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个人资料
土豆-禾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日制中国民歌《太湖船》与三得利烏龍茶广告

(2018-04-28 10:58:08) 下一个

            

                             (土豆-禾苗)

在写关于三得利乌龙茶广告的一些拍摄经历,落下“飞机上的不速之客”标题后,飞着飞着、写着写着,还没飞到武夷山,脑海中却漂出一只只湖中小船,想起了镇江金山湖的拍摄,想起了在杭州西湖拍摄米仓凉子,然后又想起了因三得利广告而再度出名的中国民歌《太湖船》。这就是土豆,游荡在天水之间,散漫成习。今天就先写这个《太湖船》吧,飞机的事情以后再说。

对于土豆这类在大上海呆了十几二十年,又在大东京呆了十几年的五谷不分雪白粉嫩小男生来说,民俗民谣民风类别的事情都一窍不通,几乎就是一个可耻的小白痴。倒是在进入日本的广告行业后,渐渐了解到了一些中国民俗民事,因为他们的各类生活用品,特别是食品,取材于中国,而他们的广告也非常注重追根溯源的创意。

制作公司的人,空闲时喜欢看电视,不是追剧,而是追电视广告,而当接到某项工作时,则更会收集相关产品的各时期广告,用来分析客户长期追求的诉求点,并选择适合的导演、摄影师及其他工作人员。我也是在接到三得利乌龙茶工作后,查看了三得利80年代开始的乌龙茶广告,知道了他们自始至终在追求一种“心平气静*悠悠自在”的意境,也知道了这首《太湖船》,并了解到了这首所谓“中国民歌”的来龙去脉,为之在中日之间“来来去去”的历史感叹不已。

太湖船

山清水明幽静静、湖心飄来風一陣、行呀行呀進呀進。
黄昏時候人行少、半空月影水面揺、行呀行呀進呀進。

水草茫茫太湖愛、飄来陣陣芦花香、行呀行呀進呀進。
水色閃光銀線揺、湖面点点是帆影、行呀行呀進呀進。

据中/日语网上查询,此曲最最最初始史初为“明清戏曲”, (具体是什么没查到),上世纪初传至日本,日本音乐人为此曲做了适合多种乐器的改编曲,还进行了多种填词,或为摇篮曲风格,或为童谣风格,均在二战前大受欢迎,且有唱片发行。李登辉那代日据台湾人中很多也会此歌,但大陆的并不知晓此歌,估计连对其原始的“明清戏曲”也未必知晓。

痛心的是,作为军国时期的日本,此“歌词”还有一个版本:

“支那の町の支那の子 親の無い子は唯一人 売られて行きます上海へ
父は遠き満洲で 馬賊のために殺されて 今では冷たい土の中
母は海に飛び込んで 鯨の餌になりました 坊やは良い子だねんねしな
明日の夢は何の夢 でんでん太鼓に笙の笛 坊やは良い子だねんねしな”

中文翻译:

支那街上支那孩、無爹無娘無人愛、隻身被売到上海。
爹爹満洲去未帰、遭遇馬賊性命賠、葬身寒土哭無涙。
母親尋短跳大海、鯨魚呑了母屍骸、好孩好孩好小孩。

读了很让人心痛不已,好在历史至今,日本的网站上有了明确注解:

http://www.geocities.jp/cato1963/singaku-21.html

战后,具体几几年没查到,台湾作词作曲家慎芝(本名邱雪梅,1928年2月3日-1988年3月19日)以日本的编曲为背景进行重新填词,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唱《太湖船》歌词的由来。补充一句,慎芝的很多填词作品捧红了那个年代的不少歌手,如谢雷、张琪、青山、姚苏蓉、邓丽君,蔡琴、张学友等。

————————————————————————————————————————

三得利乌龙茶广告工作始于1984年,一开始因为中国还未对普通外国人开放入境,所以广告虽是以中国为题材,却都是靠创意人员的想象力绘制平面稿,然后再扩充一些小情节串成动画作为电视广告播放。谁料,这些想象出来的“原汁原味中国”居然大大赢得受众的关注,产品销售持续上升,从而又推动广告的不断更新。

然而,对于战后几十年未直接接触的中国,用不了几个动画稿,创意人员就会感觉到自身想象力的枯竭。幸好此时,1987年,三得利被允许进入中国进行实地拍摄!!

由于那个时代背景,中日之间还处在“互不认识”的状态下,乌龙茶电视广告无疑成为了让日本民众了解中国的一个窗口。自1987年起,三得利乌龙茶的主要广告均为中国实拍,拍摄地从最初的武夷山延伸至中国东北、上海、西南内陆,主诉求却始终是对着中国原汁原味的风土人文以及时代变化。

1995年,已在中国各地拍了8年的乌龙茶广告组决定再度返回武夷山根据地:女教师带着几个女学生,《太湖船》歌声荡漾在悠悠山水之间……(8年后的2003年,土豆飞武夷山找回了这几个女教师女学生)

广告一经播出,三得利乌龙茶销量又持续上升了一年之久,(那个年代的特点),公司还专门灌制了一张《乌龙歌集》CD,也获利不少。此歌后来还成为NHK《中国语》教育节目的背景音乐。

据说,那时中国男足的指定饮料也是“乌龙”茶。

       

追记:

1,简单整理:最原始的一样东西出口去了日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都说是中国的东西;然后在日本有了具体的模样"曲"与"词”;然后80年代,如同很多港星唱重新填词的日本流行歌一样,这首歌也被重新填词回到港台;然后三得利把此歌作为“中国民歌”用到广告中。

最初想用“日制中国民歌”为题的,后来想想算了…… 
第二个YouTube下有一条评论:I am sure Japanese know a lot about Chinese history and traditions.

2,想来想去,决定改用“日制中国民歌”为题,等待谁能找到此歌原始的中国版本,不管是明清乐还是其他。

谢谢各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1)
评论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干净又悠远的歌曲,谢谢分享~~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我是比较后期才做了几次,听三得利以及代理公司回忆过去的事情,会非常感慨历史的变迁,以及70年代开始的日本对中国的各类援助,(也想到香港对大陆的帮助),只是我们大陆人的信息来源以及“思维”模式啊……

很可惜,以前选演员、试装等照片都没在自己的电脑上保存一份,:((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这么简单的裙子小衫,女气尽显出来,美。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你参与那个广告了呀!?非常受欢迎,去三得利寻问的人很多。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问土豆好!节日快乐!谢谢关心!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刚才你好像连贴两次连进两球了,我用黑哨吹掉你一个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o' 的评论 : 是啊,记得很多大陆人第一次听到谷村新司唱《昴》时,都说他在翻唱鳳飛飛的《另一種鄉愁》,哭笑不得。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 音乐艺术,各有各的看法。可能是歌手的声音不像专业的,所以会觉得象儿歌。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呵呵,最后一句逗了我了。中国足球不能喝乌龙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不谢不谢。沏杯茶,闭上眼睛,听听此歌,会想念故国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lverbug' 的评论 : 大姐好,很久未见,以为你回国了呢。那个视频里的景其实也不是太湖。
lio 回复 悄悄话 中国近代不少歌是来自日本,例子不少,校歌之类。还有像李叔同的“送别”知道的很多。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有些儿歌的味道。不懂音乐。说错了不要怪罪。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好听。很有苏南水乡的韵味。谢谢分享和介绍。
silverbug 回复 悄悄话 好茶好歌好故事,听着舒服。 那个视频我认出来了,是一部电影里的,两个女孩放飞鸽子的镜头有印象,当时看的时候就觉着很美。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樱花蓉' 的评论 :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80年代最早唱次歌的似乎是香港的凤飞飞,但唱的都太专业,没有景的感觉,也没有“民间”感,反倒是这首普通女生的演唱更能浸透心灵。
日本网站也记录着唱此歌的普通人的名单:Zhang Jia-Bei, Zhang Yuan, Shi Jia-Yue and Chen Li。
这就是历史记录。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我们都属于在封闭教室内读书的人,思维/思想的开阔性很成问题的,也只有少部分人可以靠后期经历弥补缺陷。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o' 的评论 : 看来这篇文章只能在日本华人中获得共鸣了,谢啦;另外,我改题为“日制中国民歌”,但愿不被骂,:))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比你好不了哪去,出国前对本国的历史了解得不深,这首太湖船也没听过,有空上网去听
樱花蓉 回复 悄悄话 记得有一年是巫慧敏唱的,之后在日本红了一把。
lio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日本有不少百年前的歌曲保留至今,中国则是断代了,有多少人知道就不错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lyflower' 的评论 :
关于此歌的曲与词,在百度上用了“明清戏曲”,而日本网站却明确指出不是“明清乐”,而用了“民歌”一词……总之,我没找到最最最原汁原味的“曲”与“词”。

简单整理:最原始的一样东西去了日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都说是中国的东西);然后在日本有了具体的模样“曲与词”;然后80年代,如同很多港星唱重新填词的日本流行歌一样,这首歌也被重新填词回到港台;然后三得利把此歌作为“中国民歌”用到广告中。

我原来想用“日制中国民歌”为题的,后来想想算了……
第二个YouTube下有一条评论:I am sure Japanese know a lot about Chinese history and traditions.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毛先生' 的评论 :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不管怎样,您永远是我的阿毛先生,:))
flyflower 回复 悄悄话 这首"太湖船"真是明清时的民歌?这种调调,听了让人惊喜,远古中国淡墨写意的山水,温婉宁怡的江南,在闭目聆听里翩然而至。
阿毛先生 回复 悄悄话 看QQH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日本的事情,有时很想写,有时却只想作为家里聊天用;现代华人,去了日本都会说日本好,但轮到自己做事时始终没能“把事情当事情来对待”。
说实话,这篇文章没上城头就有些失望。不过,也无所谓啦。:))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不谢不谢。三得利乌龙茶广告的很多歌都很好听,会慢慢浸透到心坎里的。(而且他们坚持用普通人唱歌)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看雪白?雪白身上全是你的牙印,被你们咬的遍体鳞伤了,子乔还假正经,明天再来!:)))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我是来看雪白的,没看见,失望!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真好听的歌。谢谢分享这后边的故事。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中日友好是八十年代开始的,土豆那时已经在日本了,对日本一定很了解。什么时候找来你旧文来读读。这个民谣味很浓,是像太湖船在荡漾。周末愉快!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