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68:老同学去向,我是团长

(2018-07-06 18:34:26) 下一个

燕附老同学的去向

 

 

       提早一年来到女一中当时很恋恋不舍,但初三毕业时又庆幸我早到了。因为我不用考高中,直接保送。学校根据初三这年的学习成绩,选择学生,保送入高中。我已经在一个离家近的好学校学习,就懒得再考了。三三姐就自己考上师大附中,进城住校。据说其它大多数同学都去海淀区的北京第十九中。

       三三姐刚上高一时我家住的地方容易去她的学校。所以每周日回校前先到我家玩,聊天,品尝爸爸的美食:桔皮煮水、广东香肠玉米面窝头。这是她家不会吃的营养食物。

       爸爸说桔皮煮水是坐海轮去美国攻读博士时在船上遇到一位广东医生,他告诉爸爸如果在美国感冒可作两件事:喝桔皮水;在蒸汽中熏鼻子,可防支气管炎。爸爸说很管用,回国后喝桔皮水成了常规饮料,只要有桔皮就作,每人必须喝。三三姐来后也必须参加。

 

入团,认真负责的合唱团团长

 

 

       上高一的12月我就15岁了,岁数一到就会自动退队。在退队之前我努力争取入团。我有两个入团介绍人王淑清、王书倩。她们分别找我谈过几次话,介绍共青团性质,目标,我要讲清为什么要入团。最后告诉我如果入了团,要多做社会工作。我都同意了,在我退队之前已是团员。

      入团之后团总支干部一位高三毕业留校的朱教师找我谈话,问我喜欢做什么社会工作,当前需要少先队总辅导员,或校合唱团团长。我一想去做总辅导员责任太大,而做合唱团长管的人少,选歌由老师管,我就是组织练习,这事不在话下。

       开始很顺利,一次北京市中学生合唱比赛我校成绩不理想。得奖的都是男女生全有的大合唱团。音乐老师和合唱团成员建议与男校组成混合的大合唱团。这就是我这个团长的责任。

    想在暑期先合起来,开学后就可一起练了。我们决定找邻居男六中合唱团。他们并不积极。选歌、练习时间、地点全不能互相谦让。讨论很长时间也不能做决定。最后就散了。

    这一次的挫折,老师和同学全没劲了,似乎认为拿不到奖就不想练了。最后拖到我上高三,我想考大学,就不用作社会工作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