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打麻雀(1/2)

(2019-06-12 07:52:05) 下一个

(202)
张又普:打麻雀(1/2)

前不久(本文初稿于1994年7月),我看了两场电影。一部是由田壮壮导演、吕丽萍主演的“蓝风筝”,另一部是由英国BBC电视台拍摄的“1949年以後的毛泽东”。两部电影描写的都是1949年以后、文化大革命之前的中国故事,因触动禁区,在国内遭到禁演,这反而为两片做了绝妙的免费广告。这两部影片在加拿大Montreal(蒙特利尔)公演时,众多市民反应积极,踊跃购票,前往观看。引起我的兴趣,导致本文诞生的原因是因为两片均重现了1958年席卷中国大地的“打麻雀运动”,而且还播放了一段当年的记录电影,顿时激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

1958年,毛泽东先生亲自发动并领导了一场轰轰烈烈、史无前例的打麻雀运动,要把麻雀消灭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那时,真心实意地热衷于打麻雀的人除毛泽东先生之外,还有本文作者张又普。五岁的我当然不能理解这场运动的"伟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影响",更不知道消灭鸟类动物给中国生态环境平衡所带来的灾难性的后果。只是看到满街的人山人海,敲锣打鼓,摇旗呐喊,比过新年热闹得多,令人亢奋不已。幼儿园放假,可以堂堂正正地出门玩个痛快了。但见一位年青英俊、潇洒倜傥的西安市业余网球锦标赛男子双打冠军,身穿一身运动服,神采奕奕,精神焕发,右手拿个网球拍,左手抓住三个球,看见麻雀飞来,一拍子把球打得又高又准,宛若身在球场一般。众麻雀惊慌失措,四散逃命。我这个身边的小儿子则兴高采烈,欢喜鹊跃,连蹦带跳,前奔后跑,象只小狗似的去给爸爸来回拣球。一个网球可真大,我两只手才能抓住一个球。爸爸的手比天大,一只手能抓住三个球,而且运用自如,灵活异常,能稳稳地抓住两个球而只把一个球抛向空中,当时使我羡慕崇拜得五体投地,终生不忘。

一天下来,爸爸妈妈累得腰酸腿疼,我却在旁边急切地问道:“下一次什么时候再打麻雀”?当时年幼的我不可能察觉到爸爸对打麻雀这种幼稚行为的反感,至今我也不清楚当时有多少人是真的愿意去打麻雀,但可以肯定,至少有两个人是虔诚、认真的:毛泽东先生和本文作者张又普。

后记:从我有记忆力那天开始,我就知道父亲是西安市的业余网球名将。5岁那一年学会了满地乱跑,最愿意干的事情就是给爸爸捡球。然而当父亲在西北大学网球场上训练时,他不允许我进入球场捡球,使我感到委屈和不满。父亲害怕我被奔跑中的运动员碰着。打麻雀时例外,父亲破例允许我捡球,使我受宠若惊。这就是“打麻雀”运动留给我的幸福而又美好的回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