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个人资料
土豆-禾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懒人爱电影(十):48-51 (德国人之特点)

(2018-10-23 19:51:32) 下一个

懒人爱电影(十):48-51

(德国人之特点)

48,卡斯帕尔·豪泽尔之谜 Kaspar Hauser - Jeder für sich und Gott gegen alle (1974)

49,万湖会议 Die Wannseekonferenz (1984)  //  阴谋 Conspiracy (2001)

50,疯狂的爱 Amour fou (2014)

51,玫瑰围墙 Rosenstraße (2003)

浏览了一下过去的博客,发现《懒人爱电影》系列已很久没更新了,罪过罪过。看了一下还未写的电影单子,居然还有七八十部,哎,蛮好的资源分享、厚德载物,就这样演变成了很多债务。

一直觉得,人是有所谓兴趣爱好的,不管一篇影评写得怎么好或怎么烂,其实,人们还是在选择自己爱看的内容看电影的,当然,这内容不仅包括普通意义上的故事内容,还包括自己喜欢的演员/导演;对于居住在美国的人们,还始终摆脱不了好莱坞这个紧箍咒。

上篇写了个新闻题材的《是韩国人的小心眼?还是伤不起的国民感情?》,在和大家的互动中,想起一个对单一民族的“国民性”的问题。根据过去的经历,我的大脑中多多少少已被植入了一些不一定准确的观点,比如:日本人是个特殊的族群;日耳曼人/德国人是非常严谨的民族;还有比如“日本人是亚洲的德国人”……围绕这些证据不充分的观点,认同也好,不认同也好,呵呵,只要不往歧视方向发展,随便聊聊、再加以适当互怼,也是蛮好玩的。当然,前提是得有个大心胸,而且不能有自卑感,要不然都是自找麻烦。

今天写德国人的性格,就四部片子,采用简单叙述方法,或更确切地说,是转抄一些电影内容,再稍微加点零碎资料的方法写。第一第二和第三部非常“枯燥”、非常“平静”,类似于学术或文献类型,但同时又有相当深厚宽广的解读空间。虽然我会强烈希望大家去找着看,但与这类正儿八经的教材片相比,估计大家还是会更愿意选择体现男女之间爱意浓浓的片子,人之常情嘛。第四部片子让我们知道一个比较“偶然”的单一事件。当然,把这几部电影的事情/事件套到华夏族群的历史痕迹,可能会产生咎由自取的心堵效应,呵呵。

48,卡斯帕尔·豪泽尔之谜 Kaspar Hauser - Jeder für sich und Gott gegen alle (1974)

我是在20年前看了这部电影,然后查看了一大堆资料。卡斯帕尔身上的特殊性引起了德国及后来欧洲很多学者的兴趣,他们从医学、心理学和社会人文学等方面进行研究。出于对他们的尊重,也避免因我的转述打了折扣,我干脆直接摘录,也希望读者能够直接读下面的链接。其实,所有转贴的文献内容并不和我这集“德国人特点”直接相关,但所有这些“严谨忠实的记录”,从发现卡斯帕尔开始的身体测量、到以后所有事件的记录,这些细致的记录本身恰好就是一种德国人的特点。

 

1828年秋天,人们发现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被抛弃在德国纽伦堡一个广场上,他身体虚弱,只会勉强走路,智力像个初生的婴儿,不会说话,能用铅笔拼写出名字:Kaspar Hauser……最初他被交给一个马戏团供人参观,随后引起公众注意及关心、被该市的一位名叫Georg Friedrich Daumer(诗人/哲学家)的收养,并教会了他说话、拼写、弹钢琴和许多世俗的知识……

Kaspar Hauser穿梭于安斯巴赫市(Ansbach)的上流社会,他的特殊气质使他一时成为令人喜爱的舞者,但他从没和任何一位女士有过亲密交往……他的另一位老师迈尔表示Kaspar Hauser并不适合那些高要求的职业。1832年末,德国刑法学者冯·费尔巴哈将他以书记员和抄写员的身份安顿在法庭……

1833年12月14日豪泽尔受到致命捅伤……这致命一伤使他于1833年12月17日22点整一命呜呼……国王路德维希一世悬重赏10,000盾追辑凶手,然而却一无所获……

在他死后,几个医生对他的尸检结果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他患有脑皮质萎缩或癫痫,也有的认为他大脑正常。(下面YouTube电影中的1:46:24那段,即是尸检及大脑检查,1833年啊!)

 

有精神病学家在卡斯帕尔的个案中发现了很多自相矛盾之处。他认为像卡斯帕尔这种处境,只能成为一个白痴而且短命,然而人们相信这个奇迹般的故事。

1897年俄国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在他的作品《什么是艺术?》第五章中曾提到卡斯帕尔。有趣的是,到了二十世纪中期,多部科幻作品也提到卡斯帕尔。

1,1943年,Eric Frank Russell- 《Sinister Barrier》:卡斯帕尔是一个来自非人类实验室的人。

2,1949年,Fredric Brown-《Come and Go Mad》:关于卡斯帕尔,提供了另外一种理论。

3,1954年,Henry Kuttner-《The Portal in the Picture》:卡斯帕尔来自Malesco,在那个世界里,科学如同宗教一样,其秘密不为普通民众所知。

4,1963年,Robert A. Heinlein-《Glory Road》:卡斯帕尔类似于自形而上学飞机中横空出世的人(an analogue to persons popping in and out of metaphysical planes)。

5,1967年,Harlan Ellison- 《The Prowler in the City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卡斯帕尔被时代淘汰了,后来被一个叫朱丽叶的女性虐待狂谋杀。

好啦,不多转贴了,如果对上面这些琐碎资料感兴趣的话,请直接看下面链接吧,别忘了,那可是19世纪初的事情:Kaspar Hauser卡斯帕的老师Georg Friedrich Daumer解读《加斯·荷伯之谜》帮卡斯帕解决工作的德国刑法学者冯·费尔巴哈

49,万湖会议 Die Wannseekonferenz (1984)  //  阴谋 Conspiracy (2001)

上面通过一个人物传记赞扬了德国人“严谨忠实的记录”能力,而这部《万湖会议》讲述的内容本身也是靠一份偶然发现的“会议记录”还原出来的会议场面。这个会议就是Wannsee Conference(万湖会议),于1942年1月20日召开,地点是柏林西南部万湖的一个别墅。

  

这个只有15人参加(其中8人具有德国货真价实的博士学位)、只开了90分钟的会议,讨论的是关于如何 Final solution to the Jewish question,为后来的系统屠杀犹太人做了“各种”/“全方位”的考量,其中包括法律、政治、外交、宗教、(操刀手军人的)心理等,为最终的执行扫清了所有理论障碍。

  

我把维基链接放这里,不过,我会建议大家先看电影再看维基,这样比较直观、且减少阅读时的枯燥感。不过,为了激发一下大家的兴趣,我把这15名与会者的名单列出,他们都很有“身份”,我只简单列出他们属于制服组的军警人员,还是属于西装组的文人学者,还有他们的学位以及头衔或军衔。

(一)制服组的军/警人员,7人中有3位博士:

1,Reinhard Heydrich 莱茵哈德·海德里希:军人,纳粹高官,1942年万湖会议的召开者,制订了犹太人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最终军衔为党卫队上将及警察上将、国家安全部部长(管辖盖世太保、刑事警察及保安局)及……,1940年至1942年曾担任国际刑警委员会(后改称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不得不想起了最近红色中国的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

2,Adolf Eichmann:大名鼎鼎的阿道夫·艾希曼,就是被以色列特工从阿根廷抓回去受审并处死的那位。海德里希是万湖会议的主持者,艾希曼事先为他收集资料,参加了会议并准备了会议纪要。万湖会议之后,艾希曼晋升为党卫军中校;

3,SS Lt.Gen. Otto Hofmann;军人,党卫队中将;

4,Heinrich Müller;军人/盖世太保,中将;

5,Dr. Karl Eberhard Schöngarth军人,法学博士,律师。作为保安警察及党卫队保安局代表出席会议,党卫队少将;

6,Dr. Gerhard Klopfer,法学博士,战前职业为法官,作为纳粹党总理办公室代表参加会议,荣誉军衔为党卫队上校;

7,Dr. Rudolf Lange,军人,党卫队上校,法学博士。万湖会议之前,他作为占领区拉脱维亚的保安警察头目,就已展开大屠杀达6万之多,故被会议策划者海德里希赞赏并邀请来传授经验,也是他提出了大规模枪决时的难处:士兵的心理障碍;

(二)西服组的文人学者,8人中有5名博士:

8,Dr. Georg Leibbrandt 货真价实的神学/历史博士,作为东部占领区政府局长代表参加会议;

9,Dr. Alfred Meyer 法学/政治科学的博士,同上面第8那位一起作为东部占领区政府局长代表参加会议;

10,Dr. Josef Bühler,法学博士,以波兰占领区総督府副官身份参见万湖会议;

11,Dr. Roland Freisler,法学博士,代表帝国司法部参加会议。他担任过希特勒的帝国司法部秘书和人民法院的院长。人民法院是在宪法授权外成立的机关,主要负责审理关于对抗希特勒独裁政权的政治活动;《懒人爱电影(一): 人文与进步》中的第6部《希望与反抗 Sophie Scholl - Die letzten Tage (2005)  //白玫瑰 Die weiße Rose (1982)》,对汉斯与索菲兄妹两人宣判死刑的就是此人;

12,Dr. Wilhelm Stuckart,律师,法学博士,作为内务部代表参加会议;

13,Erich Neumann,埃里克·诺伊曼,作为经济,劳工,财政,食品,运输,军备和弹药部的代表出席会议。诺伊曼要求在战争中必不可少的公司中的犹太工人暂时不被驱逐出境。 1942年8月至1945年5月,诺伊曼担任德国钾联合公司总经理;

14,Friedrich Wilhelm Kritzinger,帝国总理府总务秘书;

15,Martin Luther,帝国外交部代表。他的会议记录副本于1947年被发现,盟军由此第一次知道这个会议以及此会议的目的是什么。(这里插一句,研究冷战时期中苏关系的沈志华曾多次抱怨中南海内各种会议的记录不足、而去了苏俄用美元买他们的记录。)

15个与会者中,8个拥有博士学位,而且同中国的上上层相比,还都是货真价实的德国学位呢,称之为标准的精英集团一点也不过分吧。但在这集权/权威主义(千万别简单称之为纳粹法西斯主义)的框架中,精英又怎么啦?

和大家一样,对于这个会议内容的冷酷我是很愕然的。不过,对于这个德国人的开会模式,我倒非常佩服:策划者的预设、预估能力,两位协助者的资料信息准备,以及对开会人员的选定,有点像政府机构内的“人民代表大会”模式。

最后,等你看完这部电影,请想一个问题:在这种体制的这类会议上,普通与会者能否“坚持理念”或者坚守“良心的底线”,还是乖乖地举手表决通过?千万别把责任简单化地归罪于精英们,在导致大规模悲剧性事件的演变过程中,我一直认为责任在于全体民众!

链接:万湖会议白玫瑰 Die weiße Rose 

50,疯狂的爱 Amour fou (2014)

上面讲了万湖会议,这个万湖(Wannsee)位于柏林西边,分成大小万湖两块,其实万湖地区,在以“万湖会议”而著名之前,是以德国剧作家/诗人克莱斯特的自杀地而著名的。

1811年11月21日,德国诗人、戏剧家、小说家海因里希·冯·克莱斯特(Heinrich von Kleist)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沮丧和愤慨,他和情妇沃格尔(有夫之妇Henriette Vogel)约定同归于尽:在小万湖湖边,他先开枪杀了沃格尔,然后自杀。

  

对于普通人,我不建议看这部电影,太沉静,太复古,太艺术。但也是基于同样原因,再加一个我认为的“太德国人了”,我还是建议大家看。里面的每个场景、每组对话,甚至每个动作,都是尽可能还原那个德意志联邦形成之前的“德国”:各地小贵族/中产阶级的生活模式、礼仪、克制、禁欲,还有生活中随处可见的文化浸透以及对政治的关心,统一问题、税收财政问题等等,都是他们平常的聊天内容,而且是以平静的语气在聊。

我非常不喜欢、不认可如今各地华人们的“政治是肮脏的”这种说法;我的国内同学中,到现在还有人认为“日本的选举是被财阀控制着的”……我总觉得是我们的历史文化让我们的思维太过于“乖巧”而又“狭隘”了……

  

最后顺便介绍一下,德国有两个法兰克福,一个是位于德国中西部著名的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正式全名为美因河畔法兰克福(Frankfurt am Main);一个是大家不怎么知道的奥得河畔法兰克福(德语:Frankfurt an der Oder),位于东部波兰边界旁。如果你去这个克莱斯特的出生地奥得河畔法兰克福,你会知道更多克莱斯特的故事。

  

(英语的)

对了,这位克莱斯特的作品,很多很多,尤其是他的悲剧独树一帜,在德国文学史上留下重重一笔。这里就提一下我看过的两部吧,一部《米迦勒·寇哈斯》(Michael Kohlhaas),真实事件。年轻时的卡夫卡一直受其影响,在撰写其长篇《审判》前,卡夫卡把克莱斯特的《米迦勒·寇哈斯》至少读了三遍,我目前已经读了1遍了,呵呵。另一部是著名的《The Marquise of O》(侯爵夫人O)。这两部大作的电影都有好几个版本,其中《侯爵夫人O》这个名字也被用于色情电影名字拍了又拍,如同《Emmanuelle》一样。

 

链接:海因里希·冯·克莱斯特(Heinrich von Kleist)《米迦勒·寇哈斯》(Michael Kohlhaas)《The Marquise of O》(侯爵夫人O)

51,玫瑰围墙 Rosenstraße (2003)

链接:Rosenstrasse protest

  

1943年的德国,犹太人遭到有计划的逮捕,其中也包括1800左右德国女人的犹太丈夫,他们被区别于其他犹太家庭的人,逮捕后集中关押在柏林盖世太保司令部所在地Rosenstraße即 Rose street。1943年2月,几百德国太太们聚集到关押丈夫们的Rose street抗议,喊出“give us our men back!”,3月6日戈培尔下令:释放。

围绕这个孤案,史学界有各种解读,我也不喜欢那种“谁谁谁虽然什么什么什么,但也有非常人性善良的一面”这种文字格式,而只认为这属于一时的“运气”。但是,呵呵,又要同红色中国的各类事件做比较了,什么上访啊,抗议啊……对了,还有大家感激周恩来“保护了很多人”的滚滚热泪……

  

抄得太多了,抄着抄着,觉得很难精准地把握住“德国人之特点”,倒是过多地体现了西式文明中,现今的华夏还不具备的特点,哎,白抄了……

(以上纯属个人夹生饭似的观点,图片来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9)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水鸟好,很久未见。
对于群体/族群性格的观念,我想我们有共识,握手,:))
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对不认同这些的朋友读者们,我们很难说得清楚这些观点/判断,也确实很难系统地逻辑证明这些,特别是在如今政治正确的大环境中。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你介绍的电影有很多没看过但喜欢看你的帖子,显然信息量大要慢吸收、消化。
xx人之特点 — 看电影介绍同时了解该国人的特点很好,这样长眼。觉得德国人的特点:只要发现有兴趣的猎物就能摆出严谨,仔细、秩序的态度,这与欧裔人以狩猎起源有关,德国人比其它欧裔人更甚以至落实到日常各方面。对吗?
在导致大规模悲剧性事件的演变过程中,我一直认为责任在于全体民众! — 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体/政府!这些都是相通的。
谢谢分享!: )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我师傅夏圆出山了,豪宅有奖!
土豆最近在忙啥?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这个营养大帖要慢慢消化:)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你说的是黄包车公会,我说的是在灯塔国留学的:)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policies-politics/article/2120707/why-chinese-communist-party-branch-university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ccabia' 的评论 : “思想文化自我更新體系越來越弱”,其实我一直认为我们没有这个“自我更新体系”……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风不识字' 的评论 : 谢谢清风的理解。“良苦用心”,哎,有时候,我都觉得我自己是在和幸福知足的大众们过不去呢,:(((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serman' 的评论 : 想起电影《盲井》和《盲山》……
“从电影里看一个民族的特点是不对的”,那么从什么里看一个民族的特点是对的呢?
我自己也在想这个问题呢,不好解,结果往往是一句笼统的“要科学地理性地综合地全面地看待变化中的事务”,还是让创作者们保有他们的创作自由吧;另外,也觉得“民族特点”这个话题越来越不可提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被你这么一说想起夏天回国看到的小黄车,回来后查了一下维基,关于创立者的:ofo小黄车的5名创始人全为中共党员,其中三人在入读北京大学期间入党,另两人则在高中时成为中共党员。他们在创立公司初就成立了中共党支部与党小组,2016年成立党支部,到2017年又为公司167名中共党员成立了党委,创始团队五人全部当选党委委员。
https://zh.wikipedia.org/wiki/Ofo%E5%B0%8F%E9%BB%84%E8%BD%A6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谁说是吃饱了撑的?看看现在灯塔国校园还有没有高调建党支部的?同乡会同学会大佬还有没有高调为钓鱼岛维权的?
maccabia 回复 悄悄话 我們的文明 整個民族本身思想,思維能力, 創造能力,社会的修正系統和能力还是比较落后,所以绝頂天才也少,中国現在在物質上的進步還是這几十年的開放,享受了世界文明 水漲船高,從長遠看,還是摸石頭過河,思想文化自我更新體系越來越弱,基本是炒旧飯,吃老本,抄別人的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从电影里看一个民族的特点是不对的,

就好比看好莱坞约翰韦恩的电影:所有印第安人都是坏人,所有偷抢诈骗的牛仔都是英雄了。
清风不识字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推荐,良苦用心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谢谢推荐,找时间一定看看。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我实在忍不住要告诉山人:我家蜥蜴的眼神非常像你的眼神。:)你想看看吗?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有理论 有长度 :)
原来你是制片人啊 失敬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 清漪园' 的评论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两位大姐,那下次试试看搞个宫崎骏的会飞的猪《Porco Rosso》的制作情况吧,到时候别又说太枯燥啦,:))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ccabia' 的评论 : 赞同,所以,我经常说,如果我把自己作为喜欢文史的黑人,那么,在比较了中日等国的文明史以后,完全有可能对华夏体系持否定、甚至歧视的态度。土耳其人喜欢日本的心理原因也在这里。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总觉得和石大姐有很多共识,而且往往不用多说半句,德日的实干作风是相通的;只是那美国的烦小宝啊,总逼着要我“分析”,:))))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俺以前住在土星,那里的生活无忧无虑,光顾着看电影了,来到地球后,发现没钱不好过日子,所以现在看得少了,:((((
强烈推荐看50《疯狂的爱 Amour fou》(2014),和艺术家以前的很多文章有共同点。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喜清静肯定不是懒人,俺忙着看电影而忘了抛售人民币啦,:))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发现山人总是把“不敢讲的话”留在俺这里,哈哈,欢迎!《读者》,看的时候很惊讶老练女演员和新秀男演员的床戏搭配,这是很不多见的组合。过去,以前,老奸巨猾的制片们喜欢让有资格的男演员带新女生,老牛吃嫩草的文艺界嘛……
忘了说正经的了,关于你说的那个“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觉得还是有可能的吧……另外,过去的大多数二战片都太具有“胜利者的张扬”,想来想去似乎只有两部不错,一部是2004年的《帝国的毁灭 Der Untergang 》,一部是1969年的《雷玛根大桥 The Bridge at Remagen》,推荐。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eFei' 的评论 : 谢谢新人留言,其实俺写的只能算作胡思乱想,谢谢,:))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等等看看:“忙得有些天没进城,我误以为这是豆苗论述德国人性格,想着能插上一脚,结果是土豆最擅长的电影博文,我知道土豆在这方面是绝对大拿,我是绝对不拿,所以,以看记录片动画片为主的同学默默含泪飘过。。。”
+1,绝对不拿,飘过。。。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你咋有那么多时间看电影呢?这几年我动画片都没看过。人比人 气死人。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忙得有些天没进城,我误以为这是豆苗论述德国人性格,想着能插上一脚,结果是土豆最擅长的电影博文,我知道土豆在这方面是绝对大拿,我是绝对不拿,所以,以看记录片动画片为主的同学默默含泪飘过。。。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电影是凝缩了的名族文化书籍,真想多看几部,总是在等有空了、有空了。
在这里看凝缩的凝缩,谢谢介绍。
maccabia 回复 悄悄话 是啊,很多流传巳久的说法我们总是想也不想就认为是千真万确。
我们文化中的人,办事很灵活,但整体思路狹窄,想像力很有限,细想中国文化中除汉字是原人创,还有什么是完全原创的?青銅,青花瓷也不是完全原创,是不是我們的文化神太少,有也是負責升官發財的神,太严肅,祭祖文化和祭神文化,还是帶來的文化 社會效應還是不一樣,信神的想像力還是不一樣,看看印度人都很厲害,不要總是別人脏穷,最后的世界可能會回到印度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好多都没看过呀!看来我不是个懒人,哈哈……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俺,罪过罪过。题不对文,或写着写着跑题了,都是俺的严重毛病。佩服烦叔每篇的7字标题,绝活儿,俺还得好好用心。:))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ibiskus' 的评论 : 不要吓一跳,不要吓一跳,您吓一跳,俺以后就不敢写啦,:)))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都是转抄来的,一点都称不上“专业点评”,提出的问题也属于自找麻烦,:))
hibiskus 回复 悄悄话 多谢精彩介绍,会慢慢观看,欧洲文化确实水很深!以为楼主是专门学德国文学的,看了博客吓一跳,佩服!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理解二郎说的,不过,虽然我们会把这些和祖国的现状联系起来思考;但同时,我越来越觉得更多的人会认为我们的这种思维模式是吃饱了撑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不客气,这几部应该都找得到,:))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风清和俺家的一样,也对这个案例感兴趣,不过ta的兴趣点是当时的学者们是如何教育/训练卡斯帕的;我自己的兴趣点是那些德国人精英/学者训练卡斯帕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不把低能人送到矿上去挖煤?(这事现在还有人在干)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错了,我最感兴趣是“卡斯帕尔·豪泽尔之谜 Kaspar Hauser - Jeder für sich und Gott gegen alle ”,以前倒真没听说过,谢谢分享,一定得找来看看。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已经存档了这篇文章,准备晚上或周末看一看。谢谢分享好文!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还是那个窃听风暴离咱喝过狼奶的感觉近些,拜的都是大胡子,只是他们是嫡出。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土豆啊,太长了,专业点评,我回家细读。周三好!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怎么老觉得你“题不对文”呢?如果叫这个题目至少要对德国人的特点稍作分析才对!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说句题外的话,当时看到《the reader》觉得挺假的。但不敢说出来,应为大家都说好嘛。我怕是自己对德国社会了解不深,带来的错觉。因为二战前,照理说德国的全民普及教育是早就做到位了,怎么可能一个政府机构没有察觉地就招雇了一个女文盲做看守呢。不知这个说法成立不成立。
ZheFei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推荐!非常喜欢你这样有思想的文章。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在文城搜索了一下,“妃”一大群,但“王妃”就一个,怎么会普通呢?估计48/50都是王妃的菜,文学/社会,还有古典音乐的运用,很适合教育工作者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估计都不是女博主们的菜,:)))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是吗?同咱们的一群支部书记的学位比呢?:))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德国公司里,好多头都有博士头衔,据说德国博士比美加容易拿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土豆毕竟是制片人,一开篇便令人眼花缭乱,待我慢慢看来。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no.50是我的菜,但你说不推荐普通人看。我怎么直接把自己划入不普通的行列了呢?还看吗?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