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正文

燕京人 我的自述62:为何组织去青岛?爸为何不去?

(2018-06-30 18:22:18) 下一个

休假呼?安抚呼?

 

 

       暑假来了,突然听小哥哥说这个假期,他家不像往常去北戴河几天,而是全家和大学一起去青岛,我问谁可去,他说必须和家长一起去,没有其它条件。

       红玉和他们的父母一起去。

       我回家问爸爸,他说不去,妈妈身体不好,不能把她独自留在家里。以后会有机会的。这个“以后”是我女儿十岁时我们跟着北大去的。

       我非常扫兴,真盼望可以和小哥哥到外地玩,我羡慕红玉,他们可以和小哥哥一起玩了。小哥哥已搬到新盖的中关村教职工新宿舍去住了,那里房子较小,但是平房,有小院,阳光充足。自他在城里上中学,搬出燕南园后,我很少看到他,所以很希望可以和他一起去旅游。

       我也很奇怪,大学从来没有组织假期旅行,这次为什么例外?

       全校休假回来后,爸爸暑假开会,宣布重要事情。

       教育部进行了院系调整。取消全部过去的教会大学,合并到其它院校。

       这时我才明白去青岛休假是散伙安抚。但大家不知道燕京要解散了,高高兴兴的玩了一趟。不知爸爸是否听到了什么,也许他知道了什么,心情不好不愿带我们去玩。

       爸爸去世后,妈妈告诉我当时曾让爸爸当北大教务长,他推掉了。因为政治课的困难,害怕理解不了新政府的思想,办错事挨整。妈妈的想法是如果在北大,和老熟人在一起,反右时不会这样惨。这说明爸爸知道他要离开这个熟悉的地方,他的心情一定不好。

       为什么要取消教会大学?把他们接收后,不是还可继续办学吗?是否怕帝国主义的势力残留在教会大学,不服领导,所以必须把他们踩烂、砸碎,才放心。是否怕教会大学继续办后超过老牌大学,用新中国的钱去弘扬教会学校的名,所以必须去掉教会大学的名。这是否太小心眼了?可以把教会大学的名字之前加个新字,不就表示是新中国的大学吗。其实可让不同类型的办学方式竞争、比较,使中国有自己的好学校。  

       这时政府的作法表明中国没有走自己路的胆量,照猫画虎学苏联,去掉教会大学,开办了像北京八大学院这类苏式专科学院。

       燕京取消后的情况是:

       燕京校址是北京大学的校址,燕京文理学院大多属北大,留在原住址。

       爸爸的法学院都搬出去,政治系到政法学院,经济系到财经学院,社会系民族部分到民族学院,劳动部分到待建的劳动干校。

       工学院机械部分到清华,化工到天津大学。

       宗教学院到新办燕京神学院。

    爸爸要去的劳动干校,是一个全新没地址,没有什么人的准备筹备的学校。

    爸爸是法学院院长,他的各系一个不拉的端到各个学校,许多同人想不通,爸爸作了大量的工作,也要做自己的思想工作。

    燕京是爸爸学习、工作、结婚生子几十年最喜欢、最努力奋斗的地方,现在一声令下就要卷铺盖走,这种恋恋不舍的复杂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又想自己是领导,自己拥护的新政府需要,就应当想得通。最后爸带头服从分配,愉快地同意到劳动干校。

        当爸爸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后,我都发懵了。怎么热烈的迎解放,真解放了一点也不安静。运动运动、改造改造,没完没了,但总归是在自己的大学。而现在要去一个全新的地方,自己的根给挖走了。

        我要提前离开我的同学、老师。本来是上高中才会走。现在我初三就必须走,心理很难过。我们八个要好的女同学到海淀照像馆照了离别照。我默默的流过几次眼泪。恋恋不舍离开我出生、成长的地方。心里默默地念着永远再见了美丽的燕京大学。

       严伯伯雷姑姑到政法学院做领导,也是民进党的领导。

       包子父亲蔡伯伯到长春吉林大学化学系做系主任,他们全家是较早离开的。

      老黄的主人,历史学家、民主人士翁伯伯去做北京市教育局局长。爸爸托他把我和妹妹放到女一中学习,因为我们将和北大汤副校长换房子,他的房子是自己的,在北海旁故宫后河对面的胡同里,离女一中最近。

    三三家、小哥哥家、脖子哥家,大头家都留在北大,我很羡慕他们。

     燕京在1952年秋消失了。在我心里想起歌词“何日君再来”就用在这里吧:何日燕京再来?!

      在结束这解放后的燕京大学之前,再简单回顾一下这几年的经历吧:

1.1948年12月燕京解放;

2.1949年夏开始学习“别了,司徒雷登”和批判司徒进行思想改造;

3.1950年抗美援朝,展开亲美、崇美、恐美思想的揭露和批判;

4.1951年11月工作组入驻,知识分子思想改造在全国范围开始,直到1952年院系调整,燕京消失。

       你看了这个大事记有何感想?那些盼望解放、热烈欢迎解放的燕京人结果竟是这样,你能想象吗?这些人能想到会是如此吗?对这批知识分子的打压够了吗?消失后的燕京人就像一个个的小舟在这个历史的海洋中会怎样沉浮呢?请听下回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群思 回复 悄悄话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