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87:英雄丧钟始

(2018-07-25 18:00:59) 下一个

         英雄,丧钟始

右倾了

 

 

      爸爸去世后,我实习返回,留校。一系列事情连续发生,这时突然从党员那里听说正在整风,反击右倾翻案风。我又听说这是来自1959年夏的庐山会议,据说有了个彭、黄、张、周反党集团。这是由于彭老总给大领导的信而产生的。这时让我的思想又回到了抗美援朝的时代。

       彭老总胜利归来,本以为应当敲锣打鼓,欢迎凯旋归来,并应当到处做报告。但安安静静,似乎不知道何日归来。作家魏巍写了“谁是最可爱的人”,感动了我们,他到处做报告,很是风光,成了胜利者的代表。他来燕京作报告,我们中学也去了,是很动人。几位立大功的战斗英雄、空军英雄也到各地做报告,很动人、很鼓舞人心。

       一段时间再也没听到老总在哪,做什么工作。但很快小道消息传出有人不满意。他没照顾好儿子,让他牺牲。并质问为什么老总自己可以不死,他却死了,为什么不总呆在一起,等等很多责备的话。并且说这儿子是如何英勇,坚决要求到朝鲜去,到前线,编出许多动人的故事。

       谁也不知道,这儿子是在开战近一个月就炸死在司令部。为什么司令部仅他们二人死了,其他司令部的人可以不在,他为什么要在,难道让他在司令部值班吗?司令部为什么要他值班?!听到这些小道消息,我想老总倒楣了,他是总司令,不是保姆,怎能看住一个身体健全,活动自如的成人?!

      又经过长时间没有人提到他。再听到时已是全国掀起批判右倾翻案风之时,这位被批判的主角就是彭老总。这时才知道中央在庐山开会,把他对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所作的调查研究,以对党对人民负责的精神给大领导写了一封信,这下可让大领导得到机会把多年对他的愤恨,全部发泄出来。当我们学习时知道他写的内容,我简直认为写得太好了,这是真正的实情。

      下面通过我的亲身经历来看看当时的情况:

      1958年初反右已基本结束。无产阶级得到伟大胜利。大领导发出了一系列 号召:十五年中国将超英赶美。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竖起了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人们听了很受鼓舞。许多人头脑发胀,提出了更豪迈的口号。似乎你能想到的事,就一定能做到。到处有赛诗会。那豪言壮语听着都吓人。

 

大办人民公社

 

      有人说马上就可进入共产主义,要求人们去学习。记得1958年秋我校政治教研室一位负责人,在大领导为徐水人民公社叫好后,参加北京市的访问团去了徐水,回校后非常兴奋的给全校做报告。她讲人民公社就是好,办公共食堂,吃饭不要钱,就是共产主义。

       社干部说放开肚皮吃饭,鼓足干劲生产就是好。集体干活、集体吃饭不用各家各户开火,节省时间、节省柴火。。。。现在农民可以: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这可改变几千年农民落后的生活习惯。

      她越说越兴奋,我和几个调皮,爱说怪话的朋友就越听越糊涂,可挑出越来越多的毛病。

      我们议论,如果农民放开肚子把生产的粮食全吃光了,那么城里人的粮食从哪来,是否城里人也要为自己种地了呢?如果二流子不干活都有饭吃,那些干活的人的工作积极性还能保住吗?社会主义能用吃饭不要钱,就跳到共产主义吗?对生产力没要求吗?按劳取酬、按需分配的原则过时了吗?大学教职工、家属和学生也和农民一样吃饭不要钱吗?这是否回到刚解放的供给制,这是倒退还是前进?

      我们边听边说,说说笑笑就说了不少问题。我们说她好傻呀,太听话了,自己不动脑筋。当然我们没想到最后中国饿死三千七百万人。

       到处报导人民公社的优越性,处处放卫星。开始我还是相信的,因为没有农业产量的概念。班上从湖南农村来的胥某就说这数字是瞎说八道,我还天真地和他们辩论。我说他们是老皇历,现在是人民公社,生产关系好了,就会提高产量。

       一提人民公社,谁也不想被扣上右派的帽子,就都闭嘴。但报上的醒目标题,天天大放卫星,那数据太吓人。

      这真是像赛诗会的豪言壮语所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从开始说亩产几千斤,现在报上说一万斤甚至几万斤。一亩地是有限量,不会无限增产,怎可能数据天天大幅度提高,毫无止境。一个麦穗、一个稻穗不会有一斤重的麦粒、稻粒。密植也不可能每一株都贴在一起,所以亩产几万斤是瞎说。越来越觉得在骗人,有其它目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佩尼燕京人penny 回复 悄悄话 1959年-1962年中国到底有多少人饿死这是个谜。人数不会太少,否则不用销毁资料。希望有人不是纸上谈兵,而是真正到各省特别是饿死人多的省份、进入农村偏远地区去调查。不要说每二十个人有一个死了。有的村一家大多死了。有的村每家都有人饿死。在北京都有如此多人浮肿。就可想全国了。这是极大面积的饥饿。在农村一大锅水中有几粒粮食就不错了。否则不会把树皮树叶吃光。有个在国外的研究生不相信会有许多人饿死。他是从他夫妻俩的亲朋好友几百个人中没人饿死就用数学推出没那么多人饿死。真死了人谁也不会往上报。那些领导不会挨饿。那有记者敢报告。连彭老总都是这样的下场。总之走到中国去实地调查。
城西兔儿爷 回复 悄悄话 很好的原创燕园回忆录,非要夹带二手私货来博眼球。
不到二十人就饿死一个,你认识的人中就一定会有人家里饿死人,请给出实例。
佩尼燕京人penny 回复 悄悄话 这数字来自几遍文章。不是我编造,
城西兔儿爷 回复 悄悄话 三千七百万不敢苟同!超过总人口的5%!学过统计学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