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客

讲述亲身经历,感悟天地人生
正文

我的医缘(二)成跑腿了

(2017-10-29 19:50:25) 下一个

回家路上妈开心极了,看我耷拉着脸,知道我不高兴干这事,便开导兼数落我。说现在不上文化课了,孩子们都在学手艺,将来好养家糊口,中医算是最好选择了。你有基础,再有名师亲授,应该很快就上路。有师承,将来容易被社会接纳。就你那几手哄鸡撵狗不上调的二胡、锯木头小提琴不可能有啥出息。那个装无线电啥的就当后手,要是学不成中医,以后当个修理匠也能混口饭。家里能拆的都被你拆了个遍,也没剩啥给你折腾了。趁这机会,拜个师,有人管着,磨磨性子。

接下来三段打个岔,交待下时代背景。荒唐年代荒唐事。真实版,不是故事。

我六三年上厂办子弟小学,六六年初夏没等期末考试就放羊了。六九年初复课,算是小学六年级了。没有课本,没有课表,没有仼课老师。本着“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宗旨,学英雄人物,学语录,背老三篇,继而毛选四卷。去厂里学工,去农场种地插秧,接受厂警卫连的军训,挖防空洞,野营拉练,抓特务,学演样板戏,跳革命舞蹈,唱革命歌曲,忙得不亦乐乎。文化没多少,生存本领那是刚刚地。放学后没啥作业,偶尔让交篇观后感、革命日记啥的,翻旧报纸抄一段就行了。根本不敢自己写,谁知道那句话没说对,被人抓住,轻则被批斗,重则被打成反革命。看着大哥哥姐姐们当兵下乡,孩子们在大人叨咕声中纷纷拜师学艺,五花八门,只要能混口饭吃的,啥都学。包括打架、混社会之类。

七零年春节后,升到中学了。我们这年令段,正值出生高峰期,市里没有校舍师资,于是我们成了厂办中学第一批学生。借用原职工夜校和小学的部分教室,征调文革期间分到厂里的大学生给我们当老师,工宣队当领导。校领导别出心裁搞抗大式教学,有教室不用,在操场、山坡、江边、地头支块小黑板上课。寒风凛冽、日晒雨淋都得忍着,喊着口号“经风雨见世面”,“与天斗其乐无穷”,“下定决心………、”。

妈妈看不下去了,借着在街道革委会搞合作医疗办红医班培训的机会,与学校领导商量,打着“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旗号,从每排(那时按军队编制把班称作排,小组称作班)出一学生参加培训。于是我和其他九个孩子一起接受了三个月的医护培训,半天上课,半天实习,互相针炙,打针,搞得人人青一块紫一块。还学了战伤救护,急救包扎,小夹板固定骨折,清创缝合(拿狗和兔子练习),几个小女孩常常面色苍白、汗如雨下,也都坚持下来了。

培训班没结束就来了老中医收徒这码事。

第二天,刚见亮,被揪起,抓个馒头,赶去乌拉街早班市郊车。下车后往回跑三里,拐上岔道再跑两里(除下乡当知青期间外,每天早上都要跑三五千米,直到读研。为啥?看阿甘正传)。看到离江边不远的独立大院,缓下脚步,走过去。刚要敲门,门刷地一下开了,窜出一小孩,兴高采烈地喊“你可来了”,吓了我一跳。领进正屋,见那老头叼个烟袋锅,坐在太师椅上摆谱。牢记妈的训导,上前,双手放在大腿前,深鞠躬,说:“师父,我来了”。老头抽口烟,一番话随烟漂出:跟你娘唠过,你眼跟前(东北土话,现在)要长长眼神儿,会比啊叽嘴(说话),混个脸。唤过那小孩,说这是我孙子,小你一岁,在这呆了二年,打今个儿起,你干他的差事,他去药房打杂。小孩拽我到门房,告诉我他原来干的活:迎送客,哟喝,侍坐上(茶)水,伺候笔墨,送方取药(药房在偏房),送药到附近的村子,到供销社买一应用品,………。

望着孩子蹦豆般跳跃的嘴皮,什么都听不到了,如三九天吃冰没穿衣服,从里到外哇凉哇凉地。还没学医,先成跑腿了。

 

附录

我们那期红医班有二十几个人,除了十名初一学生,都是以各种方式没有下乡的哥哥姐姐。培训结束后,发了奖状,被当作结业证书。后来妈妈又为区里办了两期红医班,培训了近百名学员。那时医护人员相当缺乏,他们很快就被各个卫生所,保健站,区、厂医院以临时工身份录用,后来以工代干,都有了很好的工作。还有很多人后来读了卫校、医专、医学院。七七年我姨夫在区医院住院,病房医生见到我十分高兴,再三感谢我妈办红医班给了他机会。

 

本城另一个小赤脚医生往事 http://bbs.wenxuecity.com/memory/939959.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棒,妈妈真有远见,是啊,我也是上了一年的红医班,下乡才少吃苦头的。
hz82000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
谷海漂 回复 悄悄话 要真碰到个神隐大师学到真传也是三生有幸阿!
谷海漂 回复 悄悄话 但愿还能记得派得上用场来治这疑难杂症肿瘤包块。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很正宗,很科班学艺啊
胡眉眉 回复 悄悄话 点赞!
西雅图登山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期待看下一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