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客

讲述亲身经历,感悟天地人生
正文

我的医缘(一)被徒弟了

(2017-10-26 14:52:01) 下一个

妈妈生长在哈尔滨附近县城里一大家族,每逢年节大院里150多口人在一起吃饭。与妈妈同辈的有五六十,年龄相仿的也有二十多。小孩子在家塾接受启蒙教育,再读县里的高小(相当于解放后的4到6年级)。私塾先生也是半个郎中,号脉开方、针炙推拿都会。家里很少有人外出看病。先生上课挟带私货,常常讲医理,给人看病也带着一大帮孩子。受其影响,妈妈同辈同院的兄弟姐妹们有1/3后来学了医或药。

妈妈五十年代初毕业于小河沿(在沈阳,是中国第一所西医院和西医学院)。后来被派到父亲就职工厂附属医院当医生。文革初期被打倒,劳动改造。六九年被勒令去内蒙六二六半年,除巡回看病外,帮助建立牧区合作医疗,同时学了些蒙医药。回来后被指派到街道开展城市合作医疗,办红医班培训城市赤脚医生。那时西药品供应有限,合作医疗以针炙中草药为主。我被妈妈抓去打下手,制作中草药标本,跟人上山采药,制药(丸散膏)。也被按着头背穴位经络,常用方剂。新编写的医护短训班教材也拿我先试用,我能听明白了再给其他人讲。有时医疗点医生不在,病人便来找我,随手扎几针或扔过去几盒大药丸子,也治好不少常见病。那时我不到十四岁,1米70,肩宽体壮,不象小孩子,往诊室一坐挺唬人的。

七零年夏初,我家原来的保姆病了。老太太四十岁守寡,出来做事,在我家和二姨家先后干了十多年,照顾了两家5个孩子,文革开始后被红卫兵撵回老家了。得知消息,妈妈带我去万家(村子)看老太太,並在她家附近的乌拉街(满族发祥地之一)找了一老中医就近看病。没成想,看过老太太的病后,老中医一把将我拽过去,号了把脉。然后从里屋扯出本线装古医书让我念。文革初期不上课,在家查着字典看过繁体字几大名著,认字当然没问题,只是断句常错。两页读过,那老头两眼放光,脱口而出:“就是你啦”。接下来跟妈妈谈妥要我到他那学徒。

学没学成?待下篇分解。

 

附注

小河沿,盛京医大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327/16/27398134_545644003.shtml

乌拉街 https://baike.baidu.com/item/乌拉街

六二六指示发表于一九六五年,不是文革期间。五七指示发表于六六年五月七日,九天后文革正式开始。样板戏、上山下乡、赤脚医生、工农兵学员也是在文革前就有。

https://baike.baidu.com/item/六二六指示

江西共大:第一所工农兵大学。http://www.hprc.org.cn/pdf/DZSY199701005.pdf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xuemei-ky 回复 悄悄话 赞????!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您文笔好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盼续。
登录后才可评论.