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64:谁让妈变,爸教我仅此次

(2018-07-02 18:18:32) 下一个

妈妈精神了

 

 

       一天放学回家,看见妈妈卧室门是打开的。前些天,她只是在吃饭和去厕所时才会打开,且没有铺床。今天她的床是铺好了的。一眼望去妈妈穿着正常的衣服,不是睡衣,坐在她的书桌前看报纸。

       好奇怪,我探头看了一下,妈妈说进来吧。我拘谨的走进去。她说爸爸今天带她去了中苏友好医院看了苏联专家。仔细检查后,医生说,没有病,必须从现在开始,过正常人的生活,出去工作。不许总躺着,要做力所能及的体育运动。批评她这六年多的静养是非常错误的,建议她不要吃安眠药。

        她在想该做什么工作呢?燕京神学院是个刚办的学院也许需要教中文的老师。准备一段时间也许可让干妈帮助到师大附中去教语文课。她说多年没摸老本行,现在要抓紧时间准备了。

        我非常高兴,盼望多少年,希望她能振作起来。今天苏联专家帮了大忙,感谢苏联医生,这是一边倒政策对我家的帮助。原来中国医生护士也这样说,但她就是固执的认为别人不了解她,不同情她。而强势的苏联专家,以专家的身份,不容她讨价还价,就是必须听话、照做。后来妈妈的确先到神学院教中文,那里有不少燕京宗教学院的老朋友,工作很是愉快。但过了一年多,这个学院要合并到南京的神学院。妈妈就到师大附中教高中语文。很受欢迎,直到搬到西郊人民大学。

 

 爸爸是个好老师

 

 

       我们安顿好后,马上忙了起来,我和妹妹骑车到女一中上初三、初一。姐姐回家住,骑车去师大女附中上高二。

       爸爸每天骑车出去研究办劳动干校的问题。回家后除看报纸外,没有系统的看专业书。这是因为没有专业的原因,一个知识分子没了专业,这是对知识分子最大的惩罚与不尊重。妈妈开始准备中文课。每人忙于自己的事情。

       一个周六的下午,我和妹妹没课,在家做功课。爸爸也没出去开会。他不开会就会有15分钟午睡的习惯,他说这是从小养成的,不用人叫、不用上闹钟,15分钟一定醒来。这天他午睡后跑到我们小西屋说,他想带我俩去北海划船。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呀!我俩赶快准备好和爸爸出去。

       自从抗日胜利搬到燕京,爸爸特忙,加上妈妈生病,及解放后不停的洗脑,没有心情带我们玩。现在处于准备办干校的阶段,压力不大,可以抽出时间。又因离北海太近,非常方便,另一个极重要的原因是避免事故。将来才可放心让我们和同学去划船。住在燕京时,未名湖没有船,颐和园有船,离家远,不会和同学去这样远的地方划船。现在学校就在北海附近,下了课就有可能去划船。如果我们不会划就危险了,所以他必须教会我们。

       由于兴奋,我们三人快步走到北海正门。买票进门后直奔码头,划船的人不算多,不用排队就买了船票。服务人员帮我们上了船。爸爸让我和妹妹坐在桨的两边两个座位上,他坐在大头这端。命令我拿起双桨想办法把船划出这个码头。

       船太多,围在我们船的旁边。这两个桨根本插不到水里,他让我不要勉强把桨插入水,不要被其它船挤坏桨。让我用手向两边推开旁边的船,就可打出一条路。这是爸爸教我的第一课:出发,离开码头。

      离开码头后,来到了宽阔的湖面,我想现在可以放心大胆的划了。第一件事是把桨放入水中。我想这还不简单,没多想就把桨的宽面打在水面上,马上溅起巨大的水花,我和妹妹的衣服全湿了。爸爸说怎不想一下该怎样放入水中,应当插入!

       我开始使劲的划这个桨,往后一拉就把水全弄到爸爸衣服上。爸爸让我慢慢的动作,不要过分用力。两臂力不同,船在原地转,不能前进,爸爸告诉我,左手划,好不容易弄正了。但一喘气,停了一下就变了。又开始右手划,我这才知道划船是不简单的。花了不少时间我才可自己判断该动哪个手。

       接着让妹妹划,她避免了我的那些错误。最后我也可以指挥她该动哪个手。

       然后让我们去钻洞,先要把船在洞外调好位置,之后往洞里划。并且自己要看前,看后,不断校正,不可太快,以稳、准为主,不可撞到洞边。

       钻出洞到了有荷花的小湖里,他训练我们沿着荷花边划,不要碰到荷花,这个技术可用来遇到一个船时,有礼貌的错过。

       然后让我们学会去靠岸边。让船平行于岸边,这是很有用的技术。因为如果想上湖中的岛,就要会停在该岛的岸边。

       所有这些科目我和妹妹都认真练习,直到爸爸满意为止。最后交回船、进入码头。一个下午,爸爸把我俩进行了较全面的划船训练,他一点也没划,全让我们自己处理出现的问题。

       我从没和爸爸学过什么,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感到爸爸是个很好的老师。他预先有周密的规划,一步步的教会我们,非常耐心。我们既是学习也是一起欣赏北海的风光,以后我再也没和爸爸一起逛北海。

       爸爸作了一件重要的事。没多久,班上少先队日是到北海划船。我们租了五条船,他们心中有数就把大家分在五条船上。上了船,我们船的负责人突然说她划不好,但挑不出五个负责人,她就自告奋勇来负责了。

      我说我可以划。她马上让我负责。我按爸爸教的,自信的一步步作起来,首先把船带出码头,我作的很漂亮。她们对我这个不爱說话的新生会划船刮目相看,大家对我投了信任票。随后开始唱歌,我本以为应该轮着划。

       这时船已划到好划的地方,她们该划了。我问谁想划?她们异口同声地说:不划。就是我一人划。我心里太高兴了,捞了个划船的机会。少先队日划船活动,其实是坐船、唱歌、聊天,增进感情,不是轮流划船。

       我后来也经常划船,在海里也划过,也划过单人艇,作为业余玩算是划得好的。

       妹妹从爸爸这里学了划船的基本知识,爱上了划船。后来她参加了军事体育活动的舢板队被培训了一期。又参加了跳伞培训。

      我只是参加了小口径步枪的打靶训练,十天趴在地上练瞄准,最后打了优秀,得了一个优秀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