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客

讲述亲身经历,感悟天地人生
正文

我干嘛17岁下乡

(2017-12-03 11:14:42) 下一个

写本篇,和教练帖子:“没有强制,为什么我16岁选择到牧区插队?”

七四年春节过后,中学最后一个学期了。何去何从?

那时节教育改革,号称九年一贯制,小学五年级中学四年。实际上,六三年秋上小学,到七零年初,共上了六年半小学。同年春节后,进中学。到秋季时,按上面文件指示,实行九年一贯制,开始秋季升级入学。我们那个年级有两个选择,上中学二年级或者重新开始一年级。市区无教师校舍资源,督促各大工厂办学,以解决二战后婴儿潮这一大拨孩子上学。厂里也没校舍,借用文革前原职工夜校的教室,调用六九年分到厂里文革期间毕业的大学生给我们当老师。同时,筹建一教学楼。苦于无校舍,厂里决定:重上一年级。我们下两届(五、六年级)的合并成一个年级,算小学五年级,分上下午班上课。

七零秋正式复课,再上一回中学一年级。教师队伍绝对举世无双,空前绝后。语文老师:北大中文系;历史老师:复旦历史系;哲学老师:人大哲学史;地理老师:北师大;数学老师:南京大学数学系;物理老师:北航;化学老师:南大化工;机械原理与制图(厂办学校加的课)老师:哈军工;俄语老师:曾驻莫斯科中国大使馆翻译;体育老师:文革前国少队中跑队员,退役后被安排到厂里工作。

尽管经历文革,这些老师仍风华正茂,风度翩翩,宾宾有理。上起课来涛涛不绝,深入浅出,出口成章。课余打球、游泳、体操等各有擅长。可惜学生们大多不争气,前几年荒废了,瞪着眼睛,使牛劲也跟不上。我是少数能听明白的,各位老师也很喜欢提问我,私下里加点小灶。班主任是南工机械糸毕业的,一表人才,曾是南京高校游泳冠军。有天自习课,班主任一时兴起,讲起大学生活,在下面听的我,心里升起一个念头:我要上大学!!!

七二年秋,来了一批师范毕业的老师。那些大学生老师们回厂工作了。在告別会上,看着他们,暗下决心,我要上大学,成为你们中的一员。

自七零年起,按某伟人指示:大学还是要办的………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大学开始招工农兵学员。想上学,必须要有两年以上工、农、兵经历。工厂已经停止在应届毕业生中招工;视力不佳,无法当兵。唯一途径:下乡接受再教育。

另外,哥已下乡,我再下乡,按当时政策,我弟就不用下了。

招集人马,组建集体户。筹备有关物资,学习有关技能。到哥集体户实地取经,去下乡的公社踩点。

七四年七月十日,在家长们的嘱托声中,作为户长,帅领五男六女,兴高采烈登车而去。

两年半后,登入大学殿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也是没有选择或曰命运的安排啊。我如果不插队,就上不了77级,当时我们那个地区不允许应届毕业生高考。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真是聪明人,小小的年纪,就很有主心骨。
cyli2017 回复 悄悄话 看明白了,为了上大学,必须下乡。因为大学不从应届毕业生中招收学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