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个人资料
土豆-禾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曾经的国礼——“凤凰”毛毯商标诞生记

(2018-01-19 07:27:14) 下一个

曾经的国礼——“凤凰”毛毯商标诞生记

(2017.11.11)

 

近日偶然看到文学城觉晓的一篇博文,作者写了自己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结婚时的事情,并附有几张结婚物品照片,包括一条上海毛毯厂出品的凤凰牌羊毛毯,作者说这是当年她父亲的三位朋友联合送给她的,也是跟着她来到多伦多的几件珍藏物品中的一件。

看到那张凤凰牌商标的照片,我找出了同样跟随我来到多伦多的另一张凤凰牌商标照片。这是关于我父亲设计“凤凰牌”商标的故事,是他陆陆续续回忆出来的往事。

一九七一年七月,中美同时宣布尼克松总统将于一九七二年二月访华。随着这一消息的宣布,相关部门都开始了各种准备工作,其中一项是针对美国代表团入住宾馆的毛毯供应的问题。当时市场尚无高级羊毛毯供应,也没有专门的毛毯生产厂。

八月,上海市委(市三办?)将任务交给上海第一毛纺织厂(以下简称一毛厂),选择一毛厂的理由是因它为粗纺厂,具备生产毛毯的能力。市委要求尽快进行商标设计,并全速生产,务必在尼克松到访前将产品投入市场,以表明供应访华团的物资是我国普通市民的生活用品,而非专为尼克松访华团准备的。

一毛厂可以生产毛毯,但没有商标设计部门,于是厂党委找了外贸公司在该厂的驻厂人员,希望外贸公司能派专人设计商标,并不断强调这是市里下来的政治任务,时间紧、要求高。父亲当时刚从上海广告公司调入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公司上海分公司,主要从事商标与外贸广告设计,于是这项政治任务就落到了我父亲身上。

在商标意识薄弱的当时,一毛厂除了要求设计得好以外,没有提供任何信息及历史资料,作为被国有化的企业也不清楚自己过去的老字号,一切都得按照新中国的理念重新设计。

父亲接到任务后,先去查阅国家商标档案资料,对已有商标做个摸底。由于是招待外宾的床上用品,父亲认为既要体现民族特色,又必须是外国人也能普遍接受的;另外出于父亲的工作习惯,总喜欢给客户一个选择余地,于是他拟定了两个名字:上海牌与凤凰牌。

取上海牌,是因为当时的中国,不管什么产品,上海生产或上海牌意味着品质的保证;但考虑到中西文化的共同点,父亲觉得凤凰才符合要求。凤凰既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祥瑞象征,又是传说中的百鸟之王,羽毛华丽;而且其英文“PHOENIX”也是西方传说中的不死鸟,有吉祥之意。(曾经也问过父亲为什么不用“龙”,父亲说一是因为他知道外国人对龙有负面解释;二是因为他本人也不喜欢龙,龙即蛇,床上用品用龙图案,总会觉得自己是睡在一大堆蛇身上。好一个凤凰男的解释啊)

据父亲回忆,他大概花了一个多星期,完成了商标名称的构思、图案文字的初稿设计,随后他又去查阅档案资料,确保同类产品中没有雷同的设计。

当厂方拿到这两个完成稿后,非常满意,并立即把两个设计稿都交给上海商标织带厂制作商标实样,然后送市委审批。没想到在市委那里也是一锤定音,并决定给尼克松团队的毛毯使用有中英文名的凤凰牌商标,以后内销的毛毯使用没有英文名称的凤凰牌商标。

十月,一毛厂党委干部带人敲锣打鼓送喜报到上海外滩27号公司总部,向我父亲表示祝贺。记得父亲还自豪地说,当时千余人的外贸公司中除了本科室的十来个人以外没人认识他这个新人,而且也没人知道这个半秘密的任务,此后,大家就都认识他了。

正式投入生产时,只是限量生产了一批使用中英文凤凰商标的毛毯,(据说是300条)。后来知道这批毛毯不仅专供尼克松访华团使用,而且也被作为国礼赠送给这位首访中国的美国总统,这也是唯一一批使用中英文凤凰商标的毛毯。

完成这个政治任务后,父亲又按照市委与厂方的要求对中英文商标稍作修改,去掉其中的英文名,调整一下凤凰图案与汉字的比例和位置。这个全中文商标就是后来大家在市场上看到的那个商标。

据父亲回忆,首批凤凰牌毛毯在一九七一年年底上市销售,定价为每条六十五元,当时基层厂工人月工资大概为三十八元,他的月工资为六十元,虽然想买一条做纪念但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

曾经问父亲当初设计有没有报酬或奖励什么的,父亲笑着说,“那年头哪有这种做法,一切为了国家,一切属于国家,连那张写着我名字的红色喜报也交给了经理室,被张贴在宣传栏里后不久也不知去向了。不过毛毯厂的领导还是想到了我,托那位驻厂员给了我几个凤凰牌中英文商标,我只保留了一个,其余送人了,估计现在这个也已是绝版了”。

时光荏苒,距尼克松首访中国已过去了四十五年。如今每一任美国总统都会来华访问,在这近半个世纪中,中国的变化翻天覆地,国礼也从体现实用生活水平的毛毯变为艺术品、工艺品类。

--------------------------------------------------------------------------------------------------

最近空闲之余,受八十岁父亲委托,我上网查了一下凤凰毛毯的近况,无意中发现当初的一毛厂早就杳无踪影。经过几十年变迁后,现在出现了一个上海凤凰毯业,其使用的商标似乎又不同于那个中文凤凰牌,而是“恢复”了一个从未谋面的老字号设计。有趣的是,虽然在其产品宣传中仍然强调尼克松国礼的辉煌历史,却再也找不到作为国礼的凤凰牌商标图案,似乎那个商标从未存在过。这倒也符合我们向来的习惯:为了需要,我们可以理所当然地抹去一段历史;同样为了需要,我们也可以毫无顾虑地嫁接一段历史。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九七二年的另一张著名的照片,那张尼克松走下飞机和总理握手的照片。照片中原本紧贴在总理旁的翻译被抹掉了。如果不是后来尼克松的女儿朱莉给翻译寄了一张美国记者所拍的照片,我们都不会知道那个瞬间的历史真实。

--------------------------------------------------------------------------------------

图一:为尼克松团队设计并使用的凤凰牌商标(中英文)

图二:为尼克松团队设计但未使用的上海牌商标

图三:由一毛厂使用的内销凤凰牌商标(中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7)
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美加万花筒' 的评论 : 是的,全称为“国营上海第一毛纺织厂”,我父亲纺织品系统内习惯称一毛,但那里的公交车站站牌好像是写“国毛”。:))

写这篇时,父亲还用了一个“市三办”这个词,我都查不清所以然了。:((
美加万花筒 回复 悄悄话 你说的那个“上海第一毛纺织厂”,是不是也叫“国毛一厂”?在曹家渡余姚路?
我上中学时派进来的工宣队就是“国毛一厂”的,我还在该厂学工劳动几次。有一次是在车间检查毛毯质量,还有一次在食堂工作。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这一段应载入中国的广告设计史。还记得凤凰牌自行车、衣车的年代 ~ ~ 周末愉快!
.川晔 回复 悄悄话 我有一双黑色和一双白色的20年前的上海皮鞋厂的牛皮鞋,质量真是非常非常好啊!鞋底的塑料跟垫已经碎裂,皮鞋的鞋面还是非常完美!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土豆美眉好!!!谢谢你的美文和介绍!!!您的父亲好有才!!真心佩服!!!!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我说豆苗同学,你简直太欢乐了,你怎么能想到等等和看看是两个同学?你简直太有创造力和想象力了!一般情况下,都是等等同学温和发言,但是,每当发现有颠倒黑白或者需要仗义执言的时候,等等同学就毅然正义上身,当然如果不适应等等同学另一模式,就可以想成看看同学。不对啊,给你带沟里绕晕了,告诉你豆苗,等等看看就一同学,没两个知不知道?祝豆苗新周愉快!
樱花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哇、土豆千里眼、看到了在南京东路泰康门口的我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樱花蓉' 的评论 : 72年,土豆在南京西路882号大华公寓楼上看到你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裔姓的“资本家”,不知道呀。其实土豆自己家里的事情,很多是在80年代后才慢慢知道的。以前长辈们很少会说起这些,我舅舅有时候会说,外婆就会骂他的。
樱花蓉 回复 悄悄话 记得尼克松来上海时、学校规定我们要穿好看的毛线衣去南京路欢迎。
我想我来日本时也带过一条酱红色的毛毯、估计也是凤凰牌的。回家去看看。
洋葱炒鸡蛋 回复 悄悄话 土豆好故事!
问你认不认得上海裔姓的“资本家”,后来文革饱受了冲击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这世界各国,人家再有钱也要哭穷,而只有我们华夏国,再穷得叮当响都会给外人撒钱援助摆拍。不过也是,这华夏政府散掉的钱也是抢来的钱,苦了这批天天跟着政府的百姓啊。
等等看看,这是一个妹妹呢,还是一个等等,一个看看啊?失敬,失敬,周末快乐,:))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一叔,土豆的表哥是70/80年代上海芭蕾舞团的,金宝龙/胡嘉禄的师兄,下次写一篇上海芭蕾舞学校后舞台的粉香,那些漂亮的哥哥姐姐,一手抱着小土豆,一手化妆,,。不行,不能写,一叔要喷鼻血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lverbug' 的评论 : 一个尼克松,还有一个基辛格,在中国赚足了名气。中国的“老朋友”思维,还是有些古老而且一厢情愿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谢谢籽姐,今天老爸收到很多致敬了,他们老两口又开一瓶了,周末快乐,:))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AC2016' 的评论 : 谢谢新客人,喜欢你的那篇"我的低端幸福感 "。
当初国内的计划经济模式是“一个厂,一个产品,一个牌子,一大群人”,突然来临的打开国门/西方的竞争,都很难迅速转型,雪崩式的悲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lyflower' 的评论 : 哇哦,向阳线厂,第五制线厂,以前都是很有名的,想想这些往事,总会抹一把泪。
老一代上海人都知道上海以前有个黄菊书记,他是上海中华冶金厂出生;土豆以前写过外婆,外婆的弟弟就是那个“中华冶金厂”的创办人之一,,,后来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死在安徽白茅岭农场。现在,中华冶金厂没了,安徽白茅岭农场也没了。消失了的历史。
不多说了,开开心心地活下去!!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谢谢子乔,会转达你的敬意的。关于这个羊毛毯的“凤凰”,其实我是觉得有些蹊跷的,待会儿再去补一段。谢谢子乔。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90年代末,我父亲曾把71年的这个商标给新的“上海毛毯厂”看,他们很惊讶,说现在做不了了,因为成本太高,可惜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好像二狼哥是第一次来土豆家聊天吧,很开心。喜欢你的那句留言:“各抒己见,甚至话不投机,不过,也比千篇一律言不由衷的恭维拥抱有意思”。二狼一定要保持这种评论风格,土豆喜欢。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大姐,川普访华前俺把这篇文章发给“侨报”的,想说明祖国的发展,但侨报说我话里有话,要我回忆青春芳华啊。土豆是上海小弄堂的,哪有大院故事啊。周末快乐。:))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留言。其实我小时候一直看着他设计黑红金三色搭配的商标图案,那个年代很多图案就是汉字加拼音的搭配,没一点“华丽”感觉,特别后来80年代见识了“耐克”“可口可乐”“宝马”这些商标图案,一下子就觉得人家的想象力厉害,,但是今天再回过头来看以前的“凤凰牌”商标的工艺,确实有了“华丽”的感觉。很有趣的来来回回。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我这才刚说完豆苗威武,结果立马就找到答案,豆苗爸爸威武,向老人家致敬!商标设计得很有中国特色,那凤凰二字也实在是好美,传形又传神!多希望这些有着历史渊源的商标和许多民族工业可以一直传承下去。
蓝天姐所言极是。这让我想起前些年给非洲送钱,无论何种原因,当许多偏远山区的孩子们在为如何吃到饱饭,如何每天翻山越岭去读书犯愁时,真不明白用那么多钱去给非洲学校送校车送钱的意义何在。
silverbug 回复 悄悄话 很赞,土豆! 向老先生致敬。
尼克松这总统当的,最后名声尽毁,被人不齿,只有中国人最敬他爱他。 怎么说呢…^_^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三个商标都漂亮,第一个大气堂皇。向土豆爹老人家致敬。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难得碰见觉晓,问好!
LILAC2016 回复 悄悄话 可惜了, 90年代末, 国营纺织厂普遍不景气。 纯羊毛毯国外销路也不好。工厂亏损. 老一辈的敬业精神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flyflower 回复 悄悄话 花儿的外公在上海开过厂,先是福华制线厂,公私合营后改名向阳线厂,后来是第五制线厂。和中国老百姓一起,经历过被政府凶巴巴对待的岁月。唉!

土豆的话题,总会让花儿想起老远老远的事。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那时候好多产品都有凤凰牌,凤凰牌自行车,凤凰牌缝纫机,凤凰牌手表,哎,我没说错吧:)
你爸设计的这个商标还真漂亮,向你爸爸转达我的敬意。

不光那个时候有作假,现在不是也还有APEC 蓝吗?为啥总是对外国人好,对自己的老百姓狠呢?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听土豆娓娓道来凤凰商标故事,这个设计果然漂亮,连凤凰两个字都像要飞起来的鸟,金丝线镶嵌的极其漂亮高大上,为你父亲点赞,你的艺术细胞有基因的!!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理解土豆君的乡土情怀,老字号消失蛮可惜,不少厂子可追溯到上世纪上海民族工业鼎盛期,有的还是从外商手里接过来的。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崇洋媚外也是有原因的,要是没当年西洋传教士来开学堂灌输新思想新知识,没准咱今天还在凑对子玩平仄,哪有机会在这里豁胖寻开心,哈。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务必在尼克松到访前将产品投入市场,以表明供应访华团的物资是我国普通市民的生活用品,而非专为尼克松访华团准备的。
。。。。。。
看起来,作假是一贯的,事实求是多好,专门为他做不是更有诚意吗?当时,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天下皆知,弄巧成拙。谢谢写出这样的历史实情。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土豆还是艺术之家啊,这可以遗传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华丽高雅的商标,想象一下你父亲当时的心情都想跟他喝一杯。
“被国有”毁了很多老字号。
当时上海质量就是好,这和上海的工业基础,职员素质有关,那时总托人在上海买衣服。
谢谢好回忆,周末愉快!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你好,觉晓,谢谢你当时的照片和文章。
你的那个凤凰又是一个新变种,第三代吧,90年代一毛厂把全部版权转给了“上海毛毯厂”,在临平路/公平路口,现在也没了。中国的民族工业啊,总是让人心里酸痛眼眶热。土豆的爱国情怀有些奇特!喝一杯,麻醉一下!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黄莺' 的评论 : 谢谢黄莺,也祝你家人健康快乐。:))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看见了,很精致。我家的羊毛毯商标接近最后那张照片,“凤”字舞起来样子,下面不一样,是“上海毛毯厂”,没有“第一”了。以前羊毛毯是紧俏商品,我与校友妈妈谈起过,她结婚时,也买了一条。还在,我下次让她回上海后记得拍照给我看一下商标。
你提醒我,明年是我父母五十金婚,我要回去替他们庆祝。我公公婆婆结婚早超过五十年了。
喝点小酒庆祝周末!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刚才有个胡思乱想,如果今天尼克松孙子拿着他们家的老凤凰毛毯给上海凤凰毯业,毯业们会不会说“没见过”啊。 :))
黄莺 回复 悄悄话 你父亲好棒:)
我父母也80 岁了:)

祝老人们身体健康!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菲儿”的评论 : 谢谢啦。补一句,去年12月,也是土豆父母50周年金婚纪念,土豆自己也佩服他们,:))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谢谢边姐。想说反话,忘了加引号,土豆的语言有时候很不清晰,:)。
以前返回钱办学校,寄回照片给翻译,,曾经大家通过“美国之音”听中国的新闻,外国政府暴露毒奶粉,以及P2.5,,这些事情,一方面直接启蒙(?)了中国老百姓,但对于华夏政府来说这些都属于坏了我们安定团结的坏人坏事,政府高官/各部新闻发言人,甚至现在很多民众,都认为外国人总是指手画脚给我们添乱。还没开喝,不知讲明白了没,:))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向令尊大人致敬” +1

没懂为什么说 “坏就坏在把照片送给中国翻译的美国人啊,似乎和把赔款返回中国办大学是一个道理,“坏”到极点。”?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1哇!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好看,土豆君,写得真好! 向令尊大人致敬。也喜欢楼下cng兄的评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坏就坏在把照片送给中国翻译的美国人啊,似乎和把赔款返回中国办大学是一个道理,“坏”到极点。周末快乐。 :)))
cng 回复 悄悄话 两个感觉,第一,周恩来这个“外交无小事”真是做到了极至,为日后国人的自恨和崇洋媚外打下了基调。第二,当年普通中国人做事的认真精神可嘉。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