,抗日斗争,直到二战结束日本投降。

   国共和谈失败,解放战争,国民党腐败失去民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教会学校遭取缔,半岛战争、不停的运动,直到反右、文革。

   本书是想通过这四代反映中国近百年的历史,反映社会变化最多最动荡的大时代。

   许多不愉快的事件,并不是仅发生在我家。解放后的各种运动把中国的知识分子特别是非理工科的知识分子整的无地自容。这些人很多在解放前走在世界的各领域里,甚至前沿。在解放前发表许多作品、论文,解放后不许再献身于社会学、为了避免被批判,就没能再写什么,整个处于停滞状态。

       爸爸去世的三十年后,社会学界的人士对爸爸的评价是“许多文章和观点至今认为都是非常重要的,代表了一个学派。遗憾的是英年早逝,没有来得及带更多的研究生和做进一步的研究”。

     “是知名的社会学家和教育家,在社会学领域里,他是多面手,既专攻社会学和人口学,又能虚怀若谷、博彩众长、兼及其它专业;在追求真理方面,孜孜不倦、勇于实践、敢于进取,心怀坦荡、宁折不屈;在几十年的教育工作中,严于律己、身体力行、对学生严格要求、又循循善诱;在爱国和革命的程途中以实践行动作出了无可争辩的牺牲;为社会学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很多后辈写道:“爱国主义精神,对事业精益求精的态度以及正直敢言、追求真理、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高尚品德和情操,永远是我们后辈学习的榜样。”

    如果爸爸在天堂听到这些,作何感想?如果爸爸当时挺过来,活到这时,一定会铆足劲拼命干的。

        社会学界许多重要的权威吴文藻、费孝通、吴景超、潘光旦等都和爸爸一样因为要求恢复社会学而被划为右派。

       其实1955年几十个国家召开社会学世界大会,苏联看到社会学如此蓬勃快速发展,产生很大的震动,要赶上去。

       而中国不知道苏联已经变化,还是停留在几十年前苏的状态,固步自封,当中国社会学专家要求恢复社会学,政府都不作认真的调研,就拿右派的大棒打下去,扼杀掉。这种专政的作法是多么幼稚无知!为什么中国政府如此胆怯,不敢走自己的路,不敢走在世界的前沿,更不敢带领世界前进?!

       反右、文革中被整死、自杀、不正常的疾病而死的,简直数不胜数。许多著名演员、文艺工作者、教育界的专家、教授都是如此。

      我曾看过巫宁坤先生写的“一滴泪”。这本书详细记录了在燕京当时英文系赵主任的邀请下,为尽快报效国家、参加建设,放弃只差半年就可得到的英国文学博士学位,于1950年到燕京工作。燕京取消后多次调动,什么都干不成,英文能力不能很好发挥。在各种运动中受批判,特别是反右逮捕送去劳改农场,和死亡擦边而过的真实的纪实。真是触目惊心,令人发指。右派是敌我矛盾不是死刑,为什么送到劳改农场没足够吃的造成许多人饿死?

      很多朋友知道我写这本书后,都主动给我讲述他们的经历。源源就是其一。她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自己全家也是医生。解放前她外公是英国著名医生。解放后周恩来总理特别邀请他回国报效国家。他回来后历次运动都得到周总理的亲自保护。直到文革。开始时总理写了手令,要求造反派保护。但后来当外公说了江青过去是电影明星,她的另一个名字是蓝苹后,就抓进牛棚。总理的保护指示也不管用了,最后整死在牛棚。如果当年不回来,继续留在英国真不知会在医学上作出多么重要的贡献。

       解放后25年的运动特别是反右、文革,把许多精英,打成右派、阶级敌人,甚至致死。对我国造成巨大损失、停滞、甚至倒退。这是一定不能重演的,一定要吸取这历史的教训 。

       任何国家的人民都希望生活在自在,愉快的环境里,每个人都希望得到尊重。只有在这种环境中人们的积极性、创造性、才能充分发挥。

       为什么有的国家会有许多人得各种诺贝尔奖?就是这些国家尊重知识分子,政府不干涉知识分子的研究方向,有一个宽松的环境。这样就可以为人类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最近看了西南联大在短短八年抗战期间,简陋的校舍,饥寒交迫,头顶飞机投弹的艰苦环境中,毕业生不到4000人,就有两位后来在美国学习和工作获得诺贝尔奖,四位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八位两弹一星元勋等,造就很多高级人才。那个学校在学术上非常自由,也非常严格,不合格就退学,没有作弊、虚报、造假。连美国大学都在认真研究这所大学办学的经验。

      希望我写的故事能给将来写这近100年历史的年轻人一个佐证和参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群思 回复 悄悄话 向您致敬!希望國人的記性能夠長久。以史為鑒!
Dayoufan 回复 悄悄话 感谢你写出这个系列,为那段历史提供了真切的经历感。

这是个纪实体裁。令尊是名教授,又已作古,不妨直接公布他的名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