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牧师与党委书记

(2019-06-08 07:40:42) 下一个

(201)
张又普:牧师与党委书记

1989年底,我从日本移民加拿大,那时,我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英语不过关。我自幼师从母亲学习日语,直到1980年代时才开始认认真真地学习英语。后经友人介绍,我来到住处附近的一家基督教堂,认识了教堂的B先生。他是白人,英语极佳,担任教堂的Pastor,这个词通常翻译成牧师。我虽然不信基督教,但常常去教会听他讲教,那是我学习英语口语听力和西方文化的课堂。时间长了,B牧师就成了我的好朋友和最好的英语老师。记得有一次我们两人私下聊天时,谈起了比较敏感的生物进化论的问题。B牧师说他以前是数学专业毕业,后来神学院硕士毕业,然后才有资格就任基督教会的牧师。作为一名理工科学者,他当然相信自然科学和生物进化论。牧师这个职务仅仅是他养家糊口的工作,在教堂里宣讲基督教,那是工作。回到家里私下说话时,当然要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像普通人一样说话。

在我的朋友圈中,有两个人以前在国内时任职共产党的党委书记,前不久,我给大家介绍了党委书记W君,我觉得他和上面的B牧师很像。W书记把党委书记这个职务看成是自己养家糊口的工作,上班时宣讲共产主义,下班后就成了另一个人。这种人移民美国后,改换职业,心理上并没有什么不平衡,换个工作而已,因此生活得幸福愉快。另外一位前共产党党委书记H女士就不太一样了。她的夫君是一位理工科的学霸,90年代时移民美国,H书记随夫一同来美,就再也当不上党委书记了。她与前面介绍的B牧师和W书记不一样,她终生都是一位极为虔诚的共产主义者,不论是上班还是下班。党委书记这个职务不仅仅是她谋生的手段,并且是她终生信仰的依托。任何时候任何人与她说话,她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宣传共产主义,并向我们炫耀她以前是权力极大的党委书记。美国是个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国家,但几乎没有人信仰共产主义,她为此屡屡与周围的人发生冲突,引起大家不悦。记得有人曾对她提醒说,当她来到美国时,她已经失去了中国共产党党员的资格,不是党委书记,没有必要履行党委书记的职能。她对此感到十分遗憾和痛心,非常留恋她当年担任党委书记时的权倾天下和叱咤风云,对于美国有这么多人不信仰共产主义感到很不愉快。对于前几年央视名嘴毕福剑私下评论毛泽东事件,H书记气得咬牙切齿,老毕不尊敬她心目中的圣人,她言语之中“恨不得把老毕千刀万剐”!

H书记来到美国后,心理一直不平衡,找不到工作,常年在家里当家庭妇女,失落感很大。与党委书记呼风唤雨的地位相比,落差太大,导致她长时期地心情郁闷不乐,这种持久性地不愉快的心情非常有害于自己的身体健康。前不久(本文写于2016年4月),她身患癌症,病逝于美国,终年61岁,而她长寿的母亲仍然健在,白发人给黑发人送葬,岂不令人生悲?作为她丈夫的好友,我们出席了她的葬礼,分担了她的葬礼费用,并祝愿她冥福。

B牧师、W书记、和H书记,情况都不一样,我个人的感想是:信仰宗教不是坏事,但凡事要有个度,过度就不好了。像B牧师和W书记这样的人,伸张有度,心情愉快,健康长寿,效法无妨。

国内链接:http://hedao.pc.goabc.cn/hedao/vip_doc/11675242.html

资料链接:
生物进化论:https://baike.baidu.com/item/进化论/18587?fr=aladdi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