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70:没人走后门没人造假

(2018-07-08 18:11:31) 下一个

我是北京三好生      

 

      

       共青团中央号召学生应当德智体全面发展。很快得到北京响应,召开三好学生表扬大会。这是第一次,大家还没有充分努力表现,完全靠平时情况来选的。可以说比较真实,没有走后门或造假事迹。幸运的我又被选中。

       为什么会选我呢?我的分析是:

      上高中特别是入团后,我承担合唱团长的工作,经常和音乐老师联系决定要唱的歌,由我主持练习,音乐老师只是练好后来听一下,做一下感情处理,所以我的社会工作量是较大的。但我决不会因为做社会工作影响学习和锻练,我仍然是校运动队员,每年参加市运动会。我的功课特别是数理化和外语都是很好的,老师们很喜欢我。

      可以说在德智体各方面都表现的不错。所以北京市的首届三好学生表扬大会学校选我和其她几位同学参加。每人得了一个证书。这证书只说明我过去的情况,并不代表将来。为了将来,必须更加努力,不要辜负老师和同学的希望和鼓励。

       这时已是高三,功课很重,有全市数学竞赛,老师也让我参加。没人指导,没有课外数学知识,所以拿到题目能做的太少。一些题都看不懂,这真打开了眼界,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

       回来后下决心要自学一些课外的东西,我到西单新华书店买了一大堆高考的补充、复习题,自学起来。所以我在老师带领同学复习之前就有计划的复习起来。老师统一复习我没参加。一直埋头在家学习,很有收获。

       我的语文不好,不知该念什么。告诉妈妈后,她利用在师大附中教语文的机会,就把三年的语文教师辅导材料拿给我。学了这些让我明白每一课的教学要求,重点,难点,这真让我开了窍。对我语文入大学考试极有帮助。

       当三好生后,考验来了。国家要成立第一届女飞行员大队。来我校招生时,老师让我们几个身体好的,复合身高、体重要求的去体检。我当时没有从国家的需要考虑,而是先想自己的志愿。我告诉老师我不想当飞行员,但老师说够基本条件的都必须去检查,从中选合格者。我想不通,但行动还是服从。我去检查身体,很快就查出我的听骨不合格,不适合高空飞行,最后我们学校没一个合格。我这才理解老师为什么要我去。

 

接地气

 

 

       女一中是全市招生,学生来自四面八方,互相不了解。这与燕大附中很不相同。在燕附大多是子弟,或城府、海淀镇的学生。组成比较单纯,知根知底。而在女一中,大家只念书,很少交流。

       一次下大雪我班同学只一人没到,其她全按时到达,老师很高兴。突然这位缺席者到了。她流着眼泪,裤子湿到膝盖上面,满头大汗。全班同学和老师同情地看着她。她说走了两个半小`时。雪太厚走不快,脚总陷在雪里拔不出来。

      下课后我问其它同学,怎不乘车?她们说她家太困难,没钱坐车,也买不起自行车,家住在东四的东边靠近城门,从那里每天走来,天好需一个半小时,雨天、雪天就是两个小时,从没迟到过。今天雪太大,太困难了。我才明白为上好学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对这样的同学肃然起敬。

        一直到高中毕业考完大学我才知道我们班上有医学院教授的女儿大爱、天津大学教授的女儿桂。 但大多数是一般职员、小店员、工人、也有无业的。

       高三毕业,考完大学没什么事,曾去过几个同学桂珍、玉琴等的家,她们家中人口很多,洗衣、作饭全在院子,一个大杂院只一个水龙头,厕所是街上的公共厕所,每家只一间屋,开门就是几张木板拼出的大床,是用几个细长木凳支持的,全家睡在这里。有的人家有一张桌子既是饭桌也是小孩学习的地方,有的人家这张大床既是饭桌、书桌,也是睡觉的地方,就看铺盖是卷起或拉开。这些都是我不可能想象的。

       住到市内对社会有了更深地了解,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接地气。当然后来的下放、出差看到中国农村的情况更糟,在河北宝坻县一家就一套遮体的衣服谁外出谁穿,平时在家都光着。有外人来全家都盖在那块睡觉用的大布下。在陕北有的村庄普遍穷,老年男人全裸在院子晒太阳或在河边较偏僻的地方散步。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农村实况。不知现在如何?

       在女一中学习后明显的感觉政治运动大大地减少。燕京树大太招风,大领导就想把教会学校的影响打下去。所以铺天盖地的运动成天不断,中小学也必须受教育,帮助家长改造。而在女一中,我刚来时是三反、五反运动,这个学校没有什么活动。在肃反中教师中有活动,学生没事。最后听说一位历史或地理老师有历史问题。过渡时期的政策、总路线、宪法、人民代表大会制都是在政治课上学习,不做为运动。

       女一中是我在学龄期间学习环境、气氛最好的地方。没受运动的影响,我们非常热爱、尊重来自延安的教育家杨宾老校长。她牢牢的掌握学校的方向,必须以学习为中心来安排其它活动。所以我衷心地感激这所中学对我的培养。走出了燕京的校园在这所学校让我接了地气,对中国社会开始有了认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