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言之

心有所想,姑妄言之
正文

白人文明与黄人文明:中西差异与未来

(2019-05-14 23:08:03) 下一个

前几天有位美国政府要员说跟中国的竞争是西方面对的第一个非白人文明的竞争。她的观点引来中美各种批评。但其实她说的是对的:中国文明与西方文明确实不同。但这种不同是什么?却很少有人说得明白。

在俺看来,这两种文明最根本的不同的体现,就是社会协同方式不同。

从语言组织方式上看,西方思维强调差异,中华文明强调统一。

唯有对差异的极大热情与执着才能产生体系化的科学与技术。

唯有对统一的根本认同与向往才能保持几千年种族文明的持续。

重说一次,差异与统一都是思维方式上的,不是观念上的,也不是制度上的,也不是组织形式上的。

这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决定了中西两种文明面对挑战时不同的应战策略与不同的结果。

说挑战其实不准确。因为对西方思维来说,只要不同于我的就是挑战;而对中式思维来说,尽管是挑战,也可以安抚之吸纳之。

反映在政治上,这两种不同的思维会产生不同的观念与组织形式,就是社会协同方式。

协同是人类社会组织的基本形式。人类出于生存与发展的需要一定会协同。但协同本身有质量层次的差异,有的低级有的高级,有的紧密有的松散,有的稳定有的不稳定,一切都取决于协同的深层动力。比如因外来压力而协同,这种协同就注定是低级的,暂时的,松散的,不稳定的。因共同利益而协同,这种协同是中级的,也不太稳定。比如八国联军。因思维方式与世界观而协同,这种协同是最高级的,也是最稳定的。比如一个党。

一种文明,一种制度的生命力就是它的协同质量。当然,在不同条件上,不同变量的作用是不一样的。比如秦朝,古罗马帝国,查理曼帝国,土耳其帝国,蒙古帝国,拿破仑帝国都曾经不可一世,但都很快消散。这就是因为它们的协同方式比较原始,初级-----战争带来的利益与组织方式。在他们征服的地方,没有建立起比以往更高级更稳定的协同方式,战争协同一旦失利或者失去动能,就立刻分崩离析。

近代资本主义兴起,产生了一种比较稳定的协同方式:社会化大生产----全社会被技术和生产有效地组织起来,共同提高效率追求幸福。它的集中代表就是大英帝国。但是生产社会化无法有效协同英国在全世界的殖民地,而更新更好的技术在美国兴起,它的协同能力更强,影响更远。于是美国取代英国,成了史无前例的牛B大国。它不但在技术上统一了全世界的一大半,在政治、经济、金融、军事等方面都发展出了无比强大的影响力。

中西文人们看不到协同的力量,开始往自己脸上贴金,说这是人文觉醒的硕果,是自由与民主的结晶。P。就如凯撒只需要不停地打胜仗人们就景仰他一样,美国只要资本与技术不断地强大人们就会以为他的制度最牛B。而实际上,只要他有这种协同实力,它是集权制度也一样那么牛B,跟他的什么民主自由普世价值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否则,怎么解释那么多民主自由的穷国?

到目前为止,美国所代表的协同确实是西方世界能产生的最稳定最强大最高级的协同方式。以技术金融军事优势为保障,高效地吸全世界的血。

然而,美国所代表的协同依然是一种低级协同:依靠外在因素产生的联合。如上所说,外在因素一是技术垄断,二是利益驱动,这两样最大限度地把不同的人群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在本质上,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依然缺乏一种思维深处的协同素质-----一切都是以我为中心,因利我而动。

这种协同方式的缺点就是不稳定,因为它的根本动力是自私自利-----合作利我那么就合作,单干利我那么就单干。这就是为什么英国要脱欧。最近两百年以全民合作为主,因为合作意味着效率最高,效率最高意味着私利最大化。这不是因为民主制度,也不是因为放飞个体自我,而纯粹是因为这样可以个体利益最大化。要证明这一点很容易,就是最近三十年,资本精英与中产分化了。资本不需要中产,不需要实业化大生产就可以赚钱,于是资本毫不犹豫地就把中产给甩了。美国两百年的全民协同就开始断裂了。民主也不管用了,自由也不管用了,耍无赖也不管用了----资本精英全球化去了,中产被无情抛弃,陷入绝望与愤怒。

不要小看这一次断裂。这一断裂就是美国为代表的现代文明的协同方式的失势:以技术为主导的一国的全民大协同转为资本主导的小圈子协同。失去全民协同的力量,就如同铁骑失去了战马,将军没有了士兵。结果会怎样?想想蒙古帝国,想想霸王项羽就知道了。

事实上,变强与征服从来都是最粗糙的政治。精致的政治在于怎么由弱变强,怎么由强而王,怎么王而保长久。受限于西式思维,西方在这方面,对人类的贡献基本是0。无论他们技术多高明,理性多强大,最后都受制于自私的思维与欲望,表现就是现代协同的坍塌。

现代协同坍塌?接下来要吹捧中国文明了吧?差不多。不过不是吹捧,而是分析。中国人的协同是在语言里在骨子里的----不是有意地人与人之间的协同,而是人与天的协同。人的主体-----民----就是天的代言人。因此,无论是统治者还是普通百姓,都遵循天理,听从天命。这太压抑人的个性了吧?也可以这么说。也可以换一种说法,就是压抑人的自私性,动物性。这种说法有点政治不正确。但从逻辑上完全说得通:所谓张扬个性不过是放纵,放纵不见得是坏事,放纵可以让人轻松快乐。这是从个体自由人性解放的角度来看,完全可以理解。但接下来这类人就开始胡说了:压制个性就是要人不快乐,这是不人道的。压制个性为什么导致不快乐?随心所欲皆中规矩的快乐你体会过,跟你的放纵得来的小快乐比较过?古人都生活在压制个性的环境中,所以都没有快乐过?

遵行天理产生的协同方式,迄今为止应该是最细腻最高级的人类协同了。他也不喊民主自由的口号,但是彼此尊重互相忍让,和谐共存于人类所能知的最高原则天理之下。这种协同是如此平和稳定,如此的安静隐忍,简直是不思进取,愚昧落后,怎么能算得上是最高级的协同?因为在这种思维看来,人的生存本来是天安排的,不是人争来的,赚来的。只要天理没有被违反就一切都好,不好也可以忍。因此这种协同超级稳定,超级能忍。但是在天理正义被违反的情况下,这种协同所暴发出来的力量,又超出一切低级协同所能产生的力量。因为停止于天道,而天道不变。因此,这种文明就延绵不断地传承下来。

这种协同这么牛B,咋还不断改朝换代?就是因为它牛B,才会改朝换代。逻辑是这样的,这种深层的天同覆地同载的思维协同太深了,比较容易被欲望盖住。而欲望当然会利用这个思维体系中的一些概念漏洞来为自己谋私,私越来越多越来越厚,天理不彰,就改朝换代了呗。这里要提一句:历史事件、封建文化与思想精髓不是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这种协同这么牛B,近代以来,咋被西方文明打击得抬不起头来?因为它是思维层面的,因此没有产生出技术,更没有产生社会层面的大生产导向的协同;它的动员能力广,但是因为层次太深,启动得太慢,所以直到快被打扁了才反应过来。但是反应过来,站住脚跟,它的协同优势就显现出来了:七十年差不多走完了西方国家二百年的路。

是的。中国,以它自己的协同方式追上来了。这根本上是中国人长达半个世纪(约49-99)的集体大协同的结果,而不是改开的功劳。如果改开有点作用,那就是极大地损坏了协同质量,过早地学美国,用自私自利来诱导中国人。自私自利释放了一些个体能动性,但让中国人变得自卑互害,自我中心,劳动人口变少,因此弊大于利。但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太听话,太肯干,太好管,成就又在一定程度上遮掩了改开的弊端。

因为中国人思维不是自我中心,不强调对异族异地的征服,不以斗争思维看问题,所以中国人的生活更平和更务实。这样有三个结果:一是协同效率更高。二是即使中国人中出现了精英与中产的断裂,这个矛盾会掩藏得更久。三是中国人遇困难更少抱怨别人,多向自己找原因。四是中国人凭良知较多,激起矛盾较少。只凭这四点,中国的文明就会更长久。如果美国强大两百年,中国至少应该四百年吧。

数字纯臆测,说着玩儿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