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67:丑小鸭开始浮出

(2018-07-05 18:01:46) 下一个

丑小鸭开始浮出

 

 

       初三第二学期我们的教室在小操场西北边。

       该教室西边是西校区唯一的大土厕所,大概有近二十个坑,臭味会飘到教室。后面是全校的大蒸笼,学生带的饭放在这里热。

    第四堂课抽风机大开,火很冲不到一小时饭就热好了。但抽风机声音之大会盖过老师讲课的声音。

    西面厕所旁边是音乐教室,学生的歌声、钢琴声也会飘过来。

    总之这个教室的条件比原来那间糟多了,每个人必须专心、专心、再专心。好处是教室外面有个砖垒的兵乓球台子,会打的人可捷足先登。可惜要打的人太多,跟本轮不到不会打的我。

       进教室后我以为我仍然坐在靠门最后的位子,我压着点到的教室。刚一进门,坐当中的同学喊我过来,坐在她们那里,这可真是最当中的位子了。学护士、学音乐的两位算是上学期我的两个朋友,全走了,本想我又孤独了。没想到她们对我的态度有了如此之大的变化。

       我坐了过去。一位功课很好又会画画的张允紫同学,坐在我旁边,另一位小个子很活跃的许同学也坐在附近。我猜由于我上学期考的好,所以愿意和我交朋友。我一定要珍惜这友谊。

       功课好的画家主动告诉我她哥哥在北大上大学,他很会画画教给她很多。一次老师教大家画料子的图案四方连续她画的极好,老师建议她可投稿。她总想让我也画好,但我画的总是很脏,色彩也不对。她用心教我,我对画画没兴趣。白让她费力了。后来她邀请我去她家玩,一看她们全家住四合院的一小排,非常拥挤,我家要比她大太多了。看了北京的人家,我不能再抱怨什么了。

       那位活泼的小个特爱打百分。刚上课趁老师还没开讲就把牌分到手里。一下课马上就打,真是太抓紧时间了,这不是我的意愿。但不让大家扫兴,我下课就和她们玩。我不费太多的脑筋打着,心想又不赢房子,跟本不用去想输赢,不用太认真。她还爱看电影,下午下了课就吆喝大家到西单首都电影院去看。我只是在苏联电影周时和她们一起去过。我想让她们和我去跑步,但她们喜欢打兵乓,玩不到一起,我坚持自己去。

       有时会碰到体育组长、一位近六十岁的女体育梁老师带着校径类运动员在练习。一天她叫住我说让我跑一个百米,和一个二百米,她用錶测一下。让我在故宫城墙边的一窄条人行道上跑。由于太窄只能一人跑,没有比赛的感觉,只是凭自己的能力使劲跑。测后她说不错,就让我跑二百米,要参加练习。这样锻练也不孤独了。

       春天来了,学校要举行班级之间的合唱比赛。两位音乐老师忙得要死,为各班伴奏。我想我们班不用去麻烦老师,我可以做。我说到我家练习,我来伴奏。全班同学到我家练习,我在客厅弹钢琴,打开客厅门,她们站在客厅外面唱。练了一个下午。第二天参加了在操场的比赛。我在这个新学校成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学生了。

       我大概算长相和身材好的,学校让我去中国青年报社拍服装照片。我说我没有服装可照,她说那里有衣服,只是人去就可以了。

      到了那里像我这样来自各中学的共八人。她们说现在要号召年轻人穿得漂亮一点,让我们穿上这里做好的衣服照一张集体照,登在青年报上。看了衣服,没一件是我喜欢的,大家挑剩的一件水绿色,样子极普通的让我穿上。像个老大姐,一点也不好看。我们到阳台照了集体唱歌的像就结束了。

      这张照片登在中国青年报上,有人看了后笑着对我说我是模特,还上报了,真让人哭笑不得。

       自从被体育老师选为跑二百米的运动员,一周和老师在一起练两次,从初三开始高一、高二都参加二百米跑。由于没有正规场地的训练,只会跑直道、缺少弯道训练,所以成绩很差。但在这个学校我是较好的,所以一直让我跑。学校要表现德智体全面发展,运动会的各个项目都有人参加,不去管能否拿成绩。

       高三我们学了跳远我的成绩不错,就报了这项。幸运的是我拿了第四名。我想这里有不到二十米的跑道和正规的踏板,老师可以正规的训练我,所以拿到名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