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客

讲述亲身经历,感悟天地人生
正文

我的医缘(16)学三宝了

(2017-12-14 12:09:28) 下一个

(接第15篇  )

 

下午回家前被师父招过去:你们那培训班教材和书拿给来看看。回城后,先去街道卫生所还了检验用具,拿了本没用过的上期教材。回家后,找出赤脚三宝(赤脚医生手册、新针疗法手册、常用中草药手册)装到书包里。第二天带给了师父。

几天后,师父把院里人招在一起:老六带来的这几本册子简明实用,你们几个有空看看,长见识。我满脸疑惑:您老可是中医啊。师父笑笑:中医是现在说法,民初那会儿民间叫国医,管西洋医生叫洋医。民国官方叫我们旧医,叫洋医为新医,还搞出了个“废旧医法案”。老百姓不干了,洋医没几个,忙不过来,要钱又多,看不起啊。政府要平息民愤,又搞出个“中医条例”,管我们叫中医,洋医叫西医。

搞来搞去,搞烦了,国民政府不管了。可那些文人报社不行啊,靠着扇风点火吃饭啊,东挑挑,西撅撅,今天这个不咋地,明天那个治死人了。命数有长短,医术有精疏,从医这行谁都不敢说样样拿手,个个治好。那些文化人借此搞事,挑斗中西,赚了不少银元。

我们这医脉原本在城里、奉天、北平、西安各地都有分枝,各有字号。当初有个洋人诊所就开在我爷爷在北平那铺子介別儿(相邻),两家成了好友,交流医术,互相推举患者,常在一起会诊,商量咋治。后来那洋人的的朋友到别地儿开诊所办医院,我爷爷给他们介绍当地的中医,都选在中医铺子附近开业,不是打擂,而是合作。老百姓也方便,有了选择。

当下西医为主体,城里人多去医院,没治好,再跑到我们这儿求医。这些人最难搞,用过西药,或手术,原本的因、症变了,难辩因归证,理法不清,用药当慎重。

这本“赤脚医生”,讲的都是百姓常见疾患,以症状为主判病,中医的路子,西医的说法。治疗以西医为主,有些中医法子。看看这本册子,知道西医叫啥病,西医咋治,再想想中医归证,用啥方。知道这些,方便与人交流。

咱们行医本为救人,过去用中药草,各种古技法。现在有了更好的法子救人,为啥不用,干嘛要反对。业有精专,各有所长,咱们当以中医为主,兼学些西医小技,能治则治,不行送人走。不可拿人试法试方,磨不开面子,拖着不放人,误人害已。

这本新针疗法,另辟路子,以穴为主,用于解疾。认穴定位清楚,用途明了,可做入门用。以此为底子,以后再学古针法,明经络,通脏腑。

老三多看看“常用中草药”,南人写的,许多叫法不同,采制、药性有的也跟这儿不一样。以后到那边串药(互相交换各地特有药材),也好交易。

谈到医道,中西医,师父话匣子开了,又扯了很多其它事,中间加了好几次温水。记忆中,这是师父讲得最多的一次。

晚上回家时,多坐了两站地,先去新华书店,买了三宝典各五册。

 

 

附录:

 

《中医条例》:http://m.blog.sina.com.cn/s/blog_53ca29930101jizu.html#page=1

 

废除中医运动: 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废除中医运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在大陆,凡是市级医院,一定要有中医科,这一点非常好的发挥了中医西医的互补性,对中医的传承也功不可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